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75章 八千山千月(一)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張行英家院子外的木槿花籬,有些地方略為稀疏。黃梓瑕和周子秦拎著兩斤干果走到坊間的大槐樹下時,兩人看見張行英正從巷子口那一邊走來,心事重重的模樣,低頭一步一步慢慢走著。

張行英身材偉岸,就算淪落到端瑞堂藥堂時,也是英氣逼人,可如今黃梓瑕看著他從那邊走來,卻是神思恍惚,他仿佛不是走在回家的路上,而是走在一條凹凸狹窄,不見盡頭的獨木橋上。

“張二哥!”周子秦叫他。

張行英這才抬頭,看見是他們,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哦,是……是你們啊,怎么今天有空上我這兒來了?”

“前天聽你提起伯父身體不好,所以我們來探望一下。”周子秦把手里那兩斤紅棗桂圓提起來塞到張行英懷里,“給伯父帶的,幸好崇古細心提醒了我一下。”

黃梓瑕趕緊表示:“沒辦法,我入夔王府日子較短,月銀還沒發,只好厚著臉皮空手來了。”

“哎呀,別這么見外,你們能來我就最高興了!”張行英趕緊打斷她的話,臉上也顯露出笑容來,“對了,我正有好事要告訴你們呢,托你們的福,今天早上,京城防衛司已經正式送了公文過來,我明日就可以入隊了!”

“太好了,真是恭喜你了!”周子秦搭著他的肩開心地大笑,“我就說吧!王蘊昨日果然被我們打得心服口服,估計他自己也知道,再不接收張二哥入司,對三位王爺都無法交代!”

黃梓瑕也感到開心,覺得自己總算不再虧欠張行英了。她望著張行英臉上綻放的笑容,說道:“張二哥,真是恭喜你了!”

張行英說道:“還是雙喜臨門呢,本來啊,我爹都臥床好幾個月不起了,但是他得知我能進京城防衛司,頓時精神大振,早上都可以下床了!他還給自己配了一副藥,說是心病已除,過幾日就能痊愈!”

說著,他推開院門,帶著他們往里面走:“你們來得巧,天氣這么熱,阿荻說要做槐葉冷淘當點心,來,大家一起吃吧。”

正說著,只聽到木屐輕響的聲音,原本站在院內的阿荻,見有客人來,早已經避到里面去了。

張行英不好意思地笑笑,說:“阿荻怕生人,別介意啊。”

張行英進內拿了冷淘和碗筷,三人在葡萄架下坐下。

周子秦看著大盆內碧綠清涼的冷淘,差點連自己的來意都忘記了。他接過張行英送來的碗先盛了一小碗,邊吃邊贊:“阿荻手藝真不錯,我真想天天來蹭飯吃!”

“什么時候來都可以,隨時歡迎!”張行英笑道。

黃梓瑕吃了一口,問:“張二哥,你剛剛去哪里了?我看你之前好像精神不太振作的樣子。”

“唉……我大嫂娘家的弟弟,剛滿四歲,前日在薦福寺那一場混亂中走丟了,一家人急得不行到處找。幸好這世上還是好人多,早上聽說消息,有人把孩子送回家了,所以我過去看了看。”

?? 落*霞*小*說ww w_L uo x ia_c o m _

黃梓瑕詫異問:“你大嫂不是獨生女嗎?”

“是呀,這孩子是她父母從族中過繼的,畢竟,好歹得有個繼承家業的人。前日聽說過他們在找孩子,但因為我近日一直都在四處奔走,所以就沒能幫得上忙,心里覺得愧疚。”張行英大哥婚后住在嫂子家中,當時長安婚俗,夫妻婚后住在男女雙方家中皆可,張行英的大哥并不算入贅。

周子秦說道:“張二哥你真是的,孩子回來了不就好了,為這事還心事重重的。”

黃梓瑕聽著薦福寺外四歲孩子,腦中不由浮現出那一日大雨中,那個人抱著那個渾身泥漿的小孩子的身影。她望著張行英,問:“送回孩子的……是什么人?”

“我去得遲了,只倉促看到他一面,是個……神仙般的人物!”張行英很認真地放下碗,說道,“站在我大嫂家門口,整個院子都明亮起來了。我這輩子啊,真沒見過這么好看的人。”

周子秦笑道:“蓬蓽生輝?軒軒如朝霞舉?”

黃梓瑕沉默著,一言不發。

張行英聽不太懂周子秦的話,只說:“嗯,反正就是很好。”

“那么……”黃梓瑕捏著筷子的手,不為人覺察地輕顫了一下,“他姓什么,叫什么?”

