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09章 十九百年之嘆(二)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黃梓瑕只覺得心口猛地一跳,但隨即想到,剛剛看到禹宣出來了,看來,皇上是放過了他。

“朕是真想殺了他啊。”皇帝說著,怔怔出了一會兒神,才仰頭長出了一口氣,說,“可見到人之后,卻不知怎么的,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李舒白并不說話,只微微側頭,目光落在公主的棺木上。

“或許是朕老了,已經沒辦法狠下心去摧折一棵玉樹了。”皇帝說著,轉頭看向李舒白,“你可曾見過那個禹宣?”

“見過,清逸秀挺,舉世無雙。”李舒白淡淡地說。

郭淑妃怔怔坐在那里許久,不知為何忽然站起來,快步走到同昌公主的棺木旁,扶著棺沿淚如雨下。

李舒白平靜如常,說:“皇上不殺他是對的。否則,他若伴公主長眠地下,駙馬如何自處?”

皇帝點一點頭,閉上眼,滿臉疲憊。

黃梓瑕站在他們的身后,靜靜聽著他們的話。夏日午后,蟬鳴聲聲。她聽到皇帝的聲音,夾在在嘈雜的蟬聲中,微顯虛弱:“明日,大理寺公審此案。朕已經下令,只待庭審結束,就將那個犯人拉到刑場,凌遲處死。”

李舒白略一沉吟,問:“此案已確鑿了?”

“人證物證俱在。”

“若是抓到了真兇,足可慰同昌在天之靈。”李舒白回頭看了黃梓瑕一眼,又說,“臣弟忝于大理寺掛職,明日自當前往。”

“天氣炎熱,靈徽也不能久停,朕已經決定,待兇手伏法之后,便暫將她送往父皇的貞陵停放,待她的陵墓建好之后,再入土為安。”

“如此甚好。”李舒白說著,卻見皇帝靠在椅背上,仰頭看天,再也沒有動彈,甚至連眼珠都沒有轉動,只有呼吸越發沉重。

他停了許久,向皇帝告退,與黃梓瑕一起出了公主府。

夏日午后,京城籠罩在一片熾熱的氣息之中,街上幾無行人。

馬車內的冰桶之中,陳設著雕成仙山的冰塊,只是被熱氣侵蝕,融化的冰山已經看不出仙人和花樹的模樣,只留存了山體的輪廓。

融化的冰水滴在桶中水上,輕微的聲響。

即使坐在冰塊旁邊,黃梓瑕依然覺得炎熱,后背沁出微微的汗。她感覺到李舒白端詳她的目光,令她覺得緊張到極點。

處在這種境地下,簡直是知己不知彼,毫無掌控場面的可能。于是為了避免一敗涂地的結局,她一咬牙,先開了口:“奴婢想請教王爺一個問題。”

他端詳的目光中透出了一絲詫異:“什么?”

“是否,有什么辦法讓人能產生幻覺,看到原本沒有發生的事情?”

?? 落*霞*小*說* W ww … l U o x ia … c om

李舒白搖頭,說:“不可能。”

“然而,我剛剛遇到禹宣,他說,我曾在父母去世那一日,手中拿著那包砒霜,神情古怪。”

禹宣,這兩個字從她口中說出,心口似有波瀾,但隨即,便如漣漪蕩開,化為無形。

李舒白略一思索,說:“或許,這可以解釋他為何始終堅持認為你是兇手——因為他眼中看到的你,在出事之時做出了一些不正常的舉動。”

“但我確實沒有做過!”她堅持說。

“是他記錯了,還是你忘記了?”李舒白又問。

“他記錯了。”黃梓瑕毫不猶豫。

“也許還有一個可能,他說錯了——這是一句謊言。”

“然而……他當著我這樣一個當事人說謊,又有什么意義呢?”黃梓瑕茫然地問。

“你是當事人,你尚且不知道,我又何嘗知曉?”李舒白的聲音變得冷淡起來,“何況,你們不是已經約好要在益州會面嗎?到時候你們再行對質,不就明白了。”

黃梓瑕聽出了他寒涼的語氣,默然無語,聽得冰水“滴答”一聲落下,馬車也緩緩駐足,夔王府已到。

黃梓瑕下馬車時,只覺得一股熱氣涌來,如同有形的波浪般,讓她不小心趔趄了一下。

李舒白就在她的身后,抬手扶住了她。

她站穩身子,正要向他致謝,他卻已放開手,徑自越過她向著里面走去了。

她站在那兒,看著他的背影一會兒,轉身向馬廄走去。

他沒有回頭,后腦勺卻像長了眼睛,冷冷的聲音傳來:“去哪兒?”

“太極宮。”她回頭說,“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救下公主身邊的侍女和宦官們。”

“楊公公別來無恙?”

