落霞小說

一、霓裳羽衣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水風輕緩,漣漪將月亮的影子拉長又壓扁,動蕩不寧。她靠在欄桿上,聽到有個略顯清冷的聲音在她身邊輕輕響起:“花好月圓,為何抑郁不樂?”

月到中秋分外明。

桂影婆娑,甜香浮動。天剛剛有些暗下來,桂花樹上已經亮起了無數盞薄紗宮燈,影影綽綽倒映在水面之上,玉宇瓊樓,花影風動,一時不知天上人間。

臨水的小亭之中,歌女們齊聲歌唱,近水而發的歌聲比絲竹更為清越。平臺之上,三十名身著錦衣的少女正聯袂結袖,翩翩起舞。霓裳霞帔,飾珠佩玉,一時華彩遍生。

黃梓瑕聽著風送而來的歌聲,與幾個女眷一起坐在水榭簾后觀看。這里是西川節度府花園,今日中秋,節度使范應錫在府中宴請夔王李舒白。而黃梓瑕則由范夫人下帖,與黃家幾位女兒一起受邀,前來觀賞《霓裳羽衣舞》。

此曲在安史之亂后久已失傳,如今卻有揚州樂坊訪得教坊老人重新編排,據說盡得精妙之處。

男子在前廳之外,而黃梓瑕與一干女眷在后堂之內。水榭內外隔開一層竹簾,竹簾內又一層紗簾,所以看外面的舞姿也是遠遠的,如霧里看花。

一群女人邊看邊閑聊,有一搭沒一搭地欣賞著。

“梓瑕姐,我哥常在家中提起你呢,昨天還說你是可與他比肩的聰明人,被我臭罵了一頓。和你比,他也配?”周紫燕就坐在她的旁邊,托腮望著她笑道,“我覺得呀,你肯定是世上最完美的女子啦!”

黃梓瑕略覺尷尬,只好低頭道:“哪里。”

周紫燕和周子秦一樣,都擅長自說自話,永遠不會被人影響到自己興高采烈的心情:“哪里都是呀!你長得漂亮,出身世家大族,又是天下聞名的才女。你的未婚夫是瑯邪王家長房長孫,等到你將來嫁入王家后,一輩子美滿如意可以想見呢!”

黃梓瑕默然垂首,無言以對,只將自己的目光透過兩層簾幕,投向簾外略顯模糊的王蘊身上。雖然看得不是特別清楚,但那種出眾的風姿,卻足以令萬千女子心折。

她這個自幼訂婚的未婚夫,出身世家,溫文爾雅,舉止言行都令人如沐春風。然而她明知不應該,卻還是無法自已,與被父母收養的孤兒禹宣產生了不應有的感情。

她給禹宣寫下的情書,成為了她毒殺親人的證據,在她被迫出逃,上京尋求翻案時,遇到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

她的目光,越過王蘊,落在更遠處的那條身影之上。

他在滿堂諂媚簇擁的人群之中,尤顯清冷潔凈,優雅特出。夔王李舒白,她生命中的奇跡,絕望中的救星,讓她毫不猶豫地放棄了之前的打算,接下了他身邊的第一個謎團,以此為交換,求他幫她回蜀,為家人、為她翻案。

到如今,他真的帶她回到了成都府,她父母的冤案,也已經真相大白,而她的未婚夫王蘊,卻暗地追殺李舒白至此。更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她與禹宣的感情鬧得滿城風雨之后、在他身為殺手的身份被她毫不留情戳穿之后,王蘊居然還會到她族中,重提那樁婚約。

他們兩人真的還可能結合嗎?

多年前定下的那樁婚事,如今物是人非,真的還要遵守嗎?

黃梓瑕正在恍惚之際,耳邊忽然傳來眾人的驚呼聲。她回頭一看,原來場上所有舞妓都已成為背景,唯有當中一個彩繡輝煌的女子,正在縱情旋轉,小垂手舞姿如流風回雪,顧盼生姿。遍身輕紗羅綺飄舞,如云如霧,簇擁著她的面容,似蕊宮仙子,容光照人。

周圍所有人都驚嘆不已,直等到彩云斂住了月光,她的身影被眾人遮掩,眾人才回過神來。

有人問:“這領舞的是誰啊?”

“還能是誰?就是那個揚州來的舞妓嘛……也有人說是從蒲州來的。總之,她應該是之前殺人的公孫大娘的姐妹,她在范節度面前曲意奉承,據說范節度已經答應饒過那兩個女犯了。”

黃梓瑕頓時想起一個人,不由失聲問:“蘭黛?”

“對,好像就是這個名字!”

黃梓瑕望著人群中若隱若現、翩若驚鴻的蘭黛,不覺有些感慨。云韶六女中排行第三的蘭黛,最擅軟舞,在眾姐妹中也最講義氣。在梅挽致失蹤之后,是她多方輾轉,尋回梅挽致女兒雪色撫養;如今公孫大娘和傅辛阮出事,也是她跋涉千里過來救人。

旁邊人繼續說道:“聽說她也是有夫有子的人了,居然還這么不自重,大庭廣眾之下濃妝艷抹跳舞為人取樂,她丈夫竟不管嗎?”

