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八章 王者之歸 · 1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空寂之山腳下,沙風獵獵。

開戰以來,西荒已經赤地千里,到處都是難民,連原本富庶的艾彌亞盆地也是一片瘡痍。為了躲避戰火,很多難民紛紛來到空寂之山腳下的空寂大營尋求庇護,卻發現這里的駐軍早已不知去處,于是就干脆住了下來。

慕容雋在篝火旁坐著,腳上被繩子綁著,一言不發。火上烤著肉,滋滋流油。那是他所騎的馬,在空寂之山腳下被這群難民攔截屠殺。

“喂,瞎子,吃一塊不?”有人大聲問。

因為饑餓,他沉默地伸出手來。然而入手的東西卻不是馬肉,灼熱無比。只聽哧的一聲,一股白煙從掌心冒起,皮肉頓時燒焦——對方遞過來的不是馬肉,而是一根在火里烤得通紅的鐵條!

“哈哈哈哈!”旁邊那個把燒紅的鐵條遞給他的流民大笑起來,滿懷惡意和興奮,兩眼放光地嚷嚷,“這個死瞎子,細皮嫩肉的,估計烤了滋味也不錯!”

旁邊的流民哄然大笑。然而他沉默著忍受,居然沒有發出一聲痛呼。

旁邊那些笑聲漸漸停了,流民們露出了詫異的神色,看著他們兩個人。“啊?”那個遞過去鐵條的流民發出了一聲驚呼,表情忽然僵硬,似是活見鬼一樣地看著對面的慕容雋——通紅的鐵條在他的手里驟然冷卻,變成奇怪的銀灰色。

慕容雋坐在那里,眼神空洞,連手指都沒有動過。

。落。霞。小。說。?? w ww…L u ox i a…co m

“天啊……鬼!”旁邊的難民如潮水一樣退開,驚懼無比。這個人看起來斯斯文文,被他們打劫的時候也絲毫看不出有什么反抗的能耐,居然有著這種魔鬼一樣的能力!

“……”慕容雋沉默地攤開手,掌心的傷痕在瞬間修復,平整得看不見絲毫痕跡。他只感覺到體內那種洶涌的惡意又在蔓延,無數聲音呼嘯著,撞擊他的身體,想要迫不及待地跑出來——那十萬惡靈還在他的身體內,遇到機會就要不受控制地冒出來,顯示其存在。

當的一聲,鐵條落地。慕容雋摸索著靠近火堆,從火邊拿起馬肉,咬了一口,粗糲的肉感令他幾乎無法下咽。他努力咀嚼,還是吃了下去。忽然間,跑到一邊的難民里再度發出了驚呼,無數人一起抬頭。

“看啊!那是什么?流星?”

“是煙火!你看到過有像花兒一樣開出來的流星?”

“可誰會在那么高的地方放煙火?見鬼!該不會又是冰夷那些會飛的鬼東西吧?”

流星?煙火?他看不見,卻聽到了聲音,忍不住全身一顫,倏地站了起來,“堇然……堇然!”他忽然瘋了一樣踉蹌著奔跑,雙腳踏過烈火,朝著空寂之山古墓的方向飛奔。

是的,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這一切,已經結束了吧?如果迦樓羅已經灰飛煙滅,那么,破軍又如何了?那個借著堇然軀體登上了迦樓羅的空桑女劍圣,如今又是怎樣?

“到時候,你可以去古墓找她。”

——他想起空桑女劍圣曾經那么說。

慕容雋在大漠上奔跑,根本分不清方向,直到筋疲力盡跌倒在地,卻還是不肯放棄——是的,無論如何,他都要回到那座古墓找到她!

黑暗里,忽然間有什么東西湊過來,呼哧呼哧地嗅了嗅,用牙齒咬住了他的衣領,試圖將他拖起。他伸出手去,摸到了一個毛茸茸的腦袋。更多毛茸茸的腦袋湊了過來,從四方圍住他,用牙齒把他拉起,叼著他的衣袂,扯著他向前。

那一刻,大漠上的流民遠遠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冷月下,一大群的藍狐簇擁著那個瞎了眼的年輕人,亦步亦趨,帶著他朝著荒蕪的空寂之山走去。

那座山上已經空無一人,唯有一座傳說中存著先代女劍圣衣冠的古墓。藍狐拉著他,簇擁著進入古墓,叼著他的衣袂,引領他在黑暗中前行。

慕容雋用手一寸一寸地摸索著,走過長長的甬道,來到了內室。

他走過狹長的黑暗甬道,進入了最深處的墓室。藍狐跳上前,咬著他的袖子往前伸。他小心翼翼地在看不見的夜里伸出手,指尖忽然摸到了石床上一具溫軟的身體。

“堇然……堇然!”那一刻,他脫口驚呼,狂喜。

石床上沉睡著一個白衣女子,寂靜如花,半張臉上傷痕可怖,另半張臉卻美麗絕倫。她沉沉睡著,眉心那顆紅痣已經消失不見,回復了普通人的形貌。

然而他看不到這一切,只感覺黑暗中有人在微弱地呼吸。

那個呼吸,似乎也是他無比熟悉的。

“堇然?是你嗎?慕湮劍圣……慕湮劍圣沒有騙我!你真的回來了!”慕容雋戰栗著伸出手,去觸摸那個看不到的女子,指尖發抖——他終于觸碰到了她,實實在在的。她的呼吸微弱而短促,似乎身上的重傷依舊不曾復原。然而她的發間有著他在遙遠的夢境里聞到過的香氣,縹緲又真實,如同一個夢。

“堇然!”慕容雋在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和震驚,一把將沉睡的女子攬入懷里,埋首在她瀑布一樣的黑發里,發出了一聲啜泣。

懷里的女子微微動了一動,似乎在一個深沉的夢境里掙扎。

“墨宸……墨宸!”那一刻,他聽到她在懷里微弱地喃喃,“快跑……快跑!火!”

