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7章 六籠中囚鳥(二)

側側輕寒2017年05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黃梓瑕覺得自己已經無力面對面前這個男人了,她默默地將頭轉向另一邊,問:“她何德何能,讓你這么傾慕啊?”

“這個要從三年前說起了!當時我十五,她十二。我十五歲的時候,還沒找到自己以后要干什么,還以為自己會像幾個哥哥一樣,不是在工部埋頭算賬,就是在尚書省每天草擬公文,大家都說我哥哥們很有出息,但是我就不這么看。人生這么美好,大好時光全都拿來在官場打水漂漂,活著干什么啊?結果,就在我對人生最躊躇最迷惘的時刻,黃梓瑕出現了!”

黃梓瑕看見他望著月亮閃閃發亮那眼睛,這一刻她真的有沖動,想要撕下一只雞翅膀來吃一吃,用嘔吐來緩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周子秦的聲音忽然一下子就提高了,明顯地給她傳遞自己的興奮:“然后,我忽然就找到了我未來人生的目標了!黃梓瑕不過十二歲,還是一個女孩子,已經開始幫刑部破解疑案,光耀四方,而我呢?我十二歲時在干嗎?我過去十五年都在干嘛?就在聽到她事跡的那一刻,我忽然找到了自己以后人生的意義!忽然看清了自己面前坦蕩的道路!忽然看到了自己終將走向輝煌的人生!”

黃梓瑕終于忍不住打斷他的話:“黃梓瑕殺了家人后逃亡的傳言,你沒聽到?”

“絕不可能!”他搖了搖手中的雞腿,一臉堅決。

她在出事之后,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堅定地相信自己的人,在這一瞬間,忽然覺得他有點缺心眼,但黃梓瑕還是心中微微一動,目光也隨之落在了他的臉上:“為什么?”

“啊?”

落^霞^小^說 ?? w w w*l u o xi a*c o m *

“為什么……你會相信她呢?”

“哦,因為啊,我覺得像黃梓瑕這樣屢破奇案的人,如果真的要殺人的話,應該會設計一個完全讓人察覺不到的手法,怎么可能就這樣簡單粗暴地把家人干掉呢?這實在是有負她的盛名嘛!”

黃梓瑕默默地繼續抬頭看天空,覺得自己剛剛那一絲感動實在是太浪費了。

等到周子秦那只烤雞吃完,半個時辰也差不多到了。他又摸出一包瓜子,分了一半給她。這一次她沒有拒絕,默默地磕了一小把。

月光西斜,眼看已經快到四更天了。周子秦將三具尸體口中密封的銀牌子都取出,發現只有疑為馮憶娘的那具尸首中取出的銀牌變黑了。他用皂角細細擦拭過,然后看著上面擦不去的濃重青灰色,說:“是中毒死的,沒錯。”

黃梓瑕“嗯”了一聲。

馮憶娘,揚州云韶苑的琴師,王妃身邊的教導大娘,倒斃在幽州流民之中,死因是中毒而亡。而即將嫁入夔王府的準王妃說,大娘回揚州去了。

她還在思索著,周子秦已經開始檢驗內臟:“為了慎重起見,我們再驗一驗腸胃吧。”

腸胃剖開,雖已基本燒干,卻也十分惡心。神經跟筷子一樣粗的周子秦也終于有點受不了,歪著臉只用眼角的余光看著。封入銀牌的時候,他忽然“咦”了一聲,感覺手指觸到了什么冰涼堅硬的東西,于是便取出來,看了一眼,聲音帶上一絲興奮:“喂,崇古,你快看這個!”

他的掌心中,有一粒小小的東西在月光下泛著冷冷的光華。黃梓瑕戴上手套,取過來在眼前仔細看著。

這是一枚小小的羊脂玉,玉質清透,只有小手指甲那么大。在月光下,她擦拭掉上面的血瘀和垢污,對著月光一照,看見上面刻著小小的一個字,“念”。

羊脂玉的白色在月光下半濃半淡,如同水波般在她的眼上流過。她看著流轉的那個念字,發了好久的呆。

白色的羊脂玉放在李舒白的面前,李舒白看著上面那個刻字,卻沒有伸手去拿,只看著,問:“這是什么?”

