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6章 二菩提四方(三)

側側輕寒2017年05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宮中終于有消息來了,原來皇帝這次頭疾發作嚴重,暫不過來了。于是李舒白一行人便起身,隨著宮監到離宮內查看落成情況。離宮自然沒有大明宮那樣的奢華廣大,也沒有九成宮那樣占地廣袤,但走走停停也足足走了一個來時辰。

黃梓瑕自然一直在李舒白身后跟著。她身材輕盈,那一件普通的宦官衣服穿在她身上卻顯得格外清勻修長,就算一言不發低頭跟在后面,卻也格外令人覺得好看。

李汭一路上瞧著她,笑道:“四哥,你身邊人怎么換了?這小宦官好像沒見過。”

李舒白若無其事,說:“景祐和景毓那幾個,也不知誰傳染了誰,都得了風寒。”

李潤卻一再打量著黃梓瑕,臉上稍有迷茫,覺得她與自己記憶中的誰有相似之處,只是一時想不到這小宦官會像那個他曾驚鴻一瞥的少女。

李汭又問:“你這小宦官叫什么名字,年紀多大了?”

李舒白笑了笑,轉頭問黃梓瑕:“昭王似乎與你有眼緣,反正我也看不上你笨手笨腳的樣子,不如你跟了他,如何?”

黃梓瑕愣了一下,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便慢慢跪下來,低聲說:“小人聽說,一鳥難棲二枝,一仆難侍二主。茶樹發芽后則難以挪移,橘樹移到淮南便成枳樹。小人蠢笨,怕是離開了夔王府后一時難以適應,反倒會沖撞貴人,犯下過錯。”

李汭笑道:“四哥真是□□有方,這一番話說下來,若是我堅持,反倒奪了他的志向了。”

李舒白似笑非笑,說:“確實伶牙俐齒。”

幸好此時康王李汶喊著累,一群人才放過了黃梓瑕,沿著原路返回。

重重宮墻花苑中,李舒白漸漸放慢了腳步,待走到一帶鳳尾竹前,他身邊已經沒有了其他人,只有黃梓瑕還跟著他。李舒白冷冷地回身看著她:“黃梓瑕,你跟著我干什么?”

黃梓瑕低眉順眼地說:“良禽擇木而棲,我想留在王爺身邊,以我的微薄之力,幫王爺的一點小忙。”

“什么忙?”他冷冷問。

“遠的,如那條小紅魚,近的,如京城最近的‘四方案’。”

落^霞^小^說 ?? w w w*l u o xi a*c o M *

他的目光落在她低垂的面容上,冰冷而輕蔑,仿佛將她看做空氣中一點微塵:“這些事,有的你不配幫,有的,與我毫無關系,需要你多事?”

她站在鳳尾竹之下,細細的竹葉籠罩在她身上,讓她略顯蒼白的面容蒙山一種淡淡的碧綠色,顯得更加沒有血色的纖細。她抬頭仰望著他,聲音低微卻毫不遲疑:“然而,大理寺與刑部既然束手無策,皇上又發了頭疾,我想,唯一能為皇上分憂的,恐怕只有夔王您了。”

“你不就是想要找個靠山,幫你洗血所謂的冤屈嗎?”他毫不留情地一口說破,“剛剛昭王讓你過去,你不是也有機會?”

“跟著他,沒有機會。”黃梓瑕面容蒼白,眼中淡淡一抹淺碧色,卻毫無遲疑猶豫,“我不需要一個棲身之所,更不需要安身立命,我需要重新站在陽光下,將我家所有蒙受的屈辱都洗去。”

李舒白沉著一張臉,目光冰涼地打量著她。而她仰望著他,面容上除了哀求的神情之外,還有一種暗暗的倔強,如深夜的霧氣,難以覺察,但分明就在那里。

李舒白冷冷地哼了一聲,轉身向著水殿走回去。黃梓瑕跟在他身后,他沒有回頭,卻也沒有放緩腳步。

到宮門口時,發現幾位王爺都在等著與夔王辭行。聽宦官們說皇帝幾日后還要召集群臣一起為離宮內的山水題詞聯句,眾人不覺都相視苦笑。

等人都走了,李潤與李舒白落在最后,李潤難免嘆道:“皇上真是寬心的人,如今藩鎮割據,宦官勢大,皇上卻依然整日游宴作樂……”

李舒白淡淡道:“皇上是太平天子,這也是他和天下人的福分。”

李潤笑一笑,說:“四哥說的是。”他的目光落在黃梓瑕的身上,那張溫和柔善的面容上滿是疑惑。

李舒白問:“怎么了?”

