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五章 毀滅之瞳 · 1

滄月2018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原本在叢林之上隨風飄浮的城市,傾斜著掉落在大地上,上面的一切都支離破碎——然而奇特的是,在這樣一片碎裂的地面上,卻有一處是完好如初的。

那是一個奇特的池塘,位于三座神廟的正中,也是整個云夢城的中心。

那個池塘周圍都是一種罕見的藍色晶石。細細看去,竟然是一整塊巨大而堅固的玉,被安置在這個用輕巧的木材構筑成的城市里,仿佛是這個云上之城的心臟。雖然從那么高的地方墜落,這塊玉卻奇跡般地絲毫無損,甚至池塘里還有滿滿的水,似乎受到某種奇異的吸力,居然不曾在翻覆墜落的過程中灑出一滴!

當四周的一切都在坍塌、碎裂、燃燒的時候,仿佛被某種奇特的力量守護著,這里依舊安靜得如同世外桃源。

池塘的水在微雨里輕輕起伏,水面上漂浮著無數白色落花——那些被稱為“飛煙”的細碎花朵一接觸任何東西就會消融,從不在大地上停息。然而此刻,落下的花卻全數被池水托住,不曾融化,不曾消失,就像是受到了溫柔的呵護。

落花。柔波。微雨。

然而,在這樣夢境一樣的池塘邊,卻圍著幾十個穿著白衣的孩子,一個個安安靜靜地坐在地面的蒲團上,雙手平放在膝蓋上,一瞬不瞬地盯著池水中央。

蕩漾著滿池花朵的水面中心,赫然矗立著一組神像。

那是云夢城里隨處可見的云荒三女神,尺寸不高,比神廟里供奉的那一尊要小上一大半。在這一片池水中,曦妃、慧珈、魅婀三位女神浮出水面,背身雙翼,面帶微笑抬首向天,呈現飛翔之態——她們三個人手挽著手,三雙手合力托起一個巨大的、散發著光的圓球,似乎要將其托上天宇。

?? 落=霞=小=說~w w w = l u ox i a = c om

那樣奇特的造型,不同于云荒大地上任何一處的三女神神像。

不知道被什么力量籠罩著,三女神手里托著的那一個圓在雨中發出耀眼的光,仿佛一個小型的太陽,簡直令人無法直視。然而,那些孩子圍在池塘邊,卻一瞬不瞬地盯著那道光,絲毫不敢移開視線。

那些孩子是被遴選出來的、具有毀滅天地力量的神之手,在一個眼神之間就能摧毀所有目所能及的有形的東西。然而此刻,任憑他們看多久,池塘的水還是依舊微微蕩漾,不起絲毫波瀾,矗立在水中的三女神神像也一動不動。

那一團光芒還在三女神的手里綻放,而長久的凝視讓孩子們眼里的力量漸漸衰竭,開始露出了疲態——有的孩子看著看著,眼里忽然沁出血來!

血從眼眶流下,滑下孩子無邪的臉,然后仿佛整個人被抽空一下撲通往前傾倒。不停地有人倒下,雙眼流血,筋疲力盡,蒲團一個接著一個地空了。

“已經有十六個孩子失明了,閭笛少將。”軍靴踩過雨水,有人上前稟告,有些氣餒,“蘊靈池的結界還是沒有打破。”

“哦。”一個男人皺起了眉頭,握緊了身側的軍刀。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軍人,有著金色的頭發和輪廓深刻的面龐,一身戎裝,神態干練而嚴肅,在他身后站著一隊約一百人的戰士,也有著類似的發色,同樣的制服。

“怎么回事?”軍人霍地站了起來,走向池塘邊,來回看了一遍。

細雨里,無數白色的飛花盤旋而下,一切顯得如此靜謐而正常——似完全不知道這個城市已經覆滅,這里簇擁著的都是虎狼一樣的入侵者。

“離我們出發已經快兩個月,時間快要來不及了……元老院開始催促我們返回。”閭笛少將的神色開始有些急躁,忍不住厲聲道,“我們迢迢萬里來到云荒,歷經千難萬險才找到這個藏在叢林里的地方。如今這個城市已經被我們毀滅,連神廟都坍塌了!為什么這樣一個小池子卻遲遲無法突破?”