又有人嗤笑道:“賣藝商女,哪知道羞恥?把這樣的女人娶回家的男人,定然也是下九流的行當。”

幾位夫人終于找到了共同話題,臉上光彩畢現,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而周紫燕等幾個小姑娘則又羞怯又好奇地打量著蘭黛,都看得入神。

黃梓瑕不由自主地嘆了一口氣,在《霓裳羽衣曲》的縹緲樂聲之中,茫然走到欄桿邊,呆呆望著水底圓月。

水風輕緩,漣漪將月亮的影子拉長又壓扁,動蕩不寧。她靠在欄桿上,聽到有個略顯清冷的聲音在她身邊輕輕響起:“花好月圓,為何抑郁不樂?”

她轉過頭,隔著紗簾看向李舒白。滿堂之人都被蘭黛的舞所吸引,唯有他注意到了她一個人走到這邊。

黃梓瑕低下頭靠在欄桿上,隔著簾子向他緩緩挪近了兩三寸,輕聲說:“只是懷念家人。”

李舒白默然轉頭凝望著她。她看見他的側面在月光下輪廓秀挺,那一雙望著她的眼睛,隱隱映著波光,如同落著明燦星子。他的聲音低沉輕緩,在她的身邊響起:“死者長已矣,生者且加勉。你家人必定也希望你在世上過得開心快樂,不愿看見你長久沉浸在傷感之中。”

她慢慢點頭。微風吹來,紗簾徐徐飄動,與她心中的不安一起動蕩起伏。而圓滿的月亮在他的左肩,將他的人影投在她身上,頎長挺拔,如此穩定可靠。

她只覺得心口漫上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胸中彌漫著蕩漾如煙的水汽,眼前世界開始不安定地扭曲起來,比此時風送的樂曲還要縹緲。

他們都不再說話,只靜靜看著此時圓月東升,在樓閣屋頂之上灑下遍地清輝。耳邊是琴簫笙管,《霓裳羽衣曲》繁音急節十二遍,三十位舞妓越舞越急,三十團錦繡在水面旋轉,如風如云。

舞影凌亂,笙簫繁急之中,但李舒白聽著,卻微微皺起了眉頭,輕輕“咦”了一聲。

黃梓瑕便問:“怎么了?”

-落-霞-小-說w ww ^ lu Ox i a^ c o m. ??

李舒白若有所思道:“第二把箜篌似有金聲雜音。”

《霓裳羽衣曲》為大型器樂陣,此次成都府官妓幾乎傾巢而出,設有琵琶二,古琴二,箜篌二,瑟一,箏一,阮咸一。還有觱篥二,笛兩管、笙兩管與簫一管,鐘、鼓、鑼、鈸、磬等,二十多人的班子,都依例坐在舞臺邊演奏。

黃梓瑕連那邊的人都看不清,更不解他的金聲雜音是指什么,便也只掃了一眼,隨口說:“大約是彈錯了。”

李舒白轉頭對她一笑,也不再說話。

兩人倚欄,隔簾同看著對面的歌舞。燈火照徹亭臺樓閣,水面倒映著旋轉如風的舞姿,上下兩處繁花相對盛開。波光粼粼,桂香微微,盛景韶華。

就在此時,忽然聽到湖邊遠遠傳來一聲驚叫,有人大喊:“不好了!出事了!”

黃梓瑕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發現是水岸邊的菖蒲地傳來的。一個下人狂奔過來,大喊:“救命啊!死人啦!”

一聽到“死人”二字,同在現場的周子秦反應最迅速,早已一個箭步沖向了水邊。

水榭中的一干女眷早已嚇得個個撫胸,除了黃梓瑕和周紫燕,都是驚慌失措。黃梓瑕直起身子,向簾外看了一眼,卻聽到李舒白的聲音,平靜和緩:“走吧,過去看看。”

她點了一下頭,便掀起簾子下了臺階。

后面與她一起來的舅母正在惶急之中,趕緊隔簾對著她急問:“梓瑕,你上哪兒去?”

“我去看看死者。”黃梓瑕對她略施一禮,便立即轉身向著菖蒲叢生之處快步走去。

舅母在后面頓足:“你一個女子,去看什么尸首啊……”

黃梓瑕沒有理她,依然疾步趕往現場。

周子秦正蹲在菖蒲之中,檢查著一具俯臥女尸。尸體的頭浸在水中,肩膀和胸·部在水中若隱若現,腰部在泥漿地上,兩只手則向前插在泥水中,就這么別扭而奇怪地死在了水里。

“崇古,你快來看看這具尸體!”周子秦正在一籌莫展之際,看見她來了,趕緊招手。他還是習慣叫她楊崇古,她是個女子的事實,好像他一直都無法接受。

黃梓瑕走到尸體的腳部,發現前面已經是軟泥,自己穿的絲履和百褶裙都不方便,便站住了腳,接過旁邊捕快手中的燈籠,照向那具尸體。

死者是個體型略豐的女子,頭發梳成百合髻,發上全是泥漿,一件滿是淤泥的衣服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模樣。

