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六章 滄流東歸 · 3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黑夜里,空寂大營一片寂靜,只有崗哨上的兩個空桑士兵還在打著哈欠。三月初的西荒還是很冷,他們只能不停地交替跺腳,一邊將手攏在火把上取暖,一邊嘀嘀咕咕地抱怨:“真是的……這么個大冷天,又輪到我們值夜!二隊那邊的人怎么都沒安排這苦差事?”

“別提了,我們隊長原本是白帥軍中出來的,以前得勢,據說還要被調入帝都驍騎軍呢。現在白帥忽然下野歸隱了,沒了上頭的提攜,我們不被擠對才怪呢。”另一個同伴低聲道,“據說袁梓將軍和新任的駿音元帥是同族……”

剛說到這里,忽然間一陣風吹過耳際,帶來類似嗚咽的聲音,令兩人不禁打了個寒戰。

“啥聲音?”其中膽小的一個喃喃,“像哭一樣!”

“鬼哭唄。聽說這座山很陰呢。”另一個膽子大點兒的士兵大大咧咧地道,“山里有九重地宮,里頭曾經死過上萬的人,都是被冰族人殺的!”

“這都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九百年前光華皇帝就來這里做過一場法事,把所有冤魂、惡靈都度化了!”另一個膽小的連忙辟謠,“如今這里干干凈凈,我壓根兒就沒看到過什么和死人有關的東西。”

 

一語未落,那個士兵忽然愣了一下,脫口道:“看那邊……是什么東西在閃?”

“什么?”同伴下意識地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空寂之山已經是云荒大陸的西部屏障,然而,比空寂之山更西的還有一個地方:狷之原,據說是猛獸魔物云集之地,光華皇帝建起了綿延千里的迷墻,將此地和云荒大陸隔開,以防魔物入侵。

自從王朝開始以來九百年,據說從沒有一個活物能穿過那道墻。

然而此刻,黑暗里只看到迷墻后閃過一道金色的光,光里映照出一個巨大的東西,仿佛是匍匐在大漠里的一只鳥。光影里,還影影綽綽看到無數的東西在移動,一排排地從大海里升上來,一望無際,如同巨大的鯨魚列隊游動。

“這……”士兵擦了擦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這是什么?”

那道光一閃即逝,夜又黑沉沉的,什么都看不見了。

“西海里有什么東西浮上來,你看到了嗎?”他愕然回頭,詢問身邊的同伴——然而奇怪的是,風燈下空空蕩蕩,那個人居然已經不見了。

“喂,喂!死家伙,去哪里了?”他吃驚地四顧,往外走了幾步,忽然發現同伴的佩刀掉落在地上。那刀已拔出了一半,人卻不見了蹤影——他臉色變得蒼白,驚惶不安地四顧,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敲響示警的金柝。

夜色深濃。那一瞬,又有一陣冷風吹過,帶來一絲奇詭的聲音。

這是什么聲音?不會……不會是那個古墓里有什么東西爬出來了吧?或者是空寂之山上的亡靈?那個大膽的士兵也不由得心寒,顧不得敲擊金柝,拔腳就往營里跑。忽然間,又是一道風吹過,風里有寒光微微一閃。

唰的一刀,一只手捂住了士兵的嘴,另一只手迅速斷喉,黑暗里的人從背后襲殺了崗哨上的人,將尸體迅速無聲放倒,拖入了暗影里。

“原來云荒大地上的空桑軍隊如此不堪一擊。”一個聲音低低冷笑,“在西海上和白帥搏殺了那么多年,我還以為空桑的軍隊個個都是像他那樣的鐵漢呢。”

從暗夜里悄然浮現出一張臉,映照在明滅不定的風燈下。淡金色的頭發,輪廓分明的五官,完全是西海上冰族人的外貌——而在他身后,無聲無息地跟著幾十位黑衣同族,每一個人的眼神都狠戾如狼。