他“刷”的一聲抽出佩刀,一刀斬向了水面:“這里頭,到底有什么東西在?!”

他那一刀有雷霆之力,然而,水卻沒有向兩邊分開——仿佛遇到了一種極其柔軟,卻不可受力的屏障,刀鋒下落的力量在瞬間被全數消解了,居然連一尺都砍不下去!

“閭笛將軍,這可不是能用刀來突破的結界啊……”忽然間,身后傳來了一個溫柔的聲音,“他們已經沒剩下幾個人了,我們一定能攻破隱族人最后的堡壘。請勿急躁。”

蒙蒙的細雨中,無數白色的雪一樣的花隨風落下,凋落在這樣一片充滿了血與火的廢墟上,有一種寧靜而殘酷的美。而在這樣的背景里,一個白衣少女從遠處出現,撐著一把傘,走過了遍布廢墟和血跡的街道。她衣衫上還染有血跡,純金一樣柔順的發梢沾染著細雨,身姿輕盈而美麗,如同一只寒塘上掠過的鶴。

顯然她是這一群人的首領,那些孩子一看到她立刻轉過頭來,眼里露出了親近和渴盼的表情,有些孩子已經無法將注意力凝聚,伸出手來,似是乞求著什么。

“大家都累了吧?先休息一會兒吧。”織鶯穿行在池邊,溫柔地撫摸著每一個孩子的頭頂,一聲不響地俯下身將那些倒下的孩子抬起,用柔軟的純金打造的帶子圍住他們的眼睛,抱到一邊休息。然后,從懷里拿出一個盒子,將里面的朱丹和赤丸一一分發到他們手里:“來,吃一點東西,接著好繼續努力。”

“嗯。”孩子們歡天喜地,一只只小手伸了過來。

一陣腳步聲從外面傳來,一隊穿著白衣的孩童匆匆返回,看到這里正在分發丹丸,個個眼里露出了貪婪的神情,響亮地咽了下口水。

為首的一個孩子開口道:“姐姐,外面清掃基本完成,我讓他們都回來了。”

“好孩子,”織鶯微笑著摸了摸一風的頭,轉頭對閭笛少將道,“這個蘊靈池是隱族的圣地,也是最后的堡壘,我想元老院要我們除掉的目標,那個星主應該就在那里面。集合所有‘水’和‘火’系的孩子的靈力,一定可以成功。”

閭笛少將點了點頭,沒有反對。這個女子雖然年輕,卻位居元老院的十巫之列,階位比自己高上許多,此次深入云荒完成機密任務,她也是唯一指揮這一群神之手的人——那些天才又白癡的孩子無所畏懼、無所不能,唯有織鶯才能控制,自己雖然并不想聽命于女人,卻也不得不給她幾分面子。

織鶯抬起手,那一群回來的孩子立刻無聲地散開,圍在了池塘周圍。

“所有人都閉上眼睛,開始冥想。”她溫柔地開口,對著池塘邊的孩子道,“我數十下,在我數完‘十’的時候,所有人一起睜開眼!知道了嗎?”

“嗯。”孩子們噙著丹丸,乖巧地點頭。不等織鶯吩咐,他們便一個接著一個地回到了蒲團上,靜靜閉上了眼睛。

“一、二……”織鶯輕聲數著,聲音安靜而有力。池邊的時間仿佛忽然凝滯了,連吹拂的風都遲緩起來。閭笛少將按刀而起,站在一群白衣如雪的孩子背后,緊緊盯著水池中心那一個金色的圓,眼神警惕。

“十!”織鶯吐出了最后一個字——那一瞬間,孩子們的雙眼驟然睜開!

