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五章 毀滅之瞳 · 3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而那一邊,這個突如其來的闖入者已經掠到了蘊靈池的中心,手迅速地劃過,在周圍布置下一個防御的結界,阻攔神之手的繼續進攻。然后他轉向了那塊冰晶,擦干凈上面遍布的血痕。視線清晰的那一瞬,他看到被封在里面的那個少女正在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外面,眼神澄澈而狂喜。

那一刻,他將顫抖的手按在了冰晶上,不由得長長松了一口氣。

是的……她還活著,還在這一座死亡的城市里幸存!

“你……你……”隔著透明的冰晶看著從天而降出現在面前的人,琉璃張口結舌,居然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你怎么找到這里來的?你……你不是去做你要做的事情了嗎?為什么會跑到這里來?”

“……”他望著她清澈的眼睛,一時無語。

要怎么說呢?是因為辟天劍消失,他才來這里尋找?可是……從內心深處講,他何嘗不是被某種隱約的不安和期盼推動著,才來到這里。當他在通天之木上發覺異樣的時候,幾乎是不顧一切地追尋著,想要得知她的安危。

到那之后的所有路途,都是他情不自禁一路狂奔而來的。

“真是太好了……”琉璃并不知道一瞬間他的復雜心思,看著從天而降的他,焦急喊道,“快救救我們!那群魔鬼快要把我們趕盡殺絕了,只剩下我和姑姑兩個人!”

“姑姑?”溯光轉過頭,看著一邊委頓于地的老人,心里忽然有某種奇怪的預感。這個陌生的老者,不知道為何居然給他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很久前便已經相識。

“是啊,快救救她吧!”琉璃卻沒空和他多說,苦苦乞求,“姑姑和這些魔鬼血戰了一晝夜,已經快撐不住了……求求你,快救救她!”

她的眼神如此急切,令溯光不自覺地走向那個老人,伸出手想要把她扶起。然而就在那一刻,那個重傷垂死的老人忽然間張開了眼睛,定定地看著他,低聲咳嗽著,斷斷續續微笑:“你終于來了嗎?龍。”

龍!這個稱呼令他霍然一驚。

孤身血戰良久,隱族的族長已然垂死,然而眼神里的那一點光亮始終不肯熄滅,清醒而睿智,令他猛然心悸。

“你是……”他低喃。一語未畢,老人忽然竭盡全力地伸出手來——他只覺得掌心一陣灼熱,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右手,對著那個垂死的老人伸了過去。“啪”,輕輕一聲響,兩只手在虛空中相握,掌心忽然間盛放出巨大的光華!

“是你?”剎那間,仿佛什么都明白了,溯光震驚地看著面前這個老人——隱族的族長,脫口而出,“你……你就是星主?!”

老人用力地握住他的手,微笑:“是我……龍。”

溯光下意識地停頓了一剎那,腦海里掠過無數個念頭——是的,所有的拼圖都拼合上了,絲絲入扣,再無疑問。

幾百年了,宿命流轉,輪回幾度。命輪里一撥一撥的人來了又去,然而沒有一個人看到過星主的真容,甚至無從辨別是男是女。這個世上,除了號稱是云浮翼族后裔的隱族,又有誰可以一直守護著命輪,跨越生死界限長達九百年?

這一路,被指引著往南迦密林深處走去的時候,他起初并沒有絲毫懷疑,甚至以為目的地會在墓士塔格雪峰——因為九百年前,來自中州的少女那笙也正是在那里揭開了亂世的帷幕。

然而,直到他在荒廢的青木莊深處看到鼓臺上那個印記,才開始有了懷疑:在那一場劫難后,隱族人留在這個村子里的符號,居然和他掌心里的命輪幾乎一模一樣!在通天之木半腰的隱族人落腳點上,他也在染血的墻壁上看到過類似的東西。

這證明了什么?

從離開葉城的那一刻開始,他將來的路線就已經和琉璃重合,他卻未曾醒悟!這個隱于密林的民族,就是命輪背后的影子,正是他們在一次次的輪回里守護著云荒,正如他們曾經守護過近在咫尺的青木莊一樣!

所以,這也就能解釋他們為何會遭到來自西海上冰族人猝不及防的毒手——那些神之手不遠萬里潛入云荒,沒有去帝都,也沒有去葉城,而是直奔南迦密林里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城池——只因為,冰族人已經知道這里才是云荒真正的心臟!是守護這片大地的所有力量的起源地!

