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50章 十七亂花迷眼(二)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而第二個故事的來源,來自如今也在座的夔王爺。”她頓了頓,目光看向李舒白,見他微微點頭,才說,“三年前,龐勛謀反,夔王奉命前往徐州,聯合六大節度使征討。攻破徐州那一日,他曾救下一對被龐勛部下擄去的十三四歲的少女。其中一個姓程的少女,說起自己是來投靠姑姑蘭黛的,到了徐州之后才聽說原來姑姑因為龐勛之亂已經舉家遷往揚州。她給了夔王一支銀制的葉脈簪,但夔王對于兩個來歷不明的少女并無企圖,因此在程姓少女離開后,把簪子丟棄了。而從始至終,因為她們把臉涂得看不清模樣,所以夔王并未記得她們的容顏。”

她講述完這一段,見眾人都若有所思,王皇后也只緊抿雙唇,并未說話,便又說:“以上,是經由他人口述的兩段故事,而接下來這一段,沒有人證明,是我自己結合目前查探到的蛛絲馬跡,推測出來的,當然,若不同意的話,也盡可以斥之為臆測——數月前,宮中開始為夔王籌措擇選王妃事宜。這個時候,身在云韶苑的馮憶娘接到了一封信,讓她幫忙護送故人之女上京。這個故人之女,便是程雪色。馮憶娘沒有去考慮為什么對方不去找蘭黛等舊時姐妹護送,因對方當年對她有恩,于是她北上長安,在蒲州接到了人之后,護送她入京。然而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委托自己辦事的當年故人,如今竟已經是這樣九天之上的身份。她或許曾驚喜過,但最終,在塵埃落定,夔王妃人選定下之后,她迅速便消失在了世上——原本,她這樣一個知道真相的無關緊要的棋子,便注定是要被拋棄的。

“與此同時,馮憶娘的師妹陳念娘進京尋人。然而一個在街頭巷尾,一個在高軒華屋,京城百萬人中,兩人始終失之交臂。陳念娘淪落街頭,巧遇錦奴。錦奴幫她打通關節,在帝后面前獻藝,但最終不是特別受欣賞,因此退而求其次入了鄂王府。鄂王幫她去戶部尋人,我因此得知馮憶娘已經遇害身亡。后來,我將馮憶娘的遺物交與陳念娘,她也答應幫我尋找一幅如今在蘭黛手中的畫,并特地要求由雪色送到長安。那副畫,就是當年梅挽致的那個畫師丈夫替她們六人繪下的云韶六女圖。與陳念娘手中的小像一樣,程畫師技藝極高,畫中人全都是栩栩如生,一眼可認。

“就在前日,接到信的程雪色,終于帶著那副畫從蒲州趕到了長安城。然而她卻因此招致了殺身之禍,在畫像被奪之后,成為了光宅坊水渠中的那一具無名的無頭女尸!”

王皇后亦冷笑道:“臆測便是如此,你剛剛才說數月前雪色被馮憶娘帶到長安,如今數日前又只身從蒲州到長安。難不成世間竟有兩個雪色?”

“正是有兩個。”黃梓瑕望著王皇后,聲音中似有憐憫,似有悲哀,“夔王在徐州救下的,是兩個年紀相近的少女。她們在流亡的路上相遇,相互扶持著來到徐州,尋親不遇后落入魔爪,為了對方不惜豁出自己的命,真正是生死相依。最后她們一起來到揚州,后又與蘭黛一起遷到蒲州。那另一個女子,名叫小施。”

“那么,這一前一后進京的兩個人,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程雪色?”黃梓瑕緊盯著王皇后,一字一頓地說,“我只講兩件微末小事。第一,在王若還沒有失蹤之前,我有一日前往王家王若居所,她尚在睡夢中,她似乎作了噩夢,迷迷糊糊間呢喃著一個名字——雪色,雪色!”