這隊人,正是一個月前出現在北越郡九里亭的冰族刺客們。

“最近白帥請辭,軍隊里人心不定,難免不如從前。”一個人在他身后走出來,黑發黑眸,卻是中州人的貴公子模樣,在一群冰族人里鶴立雞群。他俯視著沉睡中的軍營,“空寂大營是云荒四大營之一,扼守西方門戶,屯兵十萬,領兵的袁梓將軍久經沙場,麾下戰士也是善戰精英,牧原少將絕不可掉以輕心。”

“我知道。空寂大營是軍事重鎮,所以元老院在完成任務后并沒有令我們即時返回西海,而是直接奔襲此處。”牧原少將道,從崗哨上俯視著黑沉沉的西方盡頭——忽然間,一道銀色的光從狷之原上升起,劃破了黑夜!

那道光只是短短一瞬,卻照亮了大漠。那一刻,慕容雋清晰地看到鐵甲從海上升起,無聲無息地密密涌上大漠,簇擁著一架巨大的金色機械。

“看到了嗎?看到了嗎!”牧原少將的眼神陡然亮了,指著西方,聲音有點發顫,“是巫彭元帥!他們已經到了,東歸行動已經開始!”

親眼看到滄流軍隊踏上云荒的土地,慕容雋只覺得心猛然緊了一下,幾乎無法呼吸——是的,是的!這一切終于開始了!

異族入侵,天下動蕩。太平的日子不過千年,這片大地便要再度風雨飄搖——空桑人的王朝要崩潰了,新的秩序即將建立。只有在這樣的亂世里,他才有可能尋到機會,重新獲得博弈的機會吧?才能重新讓在云荒的中州人改變自己的命運和地位!

可是……這一切,都是要以血流漂杵尸骨成山為代價。

在那些已經死去的人中,也包括了堇然。

“巫彭大人今夜已經帶兵登陸狷之原了,我們得抓緊。”耳邊傳來牧原少將的聲音,一物被放入了慕容雋的手心,“慕容公子,看你的了。”

那是一個鋼制的小筒,一端有精密的開口。慕容雋的右手顫抖了一下,幾乎接不住。他的手上還綁著繃帶,似乎那個傷口永遠好不了一樣——他凝視著放入掌心的東西,眼神復雜地變化,嘴角微微一動,忽地道:“非得這么做嗎?”

“還有別的方法嗎?我們才十幾個人,怎能對抗這十萬軍隊?”牧原少將第一次看到這個人露出猶豫的表情,“慕容公子,你是這里最熟悉空寂大營的人,不會到了現在開始猶豫了吧?刺殺白墨宸這樣的大功都已經立下,我們很快就會奪回這個天下——到時候,元老院絕不會忘記對你的承諾。”

落*霞*小*說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元老院的承諾——那一刻,慕容雋微微一震,手指不露痕跡地探入懷中,觸及了秘藏的那一卷金黃色的帛,上面的文字他幾乎倒背如流:

從復國之日起,帝國將對中州人一視同仁。即刻廢除十二律,開放慕士塔格至天闕一線的驛站,通商道航道,建自由港與自治領。封爾為王,世襲罔替。免卿九死,子孫三死——立此為證,若有違者,破軍辟之。

誓約的下面,是十個用鮮血畫成的符咒,那是十巫對他的承諾——血咒里的誓咒,對立約人的確具有絕對的約束力,否則所立的誓言必然反噬。然而,作為對等的代價,他也奉上了自己的血,立下了替冰族做馬前卒、奪取云荒的誓言。

如今白墨宸已死,他的諾言已經實現了大半,是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慕容雋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也是,沒有回頭路可走了。”他將那件東西放進了懷里,對著冰族人點點頭,“那我去了。”

“慕容公子,小心。”牧原少將在后面道,“要不要派幾個人跟你一起去?”