一雙接著一雙,每一雙眼睛都帶著洶涌而出的毀滅力量。上百雙眼睛一起盯在了三女神的手心,一瞬不瞬地直視著耀眼的金光,任憑血從瞳孔里沁出。池塘里波瀾不興的水面忽然開始起伏,仿佛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攪動,越來越激烈。

結界受到了劇烈的沖擊,水和火的力量開始入侵。

只是僵持了片刻,池水已經如同沸騰一樣不可控制。只聽輕微的咔嚓聲,整個池子猛然顫了一下!池水中心的三女神神像上應聲出現了一道裂縫,迅速地延展——那些裂痕向著女神們托舉的雙臂蔓延,六只手瞬間同時截斷!

“成了!”閭笛少將狂喜地脫口喊道。

“還有最后一道。”織鶯看著那一組開始崩潰的女神像,搖了搖頭。果然,奇跡出現了。三女神的神像已經四分五裂,然而,即便失去了支撐,那個巨大的光球還是懸浮在空氣里。

“那才是隱族的‘心’啊……所有隱族人的力量都被抽取出來,凝聚在這里了。”她低聲,一字一句地下令,“所有人,用盡一切力量摧毀那個光球!”

“是。”孩子們齊齊點了點頭,眼里掠過一絲黑暗,盯著池水的中心——巨大的力量從虛空里傳來,向各個方向拉扯著,轟然一聲巨響,三女神神像被瞬間粉碎!

碎裂的神像朝著四處飛出,宛如一道道流星。然而令人震驚的是,當一切都被摧毀后,那顆太陽般的光球卻還是浮在空中,并未墜落和崩潰!冥冥中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托住了它,竭力維持著外形,不曾四分五裂。

然而,黑暗的裂痕開始蔓延,如同閃電遍布了光的表面。

裂痕里隱約傳出蒼老的祝頌聲,衰微,卻始終不曾斷絕。

“隱族里果然有高手啊……所謂的星主,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呢?”織鶯低聲嘆息,聽著那個聲音,“集合了那么多神之手的力量,他們居然還能勉力維持到現在!”

話音未落,她忽然掠起!

如同一只雪白的鶴,瞬間飛過了池塘,雙手在空中交錯,握緊時,已經凝聚出了兩道光芒奪目的長戈,凌空直劈下來!

又一聲轟然巨響,最后的一擊之下,那一團光終于崩塌了。

黑色的裂痕迅速蔓延,撕裂了光的帷幕,在光的裂縫里,露出了一張蒼老的臉。那是一個老婦人盤膝坐在里面,背后有著一對灰白色的羽翼,衣衫華美,神色莊嚴。她似是極其衰弱,甚至已經無法坐穩,只能用背后的羽翼來支撐著身體,搖搖欲墜。

然而,這個老人的手里,卻提著一顆孩童的頭!

那個神之手還睜大著眼睛茫然地看著虛空,眼眸里凝聚的力量尚未散開,卻已經被切斷了咽喉。老人的腳邊也橫七豎八地躺了十幾具尸體,無一不是穿著白衣的神之手以及冰族的戰士——她,竟然以一人之力,和整個神之手對抗了那么久!

“找到了!”那一刻閭笛少將大喊起來,“隱族的族長在這里!”

他手一揮,身后的戰士立刻單膝下跪,調整好了架在地上的射日弩——此行極其重要,所以那些跋涉了萬里來到這里的冰族軍人,無一不是帶了他們族里最好的武器來到了南迦密林深處!

聽到密如雨的上弦聲,垂死的老人驀地抬起頭來,和外面密密麻麻的敵人對視。她的眼神深不見底,有著某種奇特的吸力——那一刻,無論是神之手還是冰族的戰士都不由得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回憶起了不久前的那一場慘烈血戰。

幾個月前,他們乘坐著冰錐秘密從本島出發,繞道北海,從荒僻的帝王谷彼端登陸云荒大陸,然后轉入了地下行程,從九嶷郡、北越郡一路到了南迦密林。

最后,他們從地底出現,沿著通天之木奪取了隱族在樹上的據點,然后通向了這座移動在林梢的云夢城。進入的時候,正好是子夜,最黑暗的時刻。

戰爭只持續了一夜,在天明前結束了。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