王皇后的身體,在瞬間顫抖了一下。她的面容,轉成一種異常可怕的青紫,讓看到她的所有人都打了個冷戰。

而黃梓瑕卻恍若未見,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第二,錦奴在皇后您面前獻技時,見到王若的那一瞬間,她說,‘不可能……如果是這樣,怎么可能夔王妃會是她’。皇后您看,連錦奴都知道,她師父的親生女兒是誰,而當初拋棄了這個女兒的梅挽致,卻壓根兒不知道,原來她身邊站著的,是與她毫無任何關系的小施。”

王皇后整個人如泥塑木雕,已經完全沒有了反應。她一動不動地呆坐在椅上,那張曾經傾倒眾生的面容如今一片死氣。

她仿佛是已經死去的人,仿佛靈魂已經被一雙惡魔之手活生生撕碎。她就那樣呆坐在那里,沒有呼吸,沒有表情,瞪得大大的眼中也沒有焦距。

整個燕集堂上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著這個平時端莊威儀的女人,她如今已經徹底被擊潰,只因為面前黃梓瑕的兩句話。

“王皇后,大約您沒有想過,被您輕輕抹殺的馮憶娘有一個性命相依的陳念娘。而錦奴曾說過,程雪色長得和您十分相像。所以在看見雪色和她帶來的畫的一剎那,陳念娘便明白了,誰是故人之女,誰是那個讓馮憶娘上京的故人,而最后馮憶娘的死又是因為什么。所以她沒有按照約定帶雪色來看我,她讓雪色住在錦奴的居處,又有意放出云韶六女的畫像中可以看出奇異樂舞之類的傳言,以此借助鄂王爺之口,以及錦奴那些經常出入內教坊的姐妹之口,順利將那幅畫的事情傳入了宮中。而您,是絕對不可以讓這幅畫被人看見的,因為上面所畫的人中,有一個,正是您自己的模樣。

“而在徐州被夔王爺救過的雪色,性格如此倔強固執,從十四歲等到十七歲,直到那個她以為已經死了的母親讓馮憶娘接她進京,說要幫她安排最好的人生,可她還不愿意放棄等待。同時,或許也是將父親的潦倒早死和自己的顛沛流離歸罪于這個從小拋棄了自己的母親,她在心里,其實是莫名地在恨自己的母親。她與小施商議好,反正母親十二年未見,肯定已經不認識自己,而只在她們十四歲流亡到揚州時倉促間見過一面的馮憶娘又哪里認得出小施來呢?所以她讓小施代替自己進京,或許,還希望她尋找一下當年那個救了她們兩人的將軍之類的——然而她們都萬萬沒想到的是,雪色的母親如今已經是這樣的身份,而小施被安排見面,又在眾人里指中了她的,正是當年救了她們,又讓雪色等了三年的那個人!”

一片寂靜。死一樣的沉默。

而黃梓瑕提高了聲音,終于揭開了最后那一層瘡疤:“王皇后,你讓人殺死在長安夜色中,又丟棄在溝渠里代替錦奴的那個女子,才是你的親生女兒,程雪色!”

王皇后依然一動不動地坐著,許久許久,她圓睜的那雙沒有焦距的眼中,忽然滾落下大顆的淚珠來。她把自己的手插入鬢發之中,渾身顫抖地拼命按著自己的頭,仿佛不這樣的話,她整個腦子就會爆裂開。

她終于開了口,聲音干嘶喑啞:“你說謊……你……說謊……”

黃梓瑕一動不動地站在她面前,看著這個被自己那一句話擊潰的女人,覺得胸口涌起一種復雜的情緒,悲憫混雜著激憤,仿佛死在王皇后手下的錦奴,馮憶娘,雪色和崇仁坊的那幾個乞丐,都在她的血脈之中呼嘯著發出怨恨的嘶叫,令她無法抑制,感同身受。

而王皇后喃喃地,又重復了那兩個字許久:“說謊……說謊!”

她終于說出的只言片語,讓皇帝的面容也變得鐵青,他的手抓在椅子扶手之上,太過用力而不自知,連指關節都泛白。

王皇后那張艷麗的面容已經扭曲,她一邊用力按著頭,一邊仿佛瘋狂了般,咬著牙冷笑,那強擠出的詭異笑臉上,卻又有大顆的淚珠在滾滾掉落。這一刻這個一直端莊自持的女人,已經瀕臨崩潰:“胡說八道,簡直是……胡說八道!”