黃梓瑕說:“你拿起來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李舒白沒有去碰那塊小小的玉,卻伸手拿過案頭的琉璃瓶,看著里面悠然自得地游來游去的那條小紅魚,說:“碰這種東西?萬一是從死人口中掏出來的呢?”

黃梓瑕認真地說:“不是,真不是死人口中掏出來的。”

他這才伸出自己那雙極好看的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那塊玉,放在眼前看了看,辨認著上面那個字:“念?”

“陳念娘的念。”她說。

他把玉放下來,略一思索,問:“你準備把這塊玉交給陳念娘?”

“那就肯定要告訴她馮憶娘的死了。到時候陳念娘肯定會多生事端,打草驚蛇。”

“嗯,你先收好吧。”他把那塊玉遞給她。黃梓瑕拿過桌上原先包這塊玉的布,將它接過包好,放入袖袋中。

李舒白微微皺眉,說:“我倒是奇怪,這么重要的標志身份的東西,為什么他們這么粗心大意,任由它留在馮憶娘的身邊。”

“因為,馮憶娘毒發身亡之前,將它吞到了肚子里。”

黃梓瑕說著,果然看到李舒白的眼睫毛跳了一下。她覺得一絲說不出的愉快,于是又加上一句:“馮憶娘的身體燒得半枯焦了,不過內臟還基本存在,我們從她胃里挖出來的。”

李舒白看著自己的那兩根手指,然后又抬眼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黃梓瑕,那張一直平靜無波的面容上,終于出現了一絲波動的情緒。

黃梓瑕面色如常地看著他:“幸好不負王爺所望,我和周子秦在天亮之前做完了一切,然后將那塊葬地還原,我保證任何痕跡都消失了。”

李舒白看看她若無其事的臉,再看看自己的手,終于再也忍耐不住,抓過桌上的龍泉瓷筆洗,開始用力地、努力地洗自己的手:“黃梓瑕,你也給我馬上消失!”

雖然研究了一夜尸體,但在看見李舒白失態的一剎那,黃梓瑕覺得好像一切都值得了。她愉快地奔回去補眠:“是!謹遵王爺命令!”

夔王李舒白大婚之日定在五月十六。

五月初六,距離大婚之日還有十天的時候,王若按照習俗,準備去城郊仙游寺祈福。

仙游寺風景極美,而且本朝以來數個妃嬪、夫人在仙游寺進香后,都靈驗非常,所以雖然城中有諸多佛寺,但去仙游寺進香卻在眾朝臣女眷中風靡一時。

王蘊事先和李舒白打了招呼,于是在夔王府出面后,仙游寺那天早早便清了場,就連小沙彌無事都不得出自己的禪房。到申時左右,寺內已經完全沒有了閑雜人等。

黃梓瑕、素綺還有王蘊府中的十來個丫頭一起陪她上香。仙游寺廣闊非常,依山而建。山腳的前殿是笑臉迎人彌勒佛,后面又供奉韋陀尊者,主殿在山腰,供奉如來、文殊與普賢。又有西方阿彌陀佛同大勢至菩薩、觀世音菩薩。東方有藥師佛與日光菩薩、月光菩薩,另有十八羅漢,同時建有五百羅漢殿。

她們到廟中見佛燒香,依次跪拜,等拜完山腰的主殿,素綺和那幾個丫頭已經疲累了,眼看后殿還在山頂處,個個都癱軟了。

素綺說:“我是真的不行了,反正今日寺中無人,楊崇古你陪著王妃上去吧。”

黃梓瑕便應了,兩人沿著臺階而上,手中拈著香,一路爬山上去。

青石臺階上長了點點青苔,兩人注意看著面前,寺內一片寂寥,只聽到偶爾一聲小鳥的啼鳴,天空中有一只雪白小鳥飛掠而過。

那只鳥掠過天空,投入面前的峰巒山林之內。順著小鳥飛翔的軌跡,她們的目光投向面前的后殿,然后,突如其來的,她們就看見了站在后殿門前的那個男人。他出現得如此突兀,就仿佛他是那只白色小鳥幻化而成的一般,無聲無息就出現了。

王若的腳步遲疑了一下。黃梓瑕輕輕一拉她的衣袖,說:“王公子和府上眾侍衛都在呢,放心吧。”