“這位公公,我似乎在哪兒見過似的。”他示意黃梓瑕。

李舒白便說:“我今日也是初見,不如讓她到你身邊服侍?”

“四哥說笑,剛剛九弟被拒絕過,我難道還自討沒趣么?”他笑著,眉間一點朱砂在笑意盈盈中更顯瀲滟溫柔。

黃梓瑕低頭站著,她不是看不到垂手可及的安穩春日,只是她已經選擇了最艱難的一條路,就不會再回頭,茍且偷生不是她的人生。

等諸王都走了,李舒白才上了車,黃梓瑕站在車門口,還在遲疑,卻聽到他的聲音:“上來。”

她趕緊上了車,靠著車門站著。

馬車緩緩行走。待離開了離宮范圍,前后都是山野,李舒白抬眼看著外面的景象,冷冷地說:“我給你十天時間。”

她靠著車門看著他,一聲不響地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他把目光緩緩從窗外收回,落在她的身上,那一雙眼睛如寒星般,明明里面沒有任何溫度,卻深邃明燦至極,令她呼吸微微一滯。

“今日午間,我們在建弼宮所說的那個案件,我給你十天時間,你有把握嗎?”

“或許。”黃梓瑕簡單地回答。

他靠在車壁上,神態悠閑:“現在,你有一個機會,可以洗血自己的冤屈,重獲清白,當然,也能讓你的父母冤仇得報,真相大白。”

黃梓瑕略一思索,問:“王爺的意思是,如果我幫您破了這個案件,您就可以對我施以援手,幫我洗血家族冤仇嗎?”

“當然不是。”山路崎嶇,他見她的身軀隨著顛簸而晃動,便微抬下巴,示意她在自己面前的小矮凳上坐下,才說,“我有一件事,想要找一個人幫我去做,但你如今無憑無據忽然出現在我面前,叫我如何相信你的能力?”

“我知道了。”黃梓瑕微微點頭,“若我在十天內破了這個案子,才有資格得到王爺的信任。”

李舒白微一點頭,說:“至少,你要讓我看到你是值得幫助的人,我沒有那么多閑工夫,斷不會去幫一個根本沒有能力,只會口頭上說說而已的人。”

黃梓瑕坐在矮凳上,低頭思索著,問:“刑部與大理寺人才濟濟,定然出動了眾多人手在處理此案,王爺準備讓我以什么身份去參與此事?”

“我會直接帶你去刑部,調查此案卷宗。”李舒白干凈利落地說。

“好。”黃梓瑕抬手一摸鬢邊,將自己束發用的那根木簪拔了下來。簪子一離開頭發,她滿頭的青絲頓時傾瀉下來,披散了滿肩滿身。還帶著半濕水汽的頭發如烏黑的水藻,糾纏著半遮住了她蒼白的面頰。

她愣了一下,訥訥地將頭發拂到身后,說:“抱歉,以前習慣了用簪子記號,忘記了自己現在是小宦官,只有一根簪子束著發……”

李舒白微皺眉頭,沒說話。她低頭抬手,將自己的長發握住,在他的面前將自己的頭發挽成一個發髻。

這個跋涉了千山萬水卻從未有過絲毫猶疑懼怕的少女,在這一刻,卻不自覺地在他的面前露出一種羞怯的神情來。

李舒白掃了她一眼,看見她低垂的面龐微微透出一種暈紅。在這一刻他仿佛忽然察覺了,比他的手鎖住她咽喉時還要深得體會到,面前這個人,其實只是一個少女,而且是一個十七歲,并不像她表面上顯露的那么成熟冷靜的少女。

仿佛感覺到了他在打量自己,她默默地抬眼望了他一瞬。只這一流眄間,他看見她面容上極清朗明凈的雙眼,半遮半掩地藏在她的睫毛下,仿佛是融化了秋水的神韻,鑲嵌在她桃花般的面容上。

她的五官雖不是頂漂亮,卻難得眉宇清揚,有著五月清空般潔凈的靈秀。一種仿佛不解世事,又仿佛太過了解世事,顯得與俗世有點隔閡的疏離感,在她此時茫然又警覺望著他的目光中隱約呈現。

是個美人。

他想起李潤剛剛說的,對十四歲的黃梓瑕的印象。

十四歲一舉成名天下知的少女,如今已經長成了十七歲裊裊亭亭的女子。身負莫大的冤屈,受盡了天底下所有人的唾罵,卻并沒有被擊垮,反而迎難而上,奮力去尋求真相,期望以自己的力量洗血冤屈,使真相大白。