王麟急怒攻心,鐵青著臉色示意閑云與冉云上前拉住王皇后,又趕緊向皇帝請罪,說:“皇上,怕是這個宦官楊崇古給皇后下了魘,皇后竟如此胡言亂語了!她是瑯琊王家的長房庶女,又如何可能是什么歌舞伎院中的出身……”

“王麟。”皇帝瞧著王皇后那種絕望的潰亂模樣,臉色也自蒙上一層冰冷,他盯著面前王麟,緩緩地說,“照實說。十二年前的事情,你明明白白說出來!若有一個字讓朕查證不實,朕讓你們瑯琊王家在大唐再無出仕子孫!”

王麟回頭見王皇后已經漸漸明白過來,只呆呆坐在那里,仿佛在悔恨自己剛剛的失態,又仿佛還陷在那種悲哀狂亂之中,無法自拔。

他心上涌起一種莫名的恐懼與絕望,只能伏在地上,用嘶啞的聲音顫聲說道:“皇上,臣罪該萬死,不求皇上饒恕,只求皇上降罪于我一人,不要禍及王家。此事全都是臣一手策劃操縱,就連皇后……當時亦是為臣所迫!”

皇帝劈頭打斷他的話:“你不用為旁人開脫,只要從實招來!”

“是……”王麟伏地,將自己的額貼在冰涼的青磚之上,聲音絕望而悲涼,“皇上,當年侯景之亂后,王家元氣大傷,子嗣凋零。到十二年前,王家只余得男孫四五人,其中唯一有望的,也就是我的蘊兒一人,然后,便是當時在您身邊的,鄆王妃王芙……”

皇帝想了一下,才說:“我記得,可惜她命薄,在我身邊半年多就去世了。”

“當時,皇上還是鄆王,被先皇遷出居住在十六宅。王芙去世后,王家痛傷之余,又不愿失去一個王妃之位,想著您或許能因為王芙而對她的姐妹親眼有加,于是便又邀請皇上來做客,在席上讓我們王家的幾位姑娘與您相見。”

皇帝微微點頭,他的目光轉向皇后,見她如泥塑木雕般坐在椅上,不言不語,只用一雙茫然而大睜的眼睛看著自己。她已經清醒過來了,但明知事情已經敗露,無法再做其他手腳,于是便只望著皇帝,目光中有卑微的乞憐,亦有哀傷的悲切,淚盈于睫,不肯說話。

皇帝看著此時茫然失措模樣的皇后,十二年來陪伴他一步步走來的女人,如被人揉碎的白牡丹般泛著微黃的痕跡,讓他既怒且傷,又忍不住咬一咬牙,將自己的臉轉了過去,不愿看她。

落^霞^小^說 ?? w w w*l u o xi a*c o M *

“那一日,我家大小幾位女兒都在皇上面前,可皇上卻只神情平常,談笑自若,我們知道您身邊又有了郭良媛——就是如今的郭淑妃,而除了王芙之外,王家中并未有特別出色的女子,所以您不將其他人放在眼中,也是正常。當時……皇后由人介紹,只說是家境落魄的良家子,正在我們府上教習幾位姑娘學習琵琶。我們……便讓她出來給您演奏一曲琵琶,以結束宴席。”王麟苦澀道,“可誰知,皇上對她一見鐘情,并問微臣這是我們王家哪一房的姑娘,臣……臣一念之差,當時亦不知自己為何鬼迷心竅,竟說是我們長房庶女王芍……”

“然而她進入我府上時,一切戶籍文書俱全,不像偽造。”皇帝冷然道。

“是……實則,王家之前恰好有個女兒王芍,因為身體不好而舍在了道觀,但在那日之前不久便去世了,但戶籍依然在瑯琊城,未曾注銷。臣……臣見皇上當時如此喜愛她,只想著找個清白身份送給您,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把幾個見過她的女兒和身邊人都送回瑯琊去就好了。而我們王家或許又能出一位王妃,對于如今日漸式微的王家來說,真是萬分迫切的好事……于是臣便與她商議,皇后她……她也應允了。”

“不算什么大事……”皇帝怒極反笑,冷笑著轉頭看王皇后,“只是你們都沒有料到,朕竟如此愛惜她。十二年來,她從一個王府承徽,到宮中王昭儀,又到王德妃,最后竟然誕下皇子,成為王皇后!”

搜索關注 落霞小說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