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八章 王者之歸 · 2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女帝已經答應了白帥的所有要求,并命在下將信物送到。”黎縝打開了錦盒,雙手奉上——錦盒里,陳列著一枚戒指和一枚虎符,象征著空桑的王權和軍權。

那一刻,站在白帥身邊的青衣幕僚眼里放出了光,看著里面的東西,不由激動得全身發抖——是的,他的主人,終于可以成為這個云荒的主宰,登上權力的巔峰!這是他作為幕僚一生的夢想,如今終于近在眼前。

白帝十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他將終生記住這個日期。

“宰輔辛苦了。”白墨宸點了點頭,“幫我拿過來,穆先生。”

穆星北幾步過去,接住了那個錦盒,只覺得有千鈞重,托在手里竟然微微發抖。

“女帝說,她會盡快從紫宸殿搬出,回到葉城的鎮國公府居住。”黎縝復述著女帝的旨意,時刻留意著白帥的表情,“希望白帥能如約讓她和鎮國公安度余生,保留世襲爵位和丹書鐵券。此外,她別無他求。”

“我就知道悅意會同意,”白墨宸看著案上的錦盒,笑了一笑,“她一直是個識時務的女人,心也不大。這樣的女人,在亂世里容易安身立命。”

一邊說著,他一邊伸出手,想去拿起那枚皇天神戒,卻猛然一震。

那枚銀色的戒指精巧而華美,如同閃耀的星辰靜靜停在黑色的絲絨上——然而,當他的手指觸碰到戒指的那一刻,皇天的雙翼倏地動了,自動躍出了錦盒,發出了一道耀眼的光,如同弧形閃電,把他的手震開了去!

“白帥!”帳下的穆星北情不自禁地驚呼,臉色蒼白,如受重擊。

傳說中這枚萬古之前由星尊大帝親手鑄造的戒指具有靈性,和帝王之血代代相隨。當最后一個帝王光華皇帝駕崩后,這戒指就熄滅了光芒,成了一件死物。但奇怪的是,六部的任何一位藩王也無法戴上這枚戒指——這九百年來,皇天神戒只是作為王權的憑證,在六部藩王之間流轉,成為每一任帝君最昂貴的裝飾品。

然而在這一刻,到了白帥的手上,這枚戒指居然又活了!

“怎么,不肯承認我?”白墨宸出手如電,一把握住了那枚戒指,低聲冷笑——皇天戒被他用力握在手心,銀色的雙翼微微震動,似乎在竭力掙脫。然而,白墨宸的左手上竟然也透出金色的光,籠罩住了皇天,紋絲不動。

兩種看不見的力量在交鋒,帳中的巨燭猛烈搖曳,無風而動,而在內的幾個人都覺得胸口一窒,幾乎喘不過氣來。

許久,兩種光芒終于雙雙熄滅。

“何苦呢?你的締造者、萬古之前的星尊大帝,和我未必不是同一類人。”白墨宸看著手心安靜下來的皇天戒,低聲道,“而且,除了我,這世上還有誰能配得上你?”

他再度拿起了戒指,手指用力地捏住。不知道是不是幻覺,黎縝甚至覺得他的整個左手似乎都煥發出奇怪的淡淡金色光芒——這一次,只聽輕微的叮的一聲,皇天戒順利地套上了他的手指。那一刻,那只戒指忽然煥發出了極大的光芒,仿佛太陽落到了他的手指間,照耀得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

“吾皇萬歲!”穆星北立刻屈膝下跪,高聲祝頌,“萬歲萬萬歲!”

黎縝也隨之跪下,震驚莫名——他的雙眼還被光芒所炫,無法視物。如果說,在奉命帶著錦盒來到瀚海驛之前,他內心還對這個人有所抵觸的話,這一刻,他的內心卻是真正受到了震撼,油然而起心悅誠服的敬慕。

是的,說不定這個男人是真正的王者,是空桑命定的霸主!