張行英搖搖頭:“不知道。所以說世上好人多啊,他就喝了兩口茶水,沒留下自己名字就走了,連謝儀都沒收。孩子又小,也不知道他姓名和住處,都不知道怎么謝他呢。”

周子秦問:“那他怎么找到你大嫂家的?”

“是啊,說來也真是難,小孩子說不出自己家住何處,他只能帶著孩子在長安各坊尋找,這個年歲的孩子哪走得動長安七十二個坊?都是他抱著一家一家走過來的,直到今天早上孩子看見自己家喊起來,才算是找著了。”

“可惜啊,不知道他是誰。”周子秦嘆道:“我還挺想結識他的,有古仁人君子之風,又聽你說的長得那么好。”

張行英連連點頭:“真的!特別出眾的一個少年。”

黃梓瑕轉了話題,問:“張二哥,你不叫阿荻也出來吃點嗎?”

張行英遲疑了一下,說:“她……她怕生,我想就不用了吧。”

“崇古說得對啊!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阿荻這樣怕生可不好,我們還會經常來叨擾的,也想和阿荻打聲招呼嘛。”周子秦現在只要是黃梓瑕說的話,都一律附和,十足一個應聲蟲。

“哦……也是,那我讓阿荻出來見見客人。”張行英站起身往屋內走去。

周子秦見他一進門,立即躡手躡腳跟了上去,把耳朵貼在了墻上。

黃梓瑕用鄙視的眼神看著他,無聲用口型問:“你想干嘛?”

周子秦也用口型回答:“聽墻角,看看張二哥和阿荻有沒有作案嫌疑!”

黃梓瑕被他正義凜然又厚顏無恥的眼神鎮住了,明知道不厚道,可也不由自主地與他一起趴在了后面的墻上。

里面傳來灶火嗶嗶剝剝的聲音,他們聽到張行英說:“阿荻,他們是我朋友,都是很好的人。”

阿荻悶聲不響,過了許久,張行英以為她是默認了,便抬手去牽她袖子,說:“來,我帶你出去認識一下……”

阿荻卻忽然猛地甩開他的手,低聲卻堅定地說道:“我……不去!”

張行英尷尬地抬著手,愕然怔在當場。

周子秦和黃梓瑕對望了一眼,兩人還來不及交流什么,阿荻虛弱顫抖的聲音已經傳來:“張二哥,求你了……我不要見人!我,我這輩子,已經見不得人了……”

張行英默默看著她,輕聲問:“難道,你這輩子都一直呆在這個小院子里,把自己一輩子就這樣捱過去嗎?”

“你不知道……你不會明白的……”她捂住自己的臉,蹲在地上,拼命壓抑著自己失控的哭泣,“張二哥,你是個好人……我,我只想在你的身邊好好過下去。我只想呆在家里,也求你……不要讓我出去見人。”

張行英似乎想不到讓她出去見一下自己的朋友,她卻會有這么大的反應,不由得呆站在她面前,許久也沒有動彈。

房間內外一片死寂,只聽到她的抽泣聲,在房間內隱隱回響:“張二哥……我愿意一輩子為你洗衣做飯,一輩子伺候著你……我只求在這個天地間有這么一個小院子落腳,讓我在這里呆到死,呆到朽爛成泥……張二哥,求你不要把我丟到外面去,不要讓我出去見人呀!”

張行英默然聽著她的哭泣,一邊轉頭注意外面院子,聽外面她們似乎沒有響動,又湊近了阿荻一點點,輕聲說:“好吧,不見就不見吧,其實……其實我也舍不得讓你到外面去。”

阿荻睜大那雙含淚的眼睛,死死盯著他。

他抓抓頭發,在她的目光下窘迫地臉紅了:“因為,因為每天想到你在家等著我回來,知道你肯定不會離開我,知道你唯有我這邊一個容身之處,就像藏了一個誰都不知道的秘密……”

阿荻含了許久的淚終于掉了下來,她輕聲低喚他:“張二哥……”

周子秦聽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他用手肘碰碰黃梓瑕,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但黃梓瑕卻微微皺起眉,將食指擱在嘴唇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周子秦見她神情沉郁,若有所思,不由得有點詫異,在心里想了又想,剛剛張行英那番話,難道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

屋內的氣氛也忽然安靜了下來。阿荻身體微微顫抖的看著張行英,許久,才顫聲問:“你,你是什么時候……知道我沒有容身之處,知道……我的事情?”