周子秦將她翻過身,把那雙陷進泥水的手也拉了出來,用水洗凈。

那女子年約十八九歲,肌膚白凈,五官端正,生前應該長得不錯。她的雙手修長纖細,只是在淤泥中弄出無數細小傷痕,而且還有一道新刮的傷痕,從手背一直延伸到食指骨節下。

黃梓瑕將燈籠緩緩上移,又看向女尸的面容,見她臉上還留著污殘的鉛粉痕跡,便說道:“子秦,去叫今晚樂班的管事來,讓他認一認是不是他們那邊的。”

 

“啊呀!碧桃!你死得好慘啊!”

樂班管事眼淚鼻涕一起下來,一張臉扭曲得令人不忍卒睹。

周子秦問:“她是你們班的?”

“是啊,碧桃是我們這邊的,她和大家一起到了這邊之后,說是時間還早,去園中轉轉,結果臨上場了還沒回來!幸好跟著她過來的郁李也學過《霓裳羽衣曲》,所以我們就讓郁李替上了。”

黃梓瑕看向那個郁李,見她個子嬌小,正捂著臉哭泣,一邊哭一邊哀叫著:“師父啊,師父……”

她還在打量著,旁邊周子秦已經湊過來,說:“崇古,這個案子很難啊!”

黃梓瑕看了他一眼:“怎么會?”

“你看,有很多蹊蹺之處!第一,死者臉朝下趴在水邊死亡,死因應該是被人抓住了頭發摁到水里嗆死才對,但是這個死者碧桃的頭發,雖然有些散亂,但絕沒有被人揪過的痕跡。”

黃梓瑕點頭。

見她沒有反駁,周子秦精神煥發,立即接下來說第二個疑點:“第二,將她頭按在水中的兇手,必定應該是蹲在或者跪在她身邊才對,可她的身邊當時沒有任何腳印,難道那人是蹲在她身上的?這可怎么使力啊?”

黃梓瑕略一思索,問:“那你認為接下來怎么著手?”

“我認為啊,首先,我們應該把所有人的鞋子和衣服都檢查一遍,有泥漿的或者濕掉的,先抓起來審問一番,力氣大的男人重點關注。”

黃梓瑕反問:“你不是說,現場沒有腳印嗎?”

“那……可能是用什么辦法消除了吧?”

黃梓瑕蹲下去,以手中的燈籠照著碧桃,并將她的袖子捋起,指著她的手腕,問:“你看到這些傷痕了嗎?”

周子秦點頭,說:“大約是淤泥里有沙石什么的,擦到了。”

“除了沙石的痕跡呢?”

周子秦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然后指著那條細長的、從手腕一直延伸到食指根的傷痕,說:“這條……看起來應該是另外的。”

黃梓瑕側頭看了看他,示意他再想想:“推測一下,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傷痕,如何刮出來的?”

周子秦啊了一聲,說:“有人從她的腕上拿下了一個東西!肯定是在當時刮傷了她。”

“嗯……”黃梓瑕點頭,又轉頭問樂班管事,“碧桃是不是你們樂班中的第二把箜篌?”

管事的立即點頭,說:“正是!”

“所以,今晚代替碧桃演奏第二把箜篌的,正是郁李?”

“是啊,霓裳羽衣曲排有兩具箜篌,碧桃是第二具。沒有獨奏,只作呼和,所以我們才敢讓郁李替了。”

黃梓瑕將目光轉向正在哀哭的郁李,緩緩說道:“所以,我想郁李姑娘該說一說自己為何要殺死你師父,你們覺得呢?”

她語出突然,讓樂班中所有人都呆住了,郁李更是掩面痛哭,失聲叫了出來:“我……為什么是我?我冤枉啊……”

周子秦大驚,轉頭見黃梓瑕臉上神情確切,才疑惑地繞著郁李轉了一圈,悄悄地回來湊在黃梓瑕耳邊問:“崇古,你是不是看錯了?她衣服干干凈凈的,鞋子上也沒有泥濘,就只袖口有點泥痕。而且她整個人比碧桃小一圈,那一雙手看來也沒什么力氣,一點都沒有能把死者按在水中的跡象啊!”

黃梓瑕一言不發,走到郁李的身邊,將她的袖子捋了起來。

在袖口之下,赫然是一個繞了足有五六圈的纏臂金,戴在她的手腕之上。

旁邊的幾個樂妓頓時叫了出來:“這是碧桃的纏臂金呀!她前幾天還和我們炫耀過呢,說是那位才子陳倫云送給她的!”

郁李下意識將戴著纏臂金的手臂捂在了懷中,可見眾人都盯著自己,只能惶急地哭道:“這……這是師父借我戴的……”

“是嗎?你師父對你可真好,不但在這么重要的時刻失蹤成全你,而且還將別人送給她的纏臂金也借給了你——卻似乎忘了一件事情。”

黃梓瑕的目光,轉向樂班管事:“你們樂班平時管得這么松散嗎?在演奏時還能戴首飾?”