白墨宸低下頭,看著手指上的皇天戒,眼里掠過一絲冷芒,旋即步出虎帳。外面的戰士酒酣耳熱之際看到統帥,忽地安靜下來,“白帥!”

“不,不要叫我白帥。”獵獵的火光下,白墨宸豎起左手,那枚皇天神戒在他手上熠熠生輝,如同星辰。他的聲音如同洪鐘,傳到每個人耳畔,“片刻之前,我已經從女帝手里獲得了這個——皇天!”

“天啊……”那一瞬,所有戰士爆發出了驚呼,“皇天!”

“是的,皇天!”白墨宸站在高臺上,右手握著虎符,平舉,對著六軍高聲道,“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的新帝君!我將帶領你們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驅逐冰夷,收復國土!但愿天佑空桑!”

“天佑空桑!”戰士們沸騰了,歡呼如同風暴一樣掠過,“國祚綿長!”

黎縝站在他背后,看著萬軍歡騰的場景,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氣。是的,女帝的選擇是正確的。就算她不交出神戒、虎符,又能如何?掌握了百萬虎狼之師的人,永遠是空桑說一不二的霸主!

“今晚,我們痛飲完了美酒、吃完了牛羊,就點兵出征,追擊冰夷!把他們驅逐回迷墻的那一邊!”高臺上的白帥,不,應該說是新任白帝,對著麾下十萬將士高呼,“凡是小看空桑人的,都要把命留在云荒!以血還血,以殺止殺!”

“以血還血!以殺止殺!”臺下群情如沸,戰士們舉起牛角杯狂呼,聲音如同風暴一樣呼嘯在大漠上——

“戰神白帝!空桑之王!”

黎縝從未上過戰場,此刻在這樣狂風暴雨的聲音里身心震撼,不由得熱血沸騰。這樣強大的凝聚力,這樣強大的空桑,是他居于深宮幾十年里從未看到過的。以前他只是聽說白帥勇武,百戰百勝,但此刻,才算是親眼見識到了他的力量。

這一切,又怎么能是那些只會玩弄權術的深宮貴族所能抗衡的?

“怎么樣?我的主人,的確是九百年一見的王者吧?”背后傳來了穆星北的聲音,那個青衣幕僚的眼里閃耀著光,“宰輔,你很明智,選擇了和我一起輔佐他。”

“我不是輔佐他,我只是為了云荒。”黎縝低聲回答,“我想要輔佐一位強有力的帝君,讓這個國家和子民獲得最大的安寧。”

“那么,宰輔的選擇就更加明智了。”穆星北笑了笑,凝視著高臺上的王者,“這個世上,沒有比我的主人更強有力的帝君了——那些六部藩王,他們囂張不了多久。等這場仗打完,六部必然被削藩撤軍——只怕六王,都沒有幾個能活下來。”

“……”黎縝默默倒抽了一口冷氣,聽出了話語里的殺機。

穆星北伸出手來,向他示意:“看到了嗎?一個可以媲美星尊大帝的新時代就要開始了——既然你我有幸在白帥帳下相逢,何不共同輔佐主人,成就一代霸業呢?到時候,被萬古傳頌的不止是他,還有你。”

黎縝遲疑了一下,還是伸出了手和他相握。穆星北輕笑著握住他的手,用力晃了晃。他的手冰冷而有力,指節枯瘦而長,如同孤鶴。

“如果白帥是星尊大帝,那么,誰是白薇皇后?”黎縝感慨。

?? 落`霞-小`說ww w ,l u ox ia ,c o m

穆星北的手指微微震了一下,側過頭去,看著高臺上萬眾歡呼簇擁里的統帥,眼里似乎掠過一絲陰影。

是的,他看到過徹底“黑化”后的白帥是如何可怕,完全是神魔附體,怕是只剩下“毀滅”的力量——就如白薇皇后是唯一可以“平衡”星尊大帝的存在一樣,這一世,又有誰能遏制白帥呢?

