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08章 十九百年之嘆(一)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出了大寧坊,周子秦向西南而去,黃梓瑕向東南而去,兩人分道揚鑣,各自回去。

黃梓瑕走到興寧坊時,忽然看到許多人在路上飛奔,還有人大喊:“快去十六王宅啊!遲了就沒有了!”

黃梓瑕不明就里,還在詫異,旁邊一個跟在人群中跑的老婆子被人擠得摔倒在地上,哎喲哎喲連聲叫著。黃梓瑕趕緊去扶起她,問:“婆婆,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

“哎呀,聽說十六王宅公主府附近,皇上和郭淑妃正在遍地撒錢啊!我們可不都是去撿錢的么!”

黃梓瑕一頭霧水,便隨著人群往那邊快步走去。

等到了那邊一看,許多人圍著府門口,個個彎腰在地上找什么東西。她只好又找上一個手中攥著東西的人問:“大哥,聽說皇上和郭淑妃在撒錢,是真的嗎?”

“什么撒錢?俗!”那位大叔看來是個文士,把自己手攤開給她看。黃梓瑕看見他掌中是一枚鑲嵌珍珠的銀花鈿,式樣精美,應該是宮中飾物。

“剛剛皇上和郭淑妃駕臨公主府中,觀看李可及新編排的隊舞,宮中至公主府全部鋪下錦緞,數百人從大明宮到這里,一路上且歌且舞,全都是花鈿掉落,這些人都是來撿的。”

黃梓瑕恍然大悟,側耳靜聽,在周圍的鬧鬧穰穰中,隱約還能聽到歌舞的聲音自里面傳來。

她避開大門,走到人群稀落處,果然聽到里面數百人齊聲歌唱。音調哀戚,宛轉悲苦,讓她站在此地遠遠聽來,覺得胸臆處涌著萬千愁緒,不覺黯然悲愴。

她靠在墻上,靜靜地抬頭看天空。夏日午后,沒有風,遠遠的音調被風吹來,那種凄苦聲調千絲萬縷,將她心口某一處割痛,眼淚不自覺便滑落了下來。

她感覺到自己滿臉淚痕,狼狽不堪,于是抬手想要摸出自己的手絹,卻發現里面裝了剛剛拿來的香灰,已經無法用了。

她手握著零陵香的余燼,正在發呆,身后卻有人默不作聲地將一條純白的帕子遞給她。

?? 落+霞+小+說+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她轉過頭,睜大眼睛,透過淚光看向他。

禹宣。

他穿著天青色的衣服,站在青灰色的街巷之中,這么平淡的顏色,這么美好的容顏。

她慢慢地抬手,接過那條手帕,按在自己的臉上。

所有滾燙的灼熱的淚,都被那柔軟的細麻吸走,不留一點痕跡。

仿佛脫了力,她不由自主地靠在墻上,在這條空寂的小巷中,將臉埋在他給的帕子上,許久沒有抬頭。

那上面是他的氣息,清淡,虛幻,夏夜初開的荷花,冬日凋落的梅蕊,她夢中的火焰與冰雪。

“在大理寺門口,我看到你了。”他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輕聲響起,略帶恍惚,卻真真切切地傳入她的耳中。“我看見你躲在那棵樹后面,避開我。我想也是,即使我們見了面,又能說什么呢?”

他的聲音這么緩慢,黃梓瑕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他心情的遲疑與悲哀。

他一定也和她一樣,想起了他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想起許多無法忘記也無法逝去的東西。

“我看到那個姑娘了,她應該是你從大理寺里救出來的吧。”他抬起頭,望著長空中白得刺眼的那些云朵,語調緩慢而悠遠,“我在回去的路上,想了很多。我想起當年,你只為了卷宗上一句值得推敲的話,便能千里奔波,日夜兼程趕去替素不相識的人翻案。就算如今你身負惡名,也依然在自己的困境中竭力去幫助別人。相比之下,我本應是這個世上最親近你的人,卻固執地認定你是兇手,實在是……枉費了我們多年來的感情。”

黃梓瑕咬緊下唇,一聲不出,只有劇烈顫抖的肩膀,出賣了她。

禹宣長嘆了一口氣,輕輕地按住了她的肩膀。

他們之前,曾經做過更親密的事。但這久別重逢以來的第一次接觸,卻讓黃梓瑕不自覺地偏過了身子,讓他的手虛懸在空中。

許久,他才默然收回自己的手,輕聲說:“你不應該跟我說那些話,不應該做那些事,不然,我絕不會相信你會做下那樣的事,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

黃梓瑕將手帕取下來,神情已經變得平靜,除了微紅的眼眶,再也沒有任何異樣。

她問:“我和你……說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她,聲音很低,卻清晰無比:“就在你家人慘死的前一夜,你從龍州回來,我去找你時……看見你一直盯著手里拿著那包砒霜,臉上掛著奇怪的表情。”

黃梓瑕愕然睜大雙眼,怔怔望著他,喃喃問:“什么?”

“那一日,正是你從龍州回來的時候。我還記得你剛寫給我的那封信,信上說,龍州那個案件,是女兒因戀情受阻,便于飲食內投入斷腸草,全家俱死。你還在信上說,你我若到此種境地,是否亦會舍棄家人,踏上不歸之路。”禹宣望著她的目光中,全是痛楚,“那信上的話讓我十分擔憂,看到你一回來又取出砒霜看,便立即讓你將砒霜丟掉,然而你卻將它丟進了抽屜,重新鎖好,說,或許它是能幫我們在一起的東西。”

黃梓瑕茫然看著他,就像看著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我記得龍州,記得那封信上的內容,可是我不記得我曾經拿出砒霜看過……我更不記得自己說過那句話!”