管事的趕緊說道:“這……我們可都是三令五申的,在每一個樂妓剛開始學習的時候就說過了,彈撥樂器時,絕對不許戴首飾,吹奏樂器時,絕對不許戴垂耳環與長垂首飾。所以就算平時常戴的,上場前都要先收起來,免得到時影響演奏。”

“是啊,如果是一個鐲子,或是手鏈,也許就能不動聲色地藏在懷中。然而,一個纏臂金,如果揣在懷里,肯定會凸出一大塊,馬上就被人發現。更何況,她師傅剛死,纏臂金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上,豈不更是證明自己是兇手?所以唯一的辦法,也只能是戴在自己的手腕上了。幸好,往上推一推,下垂的袖子就可以擋住它了,”黃梓瑕說著,將她的手放下來,說,“所以,你顧不上演奏時所有首飾都不能戴的規矩,因為你只能這樣藏起這個纏臂金。可惜你運氣不太好,偏偏遇上了夔王,又偏偏在演奏時,不小心讓纏臂金碰了一下箜篌絲弦,被夔王聽到了。”

李舒白與眾人也已經到來,正在聽她解案,此時便說道:“正是,當時是霓裳中序快要結束時,我聽到第二把箜篌有金聲雜音,而黃姑娘應該也是由此猜測而來。”

眾人望向李舒白的目光頓時滿是驚慕。第二把箜篌原為和音,并不主奏,音聲也隱藏在其他二十多種樂聲之后。誰也料想不到,他只憑這一聲便能判斷出是哪具樂器出了異響。

也有人敬佩地望著黃梓瑕,居然能僅憑寥寥蛛絲馬跡,便迅速推斷出了兇手。

樂班有人說道:“我想起來了,當時我們落座時,找不到碧桃,是郁李跑去找的,回來后又說自己找不到——是不是就在那個時候,她把碧桃按在水里淹死了?”

“可是不對啊,”樂班管事哭喪著臉,問,“郁李個子這么嬌小,哪來這么大的力氣?她真的能一個人把碧桃按在水里淹死,然后又氣定神閑地回來嗎?”

郁李拼命點頭,哭道:“是啊,我只是羨慕師父的纏臂金好看,師父才取下來給我戴一會兒的,我……我只是戴一戴她的纏臂金而已,怎么就成殺人兇手了?”

“她這樣嬌弱的女子,可要怎么殺人啊?又怎么迅速清除自己的痕跡?”周子秦也點頭,說,“崇古,要不我們謹慎點,再查一查?”

“不需要了,我現在就可以將當時情況重演一遍,”黃梓瑕說著,打量了周子秦一眼,說,“周捕頭,請幫我找一個愿意配合的人吧。”

周子秦拍拍胸口:“不用別人了,我就行。”

黃梓瑕眨眨眼,又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周子秦今天是受邀來共度佳節的,所以并未穿著公服,只見他一身湖藍色蜀錦袍,上面繡著玫紅團花,腰間系一條黃燦燦的腰帶,掛著紫色香包、綠色荷包、銀色鯊皮刀……渾身上下足有十來種顏色。

黃梓瑕頓時覺得,這個人太需要被按進水里好好浸一浸了——能把這一身鮮亮刺眼的顏色洗掉最好。

“好吧。”她簡單地朝他一揮手,然后將郁李手腕上的纏臂金取走,帶著周子秦走到湖邊菖蒲地。

她示意周子秦抬手,然后說:“天氣有點冷了啊,現在下水不知會不會冷?”

周子秦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說:“上次在長安幫你下水撈尸體的時候,應該比今天更冷吧……不過我現在要下水嗎?”

“稍等一下。”她說著,將從郁李手中拿走的纏臂金舉起來,然后往前丟去。只聽得“撲通”一聲,淺水中泛起了一陣淤泥,東西已經被她丟到了水里去。

周子秦詫異地看著她,問:“你把纏臂金丟到水里干什么?”

黃梓瑕說:“要不你把它撿回來?”

周子秦恍然大悟,趕緊走到菖蒲中間去,走到一半卻發現自己的腳差點陷到軟泥里去了,于是又有些猶豫。

黃梓瑕回頭看看李舒白,他會意,走過來抓住周子秦的手腕,說:“我拉住你。”

“好!”周子秦立即握住他的手,腳踩泥地,身子前傾,向著泛起淤泥的地方摸去。

黃梓瑕向李舒白使了個眼色,李舒白同情地看了無辜的周子秦一眼,然后忽然放開了他的手。周子秦本來就身子前傾,這一下頓時向前栽倒。

周子秦正要驚呼,泥水已經倒灌入他的口中。就在他胡亂撲騰時,李舒白又雙手倒提起他的腳踝,他頓時整個人臉朝下趴在了淤泥之中。然而腳踝被人抓住提起,他已經失去了全身所有力量,手在淤泥之中又無處受力,就算會游泳也沒用,一片大大小小水泡冒出,人就被嗆迷糊了。

李舒白趕緊將他拖出來,他已經嗆了好幾口水,坐倒在菖蒲之中,跟螃蟹一樣茫然吐著泥水。

黃梓瑕拿了毛巾給他,蹲在旁邊看著他,問:“子秦,還好吧?”