同一刻,他忽然間全身冰冷。他聽著她在昏迷中喃喃,焦急而不顧一切,喊著那個名字——那個他曾經刻骨銘心仇恨過的名字。一聲接著一聲。在黑暗的古墓里,九死一生后的人忽然全身發抖,只覺得血都冷了下去。

是的,總歸是什么都不一樣了。

就算空桑女劍圣出手相助,就算經歷過千山萬水后還能相逢,就算天時可轉、地利能合,就算一切都為他準備好了——但唯有那顆離去的心,如同呼嘯離弦的箭,卻是再也不能回頭。

——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人生短短幾十年,在白駒過隙的光陰中,他們曾經狹路相逢,傾盡所有。然而到了最后,卻依舊只是相互擦肩,彼此路過,不曾為誰停留。

無論當初有過怎樣深的緣分,如今的他們,經歷過那么多的流離艱難,一點一點地消磨了初心,卻是再也無法回到葉城碼頭上初次相遇的時候,一見傾心,再無他人——當她為了救白墨宸,推開他沖入烈火,選擇和他同死的時候,自己就應該知道一切再也無法挽回。

他的堇然,早已經不在了。

慕容雋在黑暗里抱著這個一生摯愛的女子,再也無法抑制眼中的淚水。是的,歷經戰火、劫后余生,他終于可以重新擁抱她,然而,卻也已經徹底地失去了她。

 

這場滄流帝國入侵云荒的戰爭,轉折點發生在五月二十日的夜里。

那一夜,云荒上的人們抬起頭,都看到了盛大無比的煙火在月下綻放——那是迦樓羅金翅鳥在九天上四分五裂,化為灰燼,連同冰族人的戰神——破軍。

同樣的一夜,瀚海驛外的流光川上發生了空前的激戰。空桑統帥白墨宸率領六部軍隊大舉反擊,銅宮里的卡洛蒙家族傾盡全力,出動了一萬鐵騎沖下了帕孟高原,左右夾擊,協助空桑軍隊展開了血戰。

而不幸的是,在這一夜,作為冰族統帥的巫彭卻不在前線。

他在趕往狷之原的路上,目睹了迦樓羅的毀滅。后來,他在迷墻背后尋找到了其殘骸和重傷昏迷的星槎圣女。然而,無論是這個巨大的機械還是他的女兒,都已經處于毀滅的邊緣。巫彭在這樣的打擊下失去了控制,狀若瘋狂。

然而,當他回過神來,聯系西海上的帝國元老院時,水鏡那邊傳來的卻只有沉默,只有一張張木然的臉,簇擁在水鏡旁看著他在這端呼喊求助,卻沒有人說一句話。從首座巫咸到巫姑,他所熟悉多年的人,一個個的眼神忽然變得那么詭異,令人不寒而栗。

不……一定有什么地方出問題了!在云荒戰局發生巨變的同時,西海上他們的故土也發生了巨變!

必須速回西海,否則,就會全軍覆沒在云荒!

那一刻,巫彭當機立斷作了決定,從前線撤軍——事實證明,這是非常英明的決定。因為在他下令后的第三天,空桑遠征西海的大軍在駿音帶領下返回,從西荒登陸,截斷了冰族海上的糧草供給和退路。

只是一夜之間,空桑軍隊推進了三百里,收復了大半被占領的西荒土地。深入腹地的冰族軍隊頓時被首尾攔截,困在了大漠上,如同困獸一樣血戰。

戰局在一夕之間扭轉。

 

捷報頻傳,瀚海驛大營里張燈結彩,開美酒,宰牛羊,慶祝這血戰后的大勝。在這萬眾歡呼的時候,帝都派來的使者也已經抵達元帥的虎帳下。

“恭喜白帥攻克薩迪,收服曼爾戈部!”

“恭喜白帥連戰連勝,收復蘇薩哈魯!”

當黎縝來到白墨宸帳下時,帳內牛油燭燒得雪亮,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正匍匐在案上大吃大喝,似乎餓瘋了般嘴里塞滿了食物,發出嗬嗬的聲音。再定睛看去,他發現那個人居然是被割了舌頭的天官蒼華!

“九百年……當有王者興……王者興!”天官含混不清地喃喃。

“是的,是的。”一個聲音溫和地回應著他,是坐在帳下和心腹幕僚一起看著地圖的白墨宸,抬眼看去,“你是對的。那些庸碌的蠢材立刻就會明白自己的有眼無珠。”

天官回過頭,循聲看著虎皮椅上的統帥,渾濁的眼里忽然流下了淚來。

“王者……王……”他放下滿手的食物,不停地叩首。

“沒事了。你以后會榮華富貴一輩子。”白墨宸微微一抬手,凌空似乎有一股力量托起了磕頭的老人,“你敢于在所有人都一無所知的時候說出預言,而且為了堅持自己的信念,不惜被割舌也不肯改口——這,就是我對你的回報。”

黎縝在帳外靜靜地看著,抱緊了手里的錦盒,幾乎想轉身離開。

然而,帳中的人卻已經抬起頭,隔著簾幕冷然發話:“宰輔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不嫌風寒露重嗎?何不進來一聚?”

他顫了一下,終于咬牙下定了決心,撩開帳子走了進去。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