他握住了老人消瘦的手,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覺得掌心的命輪越來越急速地轉動,仿佛要將心肺都絞碎。

“呵……龍,我曾經告知你要盡快趕來,可是,你還是來得太晚了……”看著恍然大悟的龍,隱族的族長低聲苦笑起來,斷斷續續地咳嗽著,“不過萬幸的是,無論如何,你終于還是看到了活著的我,以及……活著的神主。”

·落·霞·小·說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神主?”溯光吃了一驚,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眼神落到了琉璃的身上。

她被封在那一塊由廣漠王不遠千里帶回的奇特玉石里,玉是透明晶瑩的,如隔著一層薄冰。他注意到了她的變化:此刻琉璃身上穿著華美至極的絢爛羽衣,頸上、肩上、雙足和雙腕上都披滿了瓔珞,精心梳理的發髻高高盤起,戴著鳳尾銜珠紋樣的發簪——高貴典雅,氣勢逼人,再也不同于云荒看到的那個易容男裝的丫頭。

“是啊……這就是我們的神。”隱族族長微微苦笑起來,劇烈地咳嗽著,“不僅是隱族的神,也是……也是云荒的救主。她以少女的容顏出現在世間,隱藏于密林深處,咳咳……千年來,除了我,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和身份。”

“來歷和身份?”溯光震驚地看著被冰晶封住的少女,“這丫頭到底是誰?”

“我……”琉璃張口結舌,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下意識地抬起手放在胸口,雙翼的項圈下有光芒四射而出。“說過了不要叫我小丫頭……我已經活了一千多年,比你更老呢。”她喃喃地說著,眼神哀傷而無奈。

“你知道嗎?”隱族族長轉過頭,看著溯光震驚的眼神,“身為星主的我,幾百年來所做的這一切,不過是為了守護琉璃罷了……我只是她的仆人……神的仆人!”

“神的仆人?”溯光聽著她斷斷續續的話,一時無法理解,“她是這一切的關鍵?難道,她才是慕湮劍圣的轉生?”

“錯了……她并不是。”隱族的族長嘴角忽然浮起了一絲笑容,努力將頭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但她將會是挽救這一切的人。所以,幾百年來,我們都努力保護著她和命輪……連紫煙都為此獻出了生命。”

“紫煙……”溯光只覺得心里一沉。

“是啊……傻瓜,一百多年了,你還不知道嗎?”隱族的族長笑了起來,低喃,“紫煙也是我們這一族的人……她在叢林里成長了五十年,后來為了輔助我,才成了命輪里的‘龍’,離開南迦密林奔馳于天下。否則,一生都在密林里度過的飛鳥,咳咳,又怎能遇見海里的魚呢?”

溯光茫然地站在那里,腦中有無限景象一一浮現。

初見,相遇,廝守,別離……他們相處了多年,卻始終不曾真正懂得她。她神秘的身世,欲說還休的秘密,一直都謎一樣地存在。他還記得紫煙背上的兩道深深疤痕,觸目驚心,仿佛是翅膀被齊刷刷割掉后留下的烙印。

今天,他終于知道了所有答案,于是關于她的一切都有了原因。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在數天前忽然離開自己吧?是因為已經感知到了大難的來臨,所以才會不顧一切地跟隨琉璃回到了這里!她一定曾為了保護族人和家園而浴血奮戰,卻還是不能阻擋這些神之手的腳步。

“只可惜,她后來身上居然出現了分身才有的‘血痣’!多么……咳咳,多么可笑的命運啊!身為一個獵人,自己卻成了獵物!”隱族族長的眼神苦澀,“你或許不知道,她曾經為你斬下了雙翅——按照族里的規矩,只有這樣,她才能徹底放棄血統,留在大地上永遠陪伴你。只可惜到頭來,天不從人愿。”

“這些,都是命運啊……”垂死的老人喃喃低語,訴說過往的真相。溯光只覺得心里陣陣驚雷,身子晃了一下,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而琉璃在一邊聽著族長的話,也怔怔地說不出話來。

“嘶——”耳邊忽然傳來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似乎有指甲從金屬上劃過。那一刻,周圍的空氣驟然冷凝,阻斷了三人的對話。身周設下的結界發出了薄紙破裂般的聲響,被撕扯得四分五裂!