禹宣盯著她,目光銳利如刀,可她的臉上卻全是哀痛與茫然,讓他看不出任何破綻。

他臉色泛出微微蒼白,扶著自己的太陽穴,因為太過激動,就連喘息都顯得沉重起來。

他艱難地說:“阿瑕,看來,真是我誤會你當時的舉動了……只是你拿著砒霜的那一刻,那種神情太過可怕,而那天晚上,你的家人全都死于砒霜之下……你叫我怎么能再相信你?”

“不可能!”黃梓瑕用顫抖的聲音打斷他的話,“那包砒霜買回來之后,我就去了龍州,一直到我回來之后,那砒霜都沒有動過!你怎么可能看到我拿著那包砒霜?”

禹宣死死地盯著她,這個一直清逸秀挺的人,此時面容上盡是驚懼,只喃喃地擠出幾個字:“不可能?不可能……”

整個人世都停滯了,只有他們站在遙不可及的高空之下,看著彼此,咫尺之遙,萬世之隔。

灼熱與冰涼,血腥與肅殺,不可窺知的命運與無法捉摸的天意,全都傾瀉在他們身上。

“楊崇古。”

后面傳來冰涼得略顯無情的聲音,打破了他們之間幾乎凝固的死一般的寂靜。

黃梓瑕轉過頭,看見李舒白站在巷子口,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們。逆光自他身后照來,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看到他的輪廓,一種無法逃脫的壓迫感,無形地襲來。

她看見他清湛幽深的眼,讓她一瞬間從那種恍惚迷離的情境中抽離出來,發現自己站在這條無人的冷寂巷陌中。遠遠的歌聲還在傳來,的凄苦曲調,催人淚下,在天空之中隱隱回蕩,天空的流云仿佛都為樂聲所遏,不再流動。

而對面的禹宣,仿佛也回過神來,他額上還有著薄薄的冷汗,但神情已經平靜了下來。

他低頭對著李舒白行禮,轉身要離開時,又停了下來,望向黃梓瑕。

黃梓瑕默然望著他,蒼白的面容上,無數復雜的思量讓她欲言又止。

他低聲問:“你上次對我說,你要回到蜀地,查明真相?”

黃梓瑕點了一下頭,說:“我會回去的。”

“那么,我在益州等你。”

他的目光深深地看向她的雙眼,就像多年前,還對愛情一無所知的她第一次遇見了他,看見他凝望著自己的雙眸中,自己深深的倒影。

這個世上,無人知道,她在那一瞬間,由小女孩長成為少女。

李舒白與黃梓瑕進入同昌公主府時,嘆百年舞隊已經散去。

被日光照得白茫茫的石板地上,散落一地的珠翠顯得格外刺目。同昌公主的尸身,已經放入棺木之中,但室內依然陳設著大大小小的冰塊。

旁邊還有一具較小的棺木,放的是公主乳母云娘,她脖頸上的絞痕猶在,以一種扭曲的神情陪伴公主長眠。

皇帝與郭淑妃坐在堂前,身后的宮女與宦官們都在拭淚。皇帝臉上,滿是陰狠暴怒,那是絕望心緒無法發泄,累積出來的狠絕。

一看見李舒白帶著黃梓瑕進來,皇帝身邊的幾個宦官宮女明顯松了口氣。見李舒白看著乳母云娘,皇帝便說:“公主一人在下面太冷清,朕讓云娘下去繼續照顧著公主。”

李舒白見人已死去,也只能默不作聲,在皇帝身邊坐了。

郭淑妃掩面哽咽道:“還有那幾個侍女和宦官,其他人也罷了,近身的那幾個,公主出事,他們亦有責任!”

皇帝思忖許久,才緩緩說道:“上次楊公公替他們求過情,朕想也有道理,先暫緩吧。”

“皇上體憫他們,臣妾可念著靈徽在地下孤單!”郭淑妃氣息急促,哭得更是傷心,“靈徽自小最怕孤單,身邊老是要人陪著的,如今一個人孤零零去了,身邊少人服侍,我這個做娘親的,可怎么安心啊……”

她哭得悲哀,黃梓瑕卻只覺得一股冷氣自腳底浮起,沿著脊椎一路冰涼到頭頂。

李舒白的目光也正轉向她,兩人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郭淑妃的用意。

“淑妃,你先別說了,朕心里難受。”皇帝長嘆一聲,卻并沒有反對,只向著李舒白又說,“朕剛剛,還叫了公主生前喜歡的,那個國子監的學正禹宣過來。”

郭淑妃在旁邊神情不定,輕輕伸手覆在皇帝的手背上。皇帝仿佛沒感覺到,只說:“朕也聽說過京中傳言,靈徽曾邀禹宣為自己講學,卻多次遭他拒絕,后來她親自到國子監找祭酒發話,他才應允到公主府中講周禮——朕當時一笑置之,可如今想來,靈徽如此盛年,卻要一個人孤孤單單地永遠躺在地下了,她既喜歡聽禹宣說周禮,朕能不滿足他么?”

搜索關注 落霞小說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