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六章 滄流東歸 · 1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三月初七深夜,狷之原上風沙漫天,猛獸四散奔跑,沙魔也紛紛躲避——海里悄然升起了螺舟,吐出龐大的軍隊。戰車緩緩碾過了沙漠,排出訓練有素的方陣,有條不紊地推進,最后在巨大的迦樓羅金翅鳥面前停下,從四方合圍,排出了整齊的隊形。

那一瞬,所有戰士收刀入鞘,齊齊屈膝。

“看啊……這就是破軍的座駕!”方陣簇擁著迦樓羅,居中有人在冷月下喃喃,用目眩神迷的語氣道,“九百年了,我們冰族終于回到了云荒,終于看到了傳說中的破軍和迦樓羅金翅鳥!”

車上站著一個須發蒼白的老者,正是十巫里的巫彭。

四周一片寂靜,黑暗籠罩著云荒,只怕沒有一個人會想到冰族已經悄然出現在這片大陸——此刻,西海戰局完全被空桑人掌控,滄流的靖海軍團已經無法抵擋空桑大軍的進攻。如果不是白帥忽然掛冠而去,讓空桑大軍失去了領袖,在新的統帥上任之前只能暫時采取防守措施,那么此刻,毫無疑問,滄流帝國的國都空明島也已經陷落了吧?

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誰都沒有想到滄流元老院竟然兵行險招,秘密派出帝國僅剩的精銳,繞過空桑人的西海戰線,用螺舟萬里潛行,直奔云荒大陸而來!

巫彭在戰車上看著近在咫尺的迦樓羅,或許因為激動,雙手竟微微發抖。

“屬下巫彭,特率兵重返云荒,恭迎破軍重生!”

“恭迎破軍重生!”所有冰族戰士隨著他的呼聲齊齊匍匐,親吻腳下的沙土,每個人眼里都含著熱淚,簌簌落地——是的,時隔九百年,他們這支被驅逐出大陸的流亡者終于重新踏上了這片曾浸透了冰族人鮮血的土地!

沙風獵獵,巫彭在戰車上低下頭,看著面前一面水鏡——那是一個精美的銅盤,雕刻著繁復的圖案,上面有一指深的薄薄一層水,此刻正在冷月下映照出銀子一樣的璀璨光芒。他看著水鏡,抬手結印其上,默默凝聚著靈力。漸漸地,月光淡去了,水面上浮凸出遙遠的景象,竟是萬里之外西海上的故鄉。

巫彭低下頭,通過水鏡將聲音傳達給遙遠的彼方,宣告著這邊的一切:“諸位,我們已經東歸——在狷之原上,參拜破軍。”

在遙遠的西海,元老院的其他七位發出了如釋重負的嘆息,紛紛合上雙手——是的,這就是被他們稱為“東歸”的秘密計劃,在“神之手”出動后便已經開始布局,幾乎是孤注一擲地將挽救帝國傾覆的希望寄托在了上面。

“感謝破軍的庇佑!”首座長老巫咸對著水鏡彼端的巫彭道,用念力將萬里外的指令傳達,“去吧,按照原定的計劃來!時間只有兩個月了,巫彭,你要抓緊。”

“是。”身負大任的巫彭低聲道,“現在我正準備進去參拜破軍……”

然而,話音未落,鏡中一道刺眼的光閃過。只聽尖銳一聲呼嘯,水鏡那邊的景象忽然消失了!鏡面空蒙,只剩下漆黑一片。

“巫咸大人?”巫彭有些吃驚,對著水鏡連聲呼喚,“巫朗?你們怎么了?”

然而,水鏡在無風自動,微微起伏,卻始終看不見元老院的景象。

巫彭臉色蒼白,忍不住就要用手去拍那面水鏡。但是停頓了一瞬間,水鏡重新又平靜下來了——先是映照出了狷之原上空的一彎冷月,接著很快又隱約浮現了遙遠的空明島上的景象:元老院里以巫咸為首的七位大巫圍坐在那里,靜靜俯視著水鏡,唯獨缺了巫即——那個天才的機械師望舒。

“剛才怎么了?”巫彭忍不住問。

“空桑人的炮火落在了屋頂上,”巫咸淡淡道,“不過,在爆炸的那一瞬間,我們用念力結成了界,將它給熄滅了——耽擱了一點兒時間,不好意思。”

“……”巫彭倒吸了一口冷氣,失聲道,“他們、他們已經攻到本島了嗎?不是說白墨宸辭官后,西海上的空桑軍隊群龍無首,暫時都陷入了守勢?”

“他們這兩個多月的確是一直沒有發起進攻,直到十天前忽然反撲。”巫朗道,“空桑人換了新統帥,是個厲害人物。”

巫彭皺眉,“誰?青之一族的駿音?”

“是。”巫朗點頭,“空桑人并不蠢,他是最適合的人選。”

“聽說他原本是驍騎軍的統領,鎮守兩京,白墨宸在辭官之前舉薦了他接任——顯然,在白帥心里,他也是最適合接替自己的人。”巫彭喃喃,“可他應該不是這種冒進急躁之人,為何一上任就不惜代價地猛攻?”

“駿音做事沉穩,但新任的副帥玄晟卻急于為兄長報仇。”巫朗嘆了口氣,“所以再三要求出戰,直攻我們本島而來。”

“玄晟?”巫彭明白過來,“難道是原來副帥玄珉的弟弟?”

“是的。”巫朗道,“他的哥哥玄珉不久前死在了羲錚的風隼襲擊里。”

巫彭沉默了一瞬,有些擔憂,“那空明島這邊是否支撐得住?”