“小心!”被封住的琉璃發出了一聲驚呼,看著他身后。

溯光驀地回頭,便立刻面對上了密密麻麻圍上來的神之手——那些孩童突破了結界,緩緩地從四周圍了上來。他們的眼神變成了淡金色,閃著奇特詭異的光芒,這種目光,令他從內心里一冷。

剛才在廢墟上時,他就已經和三位神之手短暫地交鋒過。雖然最終贏了那場戰斗,然而自身也受了傷。在這云荒上,能傷到他的人幾乎已經沒有了,而那三個年幼的孩子,每一個居然都擁有罕見的力量!

“他們是誰?”溯光一邊準備戰斗,一邊急促地問。

“神之手……呵,來自于西海上的死亡之神。我不是曾經在水鏡里向你們傳達過嗎?龍。”隱族的族長用盡全力撐起了身體,看著外面團團包圍的異族入侵者,用一種奇特的聲音低吟著某種預言似的歌:

星辰暗淡后的第九百年,

亡者當歸來。

魔王從地底復蘇,

血海從西洶涌而來,

呼嘯淹沒大地。

月食之夜,大災從天而降,

神祇于紅蓮烈焰中呼號。

孩童的眼眸里,看到天國的覆滅。

當暗星升起時,一切歸于虛無。

孩童的眼眸里,看到天國的覆滅?那一刻,溯光記起了這首曾經在水鏡上浮現過的預言……果然是一語成讖!他再不猶豫,沖向了那群白衣孩童,手掌在空氣里劃過,瞬間凝結出了一把利劍。

辟天劍已經不在身側,此刻戰斗,便只能赤手空拳。

神之手簇擁上來,每一個孩子的眼眸里都在發光,表情空白,然而每一雙視線里都充滿了壓迫力,無形的力量從虛空里一道道傳來。他用盡全力抵擋,想要將這幾十個神之手攔在一丈之外,不讓他們靠近琉璃和星主。

然而,只聽“咔”的一聲響,在一個孩子的注視下,他手里剛凝結出的那把劍居中折斷!另一個孩子的眼睛順著斷劍看了過來,盯住了他的手腕,溯光猛然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嘶”的一聲,一道裂口已經在他手上出現,深可見骨。

“溯光!”琉璃拍擊著面前封住自己的冰晶,失聲,“溯光!”

“別出來!”他厲聲道,阻止了她的不安騷動。

紫煙……如果我今天死在了這里,你會知道嗎?你的家園已經毀滅了,我沒有辦法保護,如今,就讓我為你的族人戰死在這里吧……這樣,你應該也會覺得歡喜吧?

然而,就在他獨力對抗無數神之手、危險百出的一刻,一道電光忽然從天而降!仿佛感覺到了強大的力量,那些孩子發出了低低的驚呼,四散退開。那道電光繞著他飛速轉了一圈,然后自動躍入他的手里,凝定。

“辟天劍?!”那一瞬,他發出了不敢相信地低呼。

是的,回到他手里的,居然是那把忽然消失的辟天劍!

黑色的長劍上浮動著一層淡淡的紫色光芒,宛如一道雪亮的閃電——那種光,是從劍柄上鑲嵌的那顆明珠里發出的。

溯光心里猛然一跳,只覺得驚喜若狂。

是的……那是紫煙!在這樣的時刻,她終于還是回來和他并肩戰斗了!

那一刻,他握住了劍柄,只覺得心里忽然有一股熱血涌起,將鮫人天生冰冷的身體都熱得滾燙。戰意勃發,再難抑制。

“孩子們,務必殺了這里剩下的三個人,”看到手里忽然握住了長劍的溯光,織鶯的臉上出現了凝重的表情,一字一句地吩咐,“尤其是那個老婦人。她是我們來這里的目標。殺了他們,我們就可以回到家里去了。”

“回家!”孩子們眼里陡然閃過狂喜,紛紛向著溯光沖了過來。

那一刻,溯光右手握劍,左手迅速一收,一展——海皇的力量令池里的水忽然間沸騰了,直立而起,化為水墻,向著那一群孩子卷了過來!

然而,在水應聲而起的同時,神之手里的幾個孩子眼睛也忽然亮了一亮,停了下來,看了看那一道呼嘯而來的水柱——只是一剎那,那道被操控的水龍忽地頓住了,“噗”的一聲在空中四散,消失。

“嘻嘻。”一水回過頭,看著他笑了一下,眼里熠熠生輝。

這些孩子本身就屬于“水”部,他們身體里具有操縱水來毀滅一切的力量!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