估計只看到她的模樣,誰也不會相信,她就是黃梓瑕吧——無論是有著美名,還是背負惡名的那個黃梓瑕。

黃梓瑕盯著他,摸了摸自己的臉,略有緊張與無措。

“和通緝畫像上的模樣,十分相像。”李舒白將自己的臉轉向一邊,盯著錦簾上繁復糾纏的花枝,說,“以后,別再以這種模樣出現在人前。”

“是。”她應了一聲,將自己的頭發束緊,然而才問:“王爺還記得,之前他們說的案發時間嗎?”

他毫不遲疑,說:“正月十七,二月二十一,三月十九。”

“今日是四月十六。也就是說,如果時間差不多的話,應該是到兇手快要動手的時候了。”她改用手指在車壁上緩慢地畫著那幾個數字,若有所思,“十天內,兇手該有動靜。”

“憑著這幾個數字,你能在京城上百萬的人中找出兇手么?”

“不能。”她停下比劃的手勢,若有所思,“在不知道兇手特征和動機的時候,要在茫茫人海中抓捕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舒白漫不經心地打量著她:“所以,你沒有把握?”

黃梓瑕的手指又開始下意識地在車壁畫著,口中自言自語:“正月十七,死者老更夫,兇手留言:凈;二月二十一,中年鐵匠,兇手留言:樂;三月十九,死者四歲小孩,兇手留言:我……”

“四方案,第一樁,京城正北,第二樁,京城正南,第三樁,城西偏南。”李舒白又隨口說道。

黃梓瑕若有所思:“按理,如果真是面向四方的話,應該是盡量尋找正北、正南、正西的方位,但第三樁卻是在城西偏北,未免有點奇怪。”

“或許是正西方位沒有他的目標,或許是為了更方便地避人眼目下手?”

“嗯,目前看來,一切皆有可能,但還不知道確切原因。”黃梓瑕說著,又掐著指頭在那里回憶:“第一個死者為老人,第二個死者為壯年鐵匠,第三個死者為孩童。”

李舒白靠在錦墊上,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才徐徐說:“此事我曾問過刑部的推丞。其他兩個老弱也就罷了,或許是死者要尋找一個最沒有抵抗能力的對象下手,但第三個孩童,讓我覺得最為奇怪——因為,那是一個已經凍餓得奄奄一息的四歲孩子,被父母拋棄在路邊,過路人發現送來后,已經難以救治。就算兇手不下手,估計這個孩子也活不過那一夜了,然而這個兇手卻偏偏潛入善堂,殺死了那個孩子,這豈不是多此一舉嗎?”

“嗯,這確實是奇怪的一點。一個本就已經瀕死的孩子,有什么必要冒著被人發現的危險,潛進善堂去非要殺一個臨死的孩子呢?”黃梓瑕皺起眉,手指又開始無意識地在車壁上劃著“常樂我凈”四個字。

李舒白看著她隨手涂畫的樣子,只微微皺眉,他把目光轉向外面隱約透簾而來的山水影跡,聲音依然平靜無波:“關于此案,就這么點線索,若你要在十天內破這個案子的話,關鍵在哪里?”

“既然找不到前幾次的線索和物證,那么最好的辦法,就是預測他下一次動手的時間和地點,以及目標。”黃梓瑕頭也不抬,只望著自己的手指,慢慢地掐算著。

“我也這樣想。所以,若你有把握的話,我可以給你幾天時間,和京城的捕快一起去調查此案——不過,你需要管好自己的頭發,不能再讓別人發現你是個女子。”

“不需要。”黃梓瑕抬手輕輕摸了摸自己頭上的簪子,轉過臉看著他,神情雖然依舊凝重,但她的雙唇已經微微揚起,露出自信而從容的一種弧度,“我已經知道兇手作案的依憑和原因,若我設想不錯的話,兇手只要敢出現,我就能找出他將會出現的地方。”

李舒白看她胸有成竹的模樣,微微一怔:“你已經有把握?”

“對,只需要王爺給我一本黃歷。”窗外輕風徐來,緩緩從簾外透進,徐徐轉動的日光照射進來,正籠罩在黃梓瑕的身上,照得她一身明透奪目,那雙如同清露一般明凈清澈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面前的李舒白,毫無猶疑。

李舒白一時恍惚,須臾才說:“好,那我拭目以待。”

搜索關注 落霞小說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