他一邊擦著自己的頭發,一邊狼狽地打著噴嚏,說:“還……還好……不過纏臂金我還沒撈起來呢。”

“對不起啊,子秦,”黃梓瑕從自己的手臂之上脫下那個纏臂金,說,“你想,若是纏臂金真的被丟進水里的話,兇手又要如何去撿回呢?尸體上又沒有踩踏痕跡,所以我敢肯定,其實兇手當時和我用了一樣的手法,假裝丟出纏臂金騙人,但其實真正丟進水里的應該是石頭之類的,反正淤泥馬上就會泛起,令死者看不清掉進水里的是什么東西,只知道東西是掉在那邊的。”

周子秦恍然大悟點著頭,說:“原來如此……”

旁邊使君周庠看著自己的兒子,心疼得都快哭了。只是因為下手的人是夔王,也只好臉上賠著苦笑,吩咐身邊人說:“趕緊拿身衣服來,給捕頭換上吧。”

黃梓瑕轉頭看向郁李,她已經癱倒在地。黃梓瑕緩緩說道:“是你袖口的泥巴痕跡,讓我想到這種殺人手法的。雖然你事后肯定努力刮去上面干掉的泥,但依然留有淡淡一條痕跡,而這種痕跡,又剛好與她鞋沿的輪廓相同。試想,除此之外,她鞋沿的泥巴,要如何才能蹭到你的手臂呢?”

郁李面如土色,喉嚨干澀,嗬嗬說不出話來。

周庠將一腔怨氣都發泄到她的身上,命身后的捕快將她拉起:“這等欺師滅祖喪盡天良之輩,給我帶回去,好好審問!”

樂班幾個姐妹看著她,都是潸然淚下,說:“郁李,你何苦這么想不開……”

“是……老天不公!”郁李被拖著離開,絕望地尖叫道,“我和她差得了什么?她那么蠢,學了十來年才是第二把箜篌!而我只在旁邊看著就比她彈得好!她不過是長得比我好,憑什么天天踩在我的頭上……”

黃梓瑕輕輕嘆了一口氣,說:“你若是珍珠,總會被人發覺光華,又何苦如此偏激呢?”

見她開口說話,抓住郁李的捕快們便停了一停。郁李的目光定在碧桃的尸身上,眼淚撲簌簌落下來,哽咽道:“她……她每天欺凌我,我可以忍,可是,她明知我仰慕陳公子,她還故意每天纏著他,在我面前炫耀他送的纏臂金……”

她的目光蒙著一層死灰,在黃梓瑕臉上轉過:“我……我事先曾將此事翻來覆去謀劃了好幾個月,還以為肯定是萬無一失……卻沒想到,在你面前,處處都是破綻,一眼就可以被看破……”

黃梓瑕默然不語,眼望著捕快們將她帶下。

周子秦在她身后,一邊擦著剛洗凈的頭發,一邊嘆道:“這姑娘真是想不開啊。”

黃梓瑕回頭看了他一眼,默然點頭,輕聲說:“碧桃,郁李。這么相近的名字,她們應該是一起進入樂班的。可如今一個得管事的賞識混成了紅人,一個卻號稱弟子、實為婢女。她們同進同出之際,當然也一起認識了以風流聞名的陳倫云。這微妙的關系,維持到現在,然后……”

她的目光落在那個纏臂金上。

“陳倫云送給碧桃的纏臂金,成為壓垮郁李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見這世上,感情糾葛最是傷人。”身后有聲音緩緩傳來,他控制得很好,可以讓她聽得清楚,卻又不足以讓人聽見。

這溫柔和煦的聲音,讓黃梓瑕怔了一下,才回頭看他。

王蘊就在她的身后,顯然一直在她身后,眼看著她破完整個案子,才終于開口。

他的目光在此時燈下暗暗的,帶著幽微的光彩,深深凝視著她。黃梓瑕在他的目光之下,覺得心里虛落落的,不由自主低下了頭。

而他淡淡地、仿若無事地說道:“這世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緣法與歸宿,何苦又總是企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徒然多惹事非?終究,反落得傷人傷己。”

她只覺得心口猛然一顫,雖明白他的意思,卻終究無力反駁,只能靜靜埋下頭,一言不發。

 

圓月西斜,已過三更。

一場盛宴落得如此收場,范應錫臉色十分尷尬。幸好黃梓瑕片刻間就查明真相,讓眾人嘆為觀止,一時連那為眾人傾倒的《霓裳羽衣舞》都被遺忘了。

眾人出了范府,各自回家。黃梓瑕與舅母上了車,卻聽見有人在身后叫她:“梓瑕。”