“不用,我一個人就行了。如果人多了,對方反而會起疑心。”慕容雋已經走入了黑夜,頭也不回,“你只要幫我把這一路上的崗哨都拔掉就好——你也知道,我手無縛雞之力,隨便一個士兵都能打倒我。”

看著那個白衣貴公子獨自走入黑夜,牧原少將眼里露出了一絲復雜的神色,似是佩服,又似鄙薄,嘆了口氣,對左右的心腹低聲道:“這個中州人還真是一人能當十萬大軍啊,難怪元老院如此重用……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冰族將領卻沒有說出來。

 

今晚的空寂大營很安靜,外面只有沙風不時呼嘯。在大營的最高處,一盞孤燈搖搖欲滅,燈下的將領猶自未眠。

空寂大營的袁梓將軍放下來自帝都的書簡,想著目下的政局,皺眉沉吟了片刻——幾個月前的劫火之變后,帝都天翻地覆。白帝駕崩,女帝登基,白帥掛冠而去……種種變故接踵而來,令人措手不及。而他又遠離帝都,駐守邊關,等消息傳到的時候大局已定。

如今,新任元帥駿音已經馳往西海戰場,緹騎統領都鐸下落不明。一朝天子一朝臣,目下空桑軍隊里的情況微妙不明,讓他不由得心里忐忑。

要知道,作為一個中州人,雖然能力出眾,在軍隊里做到這個位置殊不容易,如果不是因為白帥的一力提拔,他混到現在只怕還是一個裨將而已。空寂大營雖然位置重要,卻艱苦非常,家眷都在帝都,數年難得團聚。他早已動了離開之念,這一年來托人在帝都極力活動,試圖調離這荒僻的空寂大營,去往相對富庶的東澤姑射郡府——本來事情已經差不多落定了,但突發的巨變打亂了一切。

袁梓將軍嘆了口氣,覺得有些心煩。

他本不擅長權謀,也不喜歡應酬。原本以為從戎了,軍隊是個相對簡單的地方,以戰功進階,沒有文臣之間那些鉤心斗角,但沒想到依舊還是逃不開那個大旋渦。

不過,駿音和白帥一貫要好,此次接任元帥之位據說也是白帥臨去時舉薦之功。他當了元帥,應該不會對白帥的人進行清洗吧?但這樣一來,調職之事只怕要落空了。

然而,剛想到此處,便聽到門外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誰?”袁梓將軍一驚——已經是子時,戰士早已就寢,誰會來敲門?

“是我。”外面有人道,“故人來訪,將軍難道要拒之門外?”

這個聲音是……袁梓有點吃驚,霍地站了起來,一手按在了佩刀上,幾步過去推開了門——外面的月光很好,月下站著一個白衣公子,正在寒氣里微微咳嗽著。

“慕容公子!”那一瞬,他失聲驚呼。

“袁梓將軍,好久不見。”白衣公子咳嗽著,對著他輕輕點頭,依舊保持著昔年那種風姿——冷月瀚海下,他的臉色有些蒼白,神態也有些疲倦,仿佛是趕了很遠的路才來到這里。然而,人卻是活著的,地上也有影子。

“真的是你!天,你……你不是已經……”袁梓打量了他半天,說不出話來,“已經……”

“已經死了,對不對?”慕容雋微笑起來,“我怎么會那么輕易就死呢?你也知道,我不容易失敗,就算失敗,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殺的。”

袁梓震驚地看著這個忽然出現的人,喃喃道:“可是,你……怎么來了這里?”

“拜訪故人。”慕容雋指了指門內,“不請我進來喝一杯嗎?”

袁梓身子一震,卻站在門口沒有讓開,手也一直按在佩刀上。他的眼神變得鋒利,似乎是一把刀緩緩拔出了鞘。

“哦,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不想給自己惹麻煩,對嗎?”慕容雋看著他,嘆了口氣,“可是,站在這里說話,豈不是更容易被人看到?如果我出現在這里的事情傳入了帝都,被女帝和藩王們知道,又會有什么結果呢?”

袁梓眉頭皺了一下,眼里似乎掠過一絲怒意,身子卻側了側,“進來再說。”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