那個在大火中死去的女子如果還在就好了。就如太陽必須要有月亮的陪伴,沒有了她,如今在這個世上,新的王者又會有多孤獨呢?

 

流光川一戰之后,空桑挽回了云荒上節節敗退的局面,重新掌握了主動權。

西征的大軍從海上返回,登陸后和瀚海驛的白帥軍隊一起行動,對冰夷進行了夾擊。巫彭元帥苦苦支撐戰局,在多達數倍的兵力前后夾擊之下,原本占據了優勢的冰族軍隊陷入了對他們最為不利的久戰之中,首尾不能兼顧,加上孤軍深入云荒大陸,海上補給線被切斷,甚至連糧草都無以為繼。

當六月進入尾聲的時候,戰爭顯示出了結束的跡象。

隨著冰族軍隊的節節撤退,西荒再度回到了空桑的控制之中。流民們紛紛散去,各自回歸故土,而空寂大營也重新駐扎了軍隊,由白墨宸親自坐鎮,以應對戰局的西移。一時間,比原來更多的戰士重新涌入這座空城。

到了晚上,篝火處處,夜深千帳燈。

“白帥,聽說空寂大營的十萬大軍是一夕之間忽然消失的。”青衣謀士站在城頭,對著主帥道,“這件事實在是蹊蹺,到現在屬下也沒明白冰夷是怎么做到的,而那十萬大軍到底又去了哪里。”

“聽啊……”他在城頭上側耳,低聲道,“風里的聲音。”

穆星北愕然側頭,卻什么也沒聽出來。

“那些聲音在呼喚我啊……”白墨宸喃喃,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左臂——夜色如墨,在火把的映照下,他的左手似乎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他伸出手,對著空寂地宮的方向。那一瞬,穆星北看到白帥手上的皇天戒忽然發出一道光,如同箭一樣射向了地宮!

地宮之門轟然洞開,里面有無數黑影瞬間洶涌而出!

那些黑影從封閉的地宮涌出,撲向了空寂大營,如同黑壓壓的烏云,伴隨著尖嘯,形態猙獰可怖。

“那是什么?”穆星北失聲驚呼,下意識往白帥面前擋了一步。

“是怨氣。”白墨宸一把將他推開,登上城頭,迎著呼嘯而來的烏云張開了手——天上地下的所有烏云瞬間朝著他涌來,將他兜頭湮沒!

然而只聽一聲雷鳴,烏云里綻放出金色的閃電,如同狂風瞬間旋轉而起,將一切一掃而空。烏云消失后,只見白墨宸獨自站在城頭,左手上的皇天戒熠熠生輝——那些黑氣,居然在剎那被急速地吸入其中,泯滅不見!

“云荒動亂,你們這些東西就想趁機出來為禍人間嗎?”白墨宸右手輕撫左臂,抬起頭俯視著腳下大營里的萬帳燈火,冷然道,“在我的統治下,不允許有這種事!”

穆星北從背后注視著他,忽然覺得凜然,仿佛又看到了那個在大雪里初次誕生的魔一樣的男人,有著令天地失色的力量——那種睥睨天下的力量只展示了一瞬,就歸于平靜。這些日子以來,白帥馳騁沙場,南征北戰,和戰士一起暢飲,和謀士一起籌劃,如正常人一般無異,性格雖然比起以前的沉默冷峻有些微的改變,卻也令最親近的屬下看不出異常。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微信捕鱼可以微信提现 沙拉店 赚钱 河北快3怎么稳赚钱 地下城与勇士代刷赚钱 大红鹰彩票首页 本来鲜加盟赚不赚钱 柳州做什么赚钱跪求 手机上打麻将平台 手机也可以赚钱软件 60魔兽世界裁缝赚钱 全民麻将群 网络家教赚钱流程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修改器 哆哆基店赚钱吗 战争与文明怎样赚钱快 中华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