張行英愣了一下,不自覺地握緊自己的拳頭,低頭避開她的視線。

一片寂靜。木槿花院落外,大槐樹下乘涼的人們笑聲隱隱,正被風輕送而來。石榴樹上趴著一只剛結束了黑暗蟄伏的新蟬,剛剛褪去外殼,便已經迫不及待蟬鳴聲聲,枯燥而尖銳的聲音,橫亙在小院之中。

張行英停了很久,但終于還是開了口,用很緩慢,很輕,但卻異常清楚的聲音,慢慢說道:“去年夏天,我在西市見過你。那時你正蹲在蠟燭鋪門口,在賣花娘籃中揀著白蘭花。天下著雨,你笑著挑揀花朵,我從你身邊經過,被你臉上的笑意一時晃了神,不小心濺起一顆泥點,飛到了你的手背上……”

阿荻呆呆用淚眼看著他,又下意識地抬起自己的手,看著自己白皙無瑕的手背。

“那時候,我結結巴巴向你道歉,你卻毫不在意拿出手絹擦去泥點,握著一串白蘭花回到店內。我在回家的路上,一遍又一遍地想著你手上那點污漬,想得太入神,等回過神時,發現自己竟然,竟然連回家的路都走錯了……”

墻外的黃梓瑕聽著他的訴說,覺得自己眼睛熱熱的,又開始涌上溫熱的水汽。

而墻內的阿荻慢慢抓住自己的衣襟,用力按著自己的胸口,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將胸口涌起的那種巨大復雜的波濤給壓制下去,不讓它鋪天蓋地將自己淹沒。

張行英蹲在她的身邊,在灶間吞吐明暗的火舌之前,他定定地瞧著面前的她,輕聲說:“后來,我也曾去你家門口偷偷看過你,我看到了你爹對你的虐待作踐,也聽到你時常哼著一首桑條曲,還知道了有很多人上門向你提親,可你爹索要大筆彩禮,以至于你一直都沒說下婆家……”

他說著,苦笑了停了下來,許久才又說道:“那個時候啊,我絕了自己的念頭,不敢再去看你了。直到我入了夔王府儀仗隊,又曾想過你,可后來終究也因為變故而沒成。直到……直到我在山路上看見昏倒的你,手中還死死攥著根麻繩……后來我才知道,那是你爹丟給你,逼你自殺的……”

“他不是我爹。”一直咬緊下唇聽他說話的阿荻,此時終于從牙關中狠狠擠出幾個字,“我沒有爹……我只有一個娘,早就死掉的娘!”

張行英點頭,沒有說什么,只繼續說道:“那時候,我把你帶回家,你醒來后,你說自己叫滴……那時我以為你會說自己是滴翠,誰知你卻改了口,說自己叫阿荻,那時我就想,你一定遇到了大事。后來,后來我從京城流言中得知你出了這樣的大事,我震驚,憤怒,我想殺了孫癩子……可最深的念頭,卻是我一定要對你更好——我想,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早托人上門求親,說不定……說不定我多求求你爹,你爹也會答應的,那你就不會面臨這樣的命運了……”

“張二哥……”阿荻顫聲輕喚他,她蹲在地上,嬌小的身軀蜷縮著,顫抖如疾風中的一朵小花。

張行英伸出手,似乎想要抱住她安慰她,但看著她蒼白的面容,又想到她遭受那般污辱,恐怕不喜歡和人接觸,只能硬生生忍住了。

然而滴翠卻輕輕地拉住了他的手,將自己的臉靜靜地貼在了他的臂上。

張行英抬起顫抖的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她。

兩人就這樣偎依著靠在灶間,火光在他們身上投下恍恍惚惚的暖色。

他們聽到張行英很緩慢,很清楚的聲音,一字字傳來:“放心吧,阿荻,所有做過壞事的人,都會得到報應的。”

阿荻也停了許久許久,才慢慢點頭,輕聲說:“是,就像那一日我們看著魏喜敏被活活燒死掉一樣——你知道魏喜敏吧,要不是他,我不會落得這樣地步。”

“我知道,公主府的宦官。”他不說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但聽的人都知道,對于阿荻,其實他暗地里了解的,比他們想象的都要多。

他們靠在一起,久久不動。

黃梓瑕和周子秦默然回到葡萄架下,坐在那里吃著槐葉冷淘,只是兩人都是食不知味。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学汽车防盗赚钱吗 现在开板面店还赚钱吗 休闲赚钱游戏应用首选 苹果彩票游戏 赚钱任务源码 单机麻将全集 关于赚钱困难的句子 永康土豆土餐饮赚钱吗 雷锋彩票苹果 美术生以后干什么赚钱 今日头条什么赚钱的 拼多多赚钱红包 邀请好友提现过程 开暖气公司能赚钱吗 打牌的游戏平台app 论坛什么套路赚钱 网上口红试色博主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