這次他帶領帝國僅剩的精英傾巢而出,離開本島,留下了一些戰斗力微弱的族人,僅僅幾萬而已,卻要面對空桑數十萬的大軍——這樣懸殊的戰力,還能守多久呢?可千萬不能沒等到他們這邊開始行動,緩解西海的壓力,本島便撐不住啊。

“不用擔心,”仿佛看出了遠征將帥的擔憂,首座長老巫咸開口了,“我們這里戰士雖然不多,卻有長老坐鎮,更有望舒在——這孩子現在很勤奮,沒日沒夜地把自己關在地下工坊里,剛告訴我再過幾天就可以研制出足以扭轉戰局的新武器了。”

“新武器?”巫彭有些震動,“有什么新武器可以扭轉戰局?”

“是的。”巫咸拈著花白的胡子點頭,眼神意味深長,“你也知道,那個孩子有著匪夷所思的創造力,他所想所做的,超出我們血肉之軀所能達到的范疇——他告訴我,一旦新武器制造成功,每一個滄流帝國的戰士都能輕松地以一敵百。”

巫彭擊掌,“太好了!到底是什么新武器?”

“那個孩子不肯告訴我……真是的。”巫咸苦笑,搖著頭,“最近他的脾氣越來越古怪了。以前織鶯在,他還愿意和外人交流一些,如今是徹底把自己關在了地下工坊里不出來了——他說,等研制得差不多了,就會第一個告訴我。”

“快讓他抓緊吧!”巫彭道,“等過了時機,只怕有新武器也不頂用了。”

“這邊的事情你不用太擔心——來,讓我告訴你幾個好消息吧!”首座長老巫咸對著水鏡彼端踏上云荒的同僚道,“第一,前往南迦密林的神之手已經順利完成了搗毀命輪大本營、誅滅星主的任務,巫真織鶯和閭笛少將正在返回的途中;第二,牧原少將經過千里跟蹤,也在慕容雋的協助下除掉了空桑統帥,取走了白墨宸的性命!”

“太好了!”巫彭情不自禁地擊掌,“白墨宸死了?”

“是好消息吧?”嚴肅沉穩如巫咸,也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命輪的星主……空桑的白帥,每一個都是我們滄流的心腹大患啊!”巫彭狂喜無比,卻謹慎地提問,“這兩個都是極難除掉的人物,是真的全部解決了嗎?”

“因為沒有看到兩個人的尸體,剛開始我們也不敢確定這些捷報是否準確——特別是后者,我懷疑是慕容雋為了解開我的禁咒而故意使的障眼法。”巫咸并沒有因為他的質疑而不悅,顯然他自己也曾經懷疑過這兩個消息的確切性,語氣慎重地回答,“為了驗證,我召集了元老院所有人在密室里一起面對水鏡,用靈力追溯整個六合八荒,發現天地間的確再也沒有星主和白墨宸這兩個人的‘存在’,這才證實了消息的真實性。”

“再也沒有他們兩個人的‘存在’?”巫彭重復了一遍,如釋重負——是的,巫咸大人和其他幾巫都那么說,顯然這兩個人已經不存在于這個天地之間。命輪和白帥,這是滄流帝國最忌憚的兩樣東西,如今終于都被拔除了!

“所以,盡管去戰斗吧,巫彭!”水鏡那一邊,巫咸的聲音充滿了鼓勵,“不要管我們本島會怎樣,只管朝前去!——沖入云荒,喚醒破軍,捏碎空桑的心臟!”

“是!”巫彭將手抬起,重重按在心口上,“以破軍的名義發誓,血戰到底!”

水鏡泛起了一絲波瀾,隨即漸漸歸于平靜。

踏上云荒的滄流統帥抬起頭來,看著當空的冷月。

九百年前,在這輪冷月的照耀下,冰族的先祖戰敗后被空桑大軍驅逐,走投無路,只能從這片猛獸云集的寒苦之地投入西海。他們也曾經是這片大地的主宰啊……就這樣成了漂流海上、永不得歸的流亡者。

如今,戰士們回來了!那輪冷月,你看到了嗎?

巫彭深深吸了口氣,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巨大的迦樓羅金翅鳥,心卻忽然一跳——打開的艙門前,站著一個白衣飄飄的少女,在月下宛如神仙。

那是……那是……那一刻,身經百戰的將軍忽然側過頭,不想再看,只覺眼眶濕潤。已經有十幾年了吧?自從被測出轉世的身份、遴選為圣女之后,他就再也沒有見到她,也沒有聽聞她的音訊,甚至每一次元老院在會議上談到她時,他都必須避席。

如今,他們終于在云荒大地的月光下再次相見。

十幾年不見,她已經長成了這樣美麗綽約的少女了……

星槎圣女正遙遙地看著他們,雙手合起,在胸口做了一個手勢。巫彭一震,回過神來。是的,她這是在提醒他們:此刻,尚不可擅自靠近迦樓羅。

還不能靠近?那么,她在那兒安全嗎?有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巫彭按捺住了心里的煩躁,知道顯然是因為破軍尚未到蘇醒的時刻,禁咒依然存在,任何外人闖入,只怕都會被結界的力量撕裂——這個迦樓羅周圍,存在著幾百年來無數次重復累積的禁錮咒術,從歷代空桑帝王到那個命輪組織,一重重,如同繭一樣。

該到破除這重障礙的時候了吧?否則,等破軍蘇醒那一刻,終歸會成為障礙。

巫彭沉吟了一下,抬起頭,看著冷月下那個龐然大物,跳下了戰車,朝著迦樓羅金翅鳥奔去,騰身而上。厚厚的沙層從金屬上掉落,巫彭一動,身后一列灰衣人倏地跟上,訓練有素地翻身上了這座巨大的機械,沿著迦樓羅雙翼往上攀援,迅速地向著頂部而去。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