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序章

滄月2018年08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當赤炎之瞳張開,點亮云荒心臟的時候,在遙遠的西荒,陸地與海的盡頭,僧侶凝望著鏡湖方向,低誦了一聲“阿彌陀佛”。黎明前的暗淡天光下,熊熊的火光映照著湖面,從遠處看去,伽藍白塔仿佛被托在一片火燒云里——那樣大的火勢,應該是席卷了至少半個帝都。

到底出什么事了?

孔雀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掌心。那個金色的命輪靜靜地停在那里,沒有絲毫動靜。顯然伽藍帝都那邊發生了什么,可是龍和鳳凰為何沒有任何消息?連星主也很久沒有傳來諭示了,難道是……

想到這里,孔雀心里一震,隱約有一絲不祥的預感。

然而心念一亂,手心的佛珠便立刻不安分地跳動起來,一顆一顆地撞擊著他的手心,發出惡靈般嘶嘶的呼嘯。孔雀連忙收斂了心神,重新合十誦經,將那些冤魂鎮了下去。

時間一天天流逝,接近大劫到來的那一刻。魔即將從九百年的沉睡中蘇醒,破壞神的力量逐漸加強,號召天下所有戾氣邪靈來朝——那些從各處洶涌而來的邪氣正在往狷之原上會聚,隱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以迦樓羅金翅鳥為中心,只等時間一到,就將化為傾覆天下的巨浪!

而在這一刻到來之前,天地之間已經表露出了不祥的征兆。

記得不久前在狷之原和龍相遇的那一日,魔的力量也曾經一度大盛,迷墻甚至出現了局部坍塌。當他從空寂之山上下來時,隱約能感覺到有一股邪氣順著缺口逃逸,消失在云荒大陸的深處。

那一天,同時也是冰夷在巫禮的帶領下秘密潛入云荒大陸,再度試圖闖入迦樓羅金翅鳥的一天。當他和龍登上迦樓羅頂部,檢視那個命輪設下的封印時,發現星主設下的封印居然有松動的跡象。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封印松動,迷墻坍塌,這被封在迦樓羅內的魔之力量,是否曾經外泄逃逸過?

種種跡象,一直令他心里難以安定。

而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散布在天下各處的伙伴們卻還是沒有消息,甚至連星主都選擇了沉默,這是歷次大劫到來時從未有過的。不祥的感覺在不斷蔓延,令他這樣經歷過上百年大風大浪的人都有一些心力交瘁。

當破軍金色的雙瞳睜開,天地為之傾覆時,他們幾個人,是否能再一次扼住命運之輪,就像過去九百年里做的那樣?

 

黑暗的迦樓羅內部有幽暗的光在浮動——那是地上千百顆散落的明珠。

在那些明珠中間,靜靜地跪著一個少女。她雙手合十,在臺階下仰望著坐在金座上的破軍——有淡藍色的薄冰覆蓋著他,讓他仿佛沉睡在深海里。九百年過去了,任憑子民日夜呼喚,他只是在黑暗的深處沉睡,唯有心口的封印、左臂上一明一滅的火,預示著座上的人并不曾真正死去。

她被送到這里來,送到他的庇佑之下,等待著時間到來的那一刻。

“破軍殿下,我們漂流海外已經九百年。”星槎圣女在面紗背后低聲祈禱,“請求您早日醒來,帶領族人回到大地、回到故鄉吧!”

仿佛回應著她的請求,忽然間黑暗里發出“咔”的一聲響,火光猛然明亮了一下。

“破軍!”星槎圣女驚喜萬分地抬起頭,看到金座上魔的左臂有一處火光燃起!那是一股細小的金色火焰,居然沖破了薄冰,在破軍的左手上燃了起來!那一點火是從后土神戒上燃起的,跳躍在他的無名指上,雖然細微卻醒目。

“封印……封印松動了!天啊……破軍、破軍大人!”星槎圣女在黑暗里膝行在臺階上往上奔去,顫抖著,想去跪下來親吻金座上的人的手。然而她還沒有接觸到,那一點火光忽然大盛,一下子將她卷了出去!

她自小接受十巫的聯席教導,也算是術法上的頂尖高手,然而在這樣猛然綻放的金光面前居然根本無法抵抗,瞬間沿著臺階滾落,昏迷在一地的珠光里。

黑暗里,金座上的破軍緩緩睜開了雙眼。

是誰?是誰在這里?為什么他剛才依稀聽到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就如在耳畔?

或許因為大限的迫近,他的神志開始越來越長久地回到這個被魔控制的軀殼里。而奇怪的是,在這次睜開眼時,耳畔沒有了九百年來片刻不曾遠離的魔的低語——那個被封印在他身體里的破壞神,居然開始寂靜了。

多么奇怪的靜謐。九百年來,他的耳邊無時無刻不在呼叫著的那個聲音,那個存在于他身體里的破壞一切、吞噬一切的黑暗力量,令他的靈魂如入火窟,永遠不得安寧。

不過,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必須承受的。

九百年前,他任憑師父將劍刺入自己心口,封印了身體里那越來越不受控制的魔物——他選擇了以身作為牢籠,囚禁那個破壞一切的魔,在迦樓羅金翅鳥里孤獨地沉睡了九百年。

囚禁了魔,也囚禁了自己。

在黑暗而漫長的歲月里,他的意識逐漸模糊,肉體逐漸衰弱,許多昔日曾經為“人”時的記憶都開始變得遙遠。然而,他的心始終不曾死去。一種渴盼的暗火在心底燃燒。那是一種至死不滅的希冀:期待輪回里的重聚,期待在茫茫人海里還能有一個眼神的交錯,哪怕是轉換了時空、身份和姓名,也能在瞬間認出那個人的眼睛。

九百年后,再一次在黑暗里醒來,空曠的迦樓羅里卻突然出現了陌生的氣息。

他坐在金座上,眼神忽然有細微的波動——那個匍匐在幽暗的明珠光華深處的女子,從遠處看去,面紗背后的側臉居然是那么相像!

被禁錮在金座上的人努力地一寸一寸抬起手,似乎是想去拂開那一層薄薄的面紗。然而剛一移動,心口的封印便傳來一陣劇痛,藍色的薄冰迅速蔓延,瞬間重新覆蓋了那個被火焰燃穿的小洞。

火熄滅了,他再度被禁錮。

“不要急呀……破軍!”那個九百年來熟悉的聲音重新響起——魔在沉寂許久之后,再度浮現在他的靈魂深處,帶著高深莫測的笑意低語,“時間還沒到……不過這一次,你的愿望一定會達成。”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