黃梓瑕回頭,看見王蘊微笑站在門口的燈籠之下,仰頭看著車上的她,輕聲說道:“我明日會去你族中,商議些許事情。屆時若你有空,我們能說上三兩句話也好。”

黃梓瑕身子微微一僵,低頭向他行了一禮,也不說什么,轉身輕輕放下了車簾。

她的車子遠去,王蘊臉上那種溫柔笑意也消失了。他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望著深藍色的夜空,明月西沉,滿空星子更顯璀璨。

這世上,遙不可及的東西,看起來似乎總是要明亮一些。又或許是,太過明亮,所以才會顯得難以觸及。

就像,他曾以為自己伸手可及的女子,如今卻變成了遙遠天河中一顆最奪目的星辰。于是,那種明燦的光便如同燒在了心口,令他每日輾轉,心心念念,難以忍耐。

他回身上馬,準備回王家去。瑯邪王家有一支親族遷到川蜀,在這邊也頗有產業,他身為本家長房后人,自然無人敢怠慢。

胯下馬似乎也有點睡意,慢悠悠地邁開步子。耳聽得金鈴聲響,他不必回頭也知道,是夔王的車馬從旁邊過來了,便撥馬避在一旁。

暗夜的街道上,只有一盞街角的光暗暗亮著。李舒白已掀開了車簾,叫了他一聲:“蘊之。”

王蘊向他點頭致意:“王爺。”

“今日中秋,節度府這一場熱鬧,本王尚覺意猶未盡。近日恰得了一餅好茶,蘊之可有興趣,與我螢窗試茶?”

王蘊從容微笑,說道:“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王爺既然有此雅興,下官敢不從命?”

李舒白也不再說什么,示意他跟上。行不多久,前方便是敦淳閣,如今李舒白暫住的地方。

敦淳閣是當初玄宗為避安史之亂時,到蜀地后擬建的行宮。只是宮宇未成,他已被肅宗皇帝尊為太上皇,接回長安去了,剩下了尚在規劃中的敦淳宮。蜀地便將它縮小了形制,修建完成后,改名為閣,成了蜀地官府園林。這回夔王駕臨,官府趕緊將其修繕一新,供其臨時居住。

王蘊隨著李舒白進入春化堂內,奉茶完畢,所有人退下,就連張行英也被屏退。

宮燈明亮,照在他們身上,兩人都知道彼此的心思,卻都不肯說破,只心照不宣地談論了一些朝中瑣事。諸如同昌公主近日已葬陵寢,送葬隊伍長達二十多里,朝臣也有人說葬禮逾制的,然而皇帝還是加封她為衛國文懿公主,又親自與郭淑妃在宮門口哀哭送葬,自此再無人敢進諫了。

“眾御醫的家人呢?”王蘊問起。因同昌之死,皇帝遷怒御醫救護不及,韓宗紹及康仲殷等多個御醫被殺之后,又將他們親族三百多人收押下獄。李舒白以大唐律令無此先例,大理寺不予處置,皇帝便轉交由京兆尹溫璋,讓他必要連坐。

“御史臺不敢進言,丞相劉瞻親自向圣上求情,但被面斥而出,如今已被罷相,貶官嶺南。溫璋判了那三百余人流放,最近被人告發說是收受了賄賂所以輕判,我看圣上不會輕饒。”李舒白隨意說了些事,他雖然身在蜀地,但自然比所有人都更早知道朝廷局勢。

王蘊嘆道:“朝廷大事,風云翻覆,種種波瀾真是令人無法預料。”

李舒白隨手取過茶盞給他點茶,微笑道:“如今朝堂之中,固然風云變幻,然而一切都還在我意料之中,唯有一件事,卻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李舒白在京中引領一時潮流,點茶、蹴鞠、擊鞠種種都是高手,點茶的湯花也是均勻而細膩,久久不散。王蘊以三指托盞端詳欣賞著,問:“不知王爺所無法預料的,又是何事?”

“我還記得,三年前秋日,我成名不久,在曲江池邊,我們初次見面。我當時還以為你會參加第二年的科舉,誰知你卻是打聽到我要去塞外抵御回鶻,想隨我從軍。”

瑯邪王家向來清貴,慣于以文出仕,李舒白當時也是十分詫異,問:“為何從戎?以你的家世和助力,在朝中必定如魚得水。”

“我不想走別人替我鋪設好的陽關大道,也許走一走先祖們刻意避開的那條路,會比較有趣。”

那時初秋的艷陽下,王蘊還是少年,面容上的神情卻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一生終將到達的彼岸。

他上報朝廷的隨行護衛中,多了王蘊的名字。仲秋時節,他們到了大漠邊緣,在烽火臺上遠望千里邊關。衰草斜陽之中,孤煙直上,長河蜿蜒。

他們縱馬在沙漠之中行軍,追殺來犯的回鶻軍,有一次興起追擊直至月上,數十騎踏著夜色浴血回營。胡地八月即飛雪,天邊殘月尚在,沙漠之中已經紛紛揚揚下起大雪,鐵衣寒光透骨冰涼。一騎當先的李舒白回頭遠望,放緩了自己馳騁的速度,解下馬上的酒囊,遠遠地拋給王蘊。