王皇后午睡醒來,尚帶著慵懶的意味。大殿幽深,王皇后冰肌玉骨,一身紗衣如輕云般簇擁著她,竟像毫未受炎熱所侵。

而自夔王府一路縱馬疾奔而來的黃梓瑕就糟糕多了,頭發散了一兩綹在額前,鼻翼上尚有細小的汗珠,剛剛在殿外倉促整理的衣服也不夠齊整,看起來十分狼狽。

王皇后抬手示意身邊所有人都先退下,然后將幾上的一條錦帕拿起給她,問:“這么急著來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黃梓瑕接過,按了按鼻上的汗,低聲說:“恭喜皇后,回到大明宮指日可待。”

王皇后在她的面容上注目一瞬,見她神情如此認真,便微微一笑,說:“蓬萊殿近水,比這里確實涼快多了,若能盡快回去自然好。”

黃梓瑕點頭道:“奴婢知道皇后定然已經在準備回宮,但能幫助皇后早一日回去,也是奴婢的職責。”

“你先說說,為何這么急著來告知我此事。”王皇后靠在榻上,握著一柄繪天女散花的白團扇,似有若無地輕扇著。

“郭淑妃有一個秘密,或許有可能被同昌公主身邊的近身宦官與侍女們察覺,如今公主已死,她要讓公主近身的那些宦官侍女,盡數殉葬。”

王皇后以白團扇遮住自己的唇,卻掩不住微彎的雙眼:“看來,是個十分重要的秘密。”

“其實……只是一句話而已。”她低聲說,“而我,還有一件事,要請皇后成全。”

“什么?”

“此事涉及的另一個人,國子監學正禹宣,是我的……故人。我相信這個秘密只要皇后知道,便可用以訓誡郭淑妃了,無需讓這個秘密公之于天下。”

王皇后笑道:“這個自然,本宮能容忍郭淑妃在宮中十幾年,今后自然也要繼續讓她在宮中作我的左膀右臂。”

黃梓瑕默然垂首,低低地說:“是。”

“那么,郭淑妃的秘密,是哪一句話?”

黃梓瑕的眼前,忽然如同夢幻般,閃過她與禹宣初見那日的風荷,她懷中散落的那些菡萏,靜靜漂浮在水上,圈圈漣漪擾亂了湖面,再也無法恢復平靜。

第一次搬到外面的宅第居住時,因為失眠而在她家門外站立了半宿的禹宣,睫毛上的雪花融化成水,如同淚珠一般滴落。

在她家慘案的那一天,他幫自己懷抱著梅花,灼灼欲燃的紅梅開在他的笑容旁,比她見過的所有鮮血都要艷麗。

還有,被他拋灑在興唐寺的香爐中的,那些信紙的碎片,在火中褪盡了顏色,只剩下一片黑灰。

她閉上眼,如同囈語般,輕聲說:“愿逐月華流照君。”

晚霞如錦,鋪設在長安城之上。黃梓瑕抬頭西望,天空低得仿佛觸手可及。

最絢爛的霞光之后,又是一日即將過去了。

黃梓瑕回到夔王府,在自己的房間里坐下,將頭上的簪子取下,在床上無意識地畫著,將所有線索整合了一遍。

確定一切都無誤之后,她將簪子插回銀簪之類,坐在床上想了一想,終于發現了自己那種不對勁的感覺從何而來了——

李舒白,沒有召喚她。

往常,她回府時,總是有人對她說,王爺讓你去一趟。

然而現在,在她取得了這么重大的進展時,卻不知道向誰稟報案件的情況了。

她嘆了一口氣,躺倒在床上,怔怔地把公主府旁邊巷子中發生的事情又在腦中過了一遍。

禹宣說,看到她手中拿著一包砒霜,帶著奇異的神情。

絕不可能——在她的記憶中,自己買了砒霜回來后,還沒來得及與他進行那個賭注,便聽聞龍州發生滅門案件,于是她奔赴龍州前去調查,經過走訪后發現,是女兒因父母拆散她與情郎,于是在家中食物下了毒藥,連同她自己,全家共赴黃泉。她在感懷嘆息中寫下給他的信,并在兩日后回到益州。因疲憊奔波,回家已是黃昏,她吃了飯就睡下了,當夜睡得很死,連夢都沒有。第二日一早,禹宣過來時,她剛剛起床,他問了她那封信上所寫的事情,見她并無異樣,才如常地和她一起去后院看梅花,之后,便因她祖母與叔父到來,告辭離開了。

當時,她連放著砒霜的柜子都沒打開過,怎么可能會拿著那包砒霜看呢?

是他的記憶出錯了,還是自己的記憶出錯了。

是他在說謊嗎?可他的表情,絕非作偽,而且,當著自己的面撒謊,又有什么意義?

黃梓瑕覺得疲憊至極,不由自主地向后仰躺在床上,怔怔地望著頭頂發呆。

“一動不動,在想什么?”有聲音在旁邊響起。

她恍惚如身在幻境,下意識地喃喃說道:“禹宣……”

這兩字出口,她忽然覺得頭皮發麻,背后立即有薄汗滲了出來。

她迅速翻身坐起來,看向站在門口的李舒白。

夕陽的斜暉已經暗淡,天色即將變黑,慘淡的霞光將他的輪廓微微渲染出來,卻并不分明,更照不出他此時面容上的表情。

 

共 3 條評論

  1. 清淺說道:

    唉,怎么沒人喜歡舒白呢

    1. 匿名說道:

      挺喜歡的,很好的男主

  2. 吃瓜群眾說道:

    李舒白,沒有召喚她。

    往常,她回府時,總是有人對她說,王爺讓你去一趟。
    生氣了唄 還吃不快去哄她
    恍惚如身在幻境,下意識地喃喃說道:“禹宣……”
    …………你是不氣死男主不罷休啊
    嚴重懷疑這是不是言情小說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