王若嗯了一聲,兩人走上最后十來級臺階,走到后殿門口,朝里面舉香叩拜。后殿供奉的自然是燃燈上古佛,佛前供奉著香花寶燭,青煙裊裊間連寶幢都顯得恍惚。

王若跪在佛前,喃喃祝禱,黃梓瑕回頭看那個男人,見他一直站在門外,外面是淡青的遠山,天青的碧空,而他穿著一身青色衣衫,就如要融化在背景中一般,顯得飄忽渺遠。

他似乎感覺到了她在看他,回頭望著香煙繚繞中的她,唇角忽然揚起,露出一個笑容。他五官眉眼本平淡,只是個普通清秀樣貌的男人,但這一笑卻顯得溫潤平和,有一種遠空微嵐的柔和氣息。

黃梓瑕微微一低頭,算是回敬他的致意,目光下垂時,卻發現他手中提著一只鳥籠。剛剛她們看見的那只鳥,顏色雪白,就站在籠子中間。那只鳥似乎頗通人性,看見她目光看來,便啾啾叫著,在籠中跳了幾下,顯得極其活潑。

王若也祝禱完了,站起來轉頭順著她的目光,看向那只小鳥。

空無一人的大殿內外,只有他們三個人。那男人提起鳥籠,微微西斜的陽光將他的背影投向殿內,籠罩住了她們。就像一只暗夜的巨大蝙蝠,正在伸展自己的翅翼一般。

他溫和笑著,問:“這只小鳥怎么樣?”

“是你養的嗎?看起來很乖巧。”王若好奇地看著它。

小鳥仿佛也聽得懂她的贊揚,在鳥籠中跳得更歡了,仿佛一刻都不愿意停下似的。

“是啊,很乖巧,就算我打開鳥籠,它出去飛到山林里,但只要聽到我的嘯聲,就能立即飛回來。”他說著,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地撫摸小鳥的頭,小鳥親昵地靠著他的手指摩挲自己的小腦袋。

黃梓瑕帶著王若往外面走,并不想多生事端。但在走過那人身邊的時候,卻聽到他說:“畢竟,無論現在是怎么樣,但以前曾經做過的一切,經歷過的一切,都會深深烙印在心上,就算瞞過了所有人,也瞞不過自己。”

黃梓瑕感覺到王若的身體微微一僵,腳步停頓住了。

“——就像,有一條無形的繩索的脖子上,想要逃得越遠,其實只會勒得更緊。”那個男人明明看到了王若的反應,卻只笑道,“我說的,是這只小鳥。”

黃梓瑕回身看著他,問:“你知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居然敢如此出言不遜。”

“我自然知道。”那個男人聲音平淡,帶著一種微笑的從容,“如果不出意外,十日內她就將成為夔王妃。”

“既然如此,請不要驚擾貴人,以免多生事端。”

“我倒不是要驚擾貴人,只是想要給王妃看點好玩的東西。”他慢慢走近,俯身向她們鞠了一躬,袖子在那個鳥籠上一拂而過,便將鳥籠放在她們面前,然后抬頭對她們笑道:“雕蟲小技,僅博王妃一笑。”

只這么一剎那,鳥籠中那只剛剛還在歡欣跳躍的小鳥已經不見了。放在她們面前的,是四十八根精細紫竹削成的鳥籠,空蕩蕩地站在那里。

王若神情驚異,不知所措地望著黃梓瑕。黃梓瑕則直視那個男人,默不作聲。

“請王妃這幾天務必要謹慎小心,否則的話,難免也像這籠中鳥一樣,即使籠子織得再密,也會瞬間消失。”那個男人向她們微微一笑,轉身向殿內走去,她們只聽到他放聲長吟:“身為籠中鳥,一瞬化無影。富貴皆浮云,大夢不知醒!”

夕陽下,禪鐘遠遠傳來,僧人們正在晚課,梵歌吟唱聲和夕陽斜暉一起籠罩在她們身上。地上的鳥籠和她們的身影,都被夕陽拉得長長地,落在深深的大殿內。

黃梓瑕轉身快步走到殿內一看,已經空無一人。她回頭看見王若的臉,慘白如枯敗的落花。

搜索關注 落霞小說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