一口烈酒下去,全身的血都開始灼熱燃燒。寒氣驅散,因為剛剛的勝利,一群人的精神異常亢奮,興高采烈地在荒瘠的曠野扯著破鑼嗓子唱起歌來。

王蘊與這些人唱和不起來,只騎馬望天,一路跟著他們回營。營盤遙遙在望,營口那棵白榆樹在雪中依稀可辨。王蘊拂去身上雪片,忽然心有所感,念了一句:“關山正飛雪,烽火斷無煙。”

“所以,那一次擊退回鶻,凱旋回京之后,我就再也不帶你上戰場了,”李舒白緩緩道,“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地方,而你這一生,是盛世繁花中清貴的瑯邪王家長子。一柄稀世寶劍,就算再鋒利,在戰場上也不如一把最普通的橫刀。風沙與鮮血只會消磨掉它的鋒芒,甚至折了這良才美質。”

王蘊默然垂眼,說道:“但跟在王爺身邊那段時間,讓劍刃開了鋒。至此之后,我才走上這條路,即便是從御林軍到左金吾衛,至少擺脫了父輩為我安排的那條路。今生今世……我都要感謝王爺的提攜。”

“我知道你此言出自真心,但這世上,總有些事令我們身不由己。比如說,你既然接下了任務要殺我,就必須盡職守責,務要置我于死地。”李舒白神態悠閑,仿佛只與他談論窗外夜色一般。

王蘊神情微微一滯,托著茶盞的手指也不由自主地一收。茶盞微傾,里面的浮沫還未散盡,有二三點溢了出來。

他將茶盞緩緩放下,抬頭看著李舒白。

暗夜無聲,桂香幽微。曲江池初見那一日,也是在這樣的桂花香中,他對李舒白行禮,說:“瑯邪王蘊,字蘊之。自今日起,愿隨王爺馳騁天下,守護大唐江山。”

言猶在耳,如今他們靜夜相對,卻已經是這樣境地。

王蘊將手中茶杯徐徐放下,抬眼望著李舒白,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勉強的笑意:“王蘊身為臣子,奉命行事,身不由己,還請王爺見諒。”

李舒白見他承認得如此爽快,便也還以一笑,說:“若我真在意的話,上次又怎會阻止梓瑕繼續追問下去?我心知自己處境,也知道你的處境。吾所不欲,不施于人。”

王蘊默然點頭。他的思緒在“梓瑕”二字上轉了一轉,聽到他這樣親密地說出未婚妻的名字,他一時略有遲疑。但隨即,他又了然,李舒白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失言。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李舒白淡淡說道:“你接下這個任務的時候,便該知道這是一石二鳥之計。若我死,則朝廷除去最大隱患;若事情敗露,則王家必受牽連。無論如何,設計者皆可坐山觀虎斗,為下一步鋪平道路。”

“所以王爺……壓下了此事,不希望此事張揚,也是,不愿兩敗俱傷?”

“你難道不是嗎?”李舒白聲音微微一頓,又說,“我知道,縱火案不是你下的手,這種屠殺手法,不是你的風格。”

王蘊低聲道:“我知曉此事……只是,也無法阻止。”

“你阻止不住的。所有妄想阻攔的人,都只能被碾得粉碎。劉瞻是,溫璋是,你我也是。”李舒白那似乎永遠淡定沉穩的面容上,終于露出一絲疲憊的神情。

他凝視著面前的王蘊,低聲說:“如今你沒有完成他交付的任務,又被我查知了身份,恐怕王家會有麻煩——但我可以幫你。”

王蘊緩緩點頭,說:“王爺一言九鼎,必不落空。然而……我想知道,您要王家……或是我,做什么?”

李舒白默然許久。

更深人靜,萬籟俱寂。在這樣的秋夜,夜色仿佛凝固了,一切美好與丑惡都消失在黑暗之中。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他終于下定了決心,開口說:“放棄一場舊年婚約。”

舊年婚約。

十五歲時他因為羞怯,拉著李潤一起去偷看的那個少女,她當時回頭的側面在他眼前一晃而過,如此恍惚。

那是他自小定下的婚姻。一張紙,兩個名字,她是陌生人,也將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可如今,李舒白說,放棄。

他低下頭,不由自主便冷笑了一聲。他說:“夔王殿下可真是審時度勢,算無遺策。你明知道王家如今的存亡就在我一句話之中,卻還擺出這種讓我自己選擇的寬容姿態。”

“蘊之,此事是我對不住你,”李舒白默然垂眼,無意識地轉著手中的茶盞,緩緩說道,“但你可曾想過,梓瑕當初曾揭發王皇后當年往事,她若嫁入你家中,日后如何自處?”

王蘊冷笑道:“她既是我妻子,我自會一力維護,何勞王爺操心?”

“那么,若我在你刺殺事敗之后,直接上京面圣,事態又會如何?”李舒白不動聲色問,“你們王家,可逃得過這一劫嗎?你即使想要維護,又能如何維護?”

王蘊慢慢說道:“王家覆滅的概率,沒有夔王府大吧?”

李舒白口吻冷淡:“夔王府有余力反抗,而王家沒有。”

堂內又陷入安靜,沉沉的夜色籠罩在他們身上,一室燈光明亮而壓抑,他們都看見對方眼中的復雜神情,低沉晦暗,難以捉摸。

茶煙裊裊,在半空中勾出種種虛幻形狀,隨即又幻化為無形。

許久,王蘊才低聲說:“既然王爺已經知曉一切真相,那么我也不再瞞你。你以為,這幕后人為何會在這個時候,不顧一切出手,要將一切自己難以掌控的東西迅速鏟平?”

李舒白垂眼默然道:“或許是之前江南道地震,有人說,朝堂將有異變。此時動手,剛好順應天時地利人和。”

“那么,王爺下一步準備如何打算?可曾想過梓瑕在您身邊,會遇到什么事情?您覺得自己真能在這樣的局勢下,護得她安然周全?”王蘊盯著他,聲音十分低沉,卻異常清晰,一字一頓地說道,“固然王爺天縱英才,運籌帷幄,然而在家國之前,人命如同草芥,何況只是區區一個失怙少女。有時候,毫厘之差,或許便會折損一叢幽蘭。”

“我自會護她周全。”李舒白低頭望著小幾上的琉璃盞。鮮紅色的小魚靜靜在水底棲息著,也不知是睡著了還是在望著他們,一動不動,恰如沉在水底的一滴血。

“有些事情,我必須去了結,讓自己親眼看到真相。但你說得對,也許我這一去,便再也無法回來。所以我會妥善安排,不能讓她與我一起涉險。”

王蘊只覺怒氣直沖胸臆,他欲反唇相譏,但最終還是沉住氣道:“然而王爺早已做了決定,一開始便對我提出解除婚約的事情,看來——王爺似已成竹在胸?”

“不,實則我對自己的未來,并無把握,”李舒白的手指,在琉璃盞中的水面上輕輕一觸,“我只是,想要讓她自由。”

小魚在水底受驚,魚尾左右搖擺,想要逃離這危險動蕩的漣漪。然而水波在琉璃盞中回蕩,它身在其中,避無可避,唯有獨自承受。

王蘊霍然站起,聲音也變得尖銳起來:“王爺的意思,梓瑕在我的身邊,不得自由幸福?”

李舒白沉默抬眼望他,看著這個如同春風般的男子,此時為了黃梓瑕,終于盡失素日沉靜。他不由得笑了出來,叫他:“蘊之,少安勿躁。”

見他難得露出笑意,王蘊怔了怔,唯有悻悻重新坐下,生硬說道:“失禮了……請王爺恕罪。”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實則我只是想給梓瑕一個自由選擇的機會。無論她選擇你,或者我,都不受拘束。而為了讓你我處于同一天平……”李舒白含笑的目光從他的身上,緩緩轉移到窗外。重重樹影正靜靜蹲在夜色之中,如同潛伏的怪獸,如同食人噩夢的夢貘。“我近日將會返京,那一場刺殺將就此揭過,我并不知幕后主使和帶頭人是誰,王家也能消弭那一場風暴。”

王蘊垂眸不語,只是下巴微揚。

李舒白又給他斟了一杯茶,碧綠的茶水盛在青藍色的瓷盞之中,燈光照在他修長的白皙手指之上,春水梨花,舒展優雅。

他微笑道:“蘊之,難道你對自己不自信?難道你覺得如果沒有那一紙婚書約束的話,梓瑕就不會選擇你?”

看見他如此悠閑自得的模樣,王蘊只覺得胸口一陣灼熱涌過,無法自抑地,他抬手接過李舒白那盞茶,說道:“愿王爺北上順利,我會盡快處理好此間事務,以免王爺后顧之憂。”

 

搜索關注 落霞小說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 10 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是我看過最精彩的一部小談,文筆太好,看完久久不能釋懷。

  2. 匿名說道:

    王爺是真男人!

    1. 說道:

      是滴!!!王爺真是哪哪都好。

  3. 匿名說道:

    a?a?a?a?azzzzvbbjj

  4. 匿名說道:

    作者文筆很好,不俗,不膩,是真正的“小說”

  5. 說道:

    不知為何,很討厭王蘊,自以為是。

  6. 匿名說道:

    寫的很好,看的讓人欲罷不能,不像一般的小說那么夸張和花癡,好看

  7. 匿名說道:

    有沒有和這本差不多的小說

  8. 匿名說道:

    同問?有沒有和這本書差不多類型的小說?這小說真好看

  9. 匿名說道:

    我覺得還行,也不是特別迷,可能腦子不好性子急,辦案的那些推理全都是囫圇吞棗看下去,或者直接跳過,哈哈哈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