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四章 劫火之變 · 3

滄月2018年08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你,”白墨宸握著刀上前了一步,死死地盯著他,一字一句,聲音低沉而寒冷,“駿音,我知道你和穆星北一樣,一直不喜歡夜來。是不是你們早就合計好了要讓夜來為我送命?在這件事上,你們是不是同謀?說!”

“別這樣,墨宸……”在這樣深而冷的目光逼視之下,駿音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們也只是為了……”

只聽刷的一聲,白墨宸忽然間揚起了刀!

駿音大驚,下意識地后退,然而眼前一花,刀鋒已經閃電般地架到了他的頸上!

“那么,你是承認了?”白墨宸左手握著那把在火里燒得漆黑的佩刀,冷冷地看著他,眼里涌動著越來越盛的光芒——那種光芒是暗金色的,有著吞噬一切的力量。駿音只看了一眼,就覺得心猛然下沉,一股冷意從脊背上掠過。

眼前的白墨宸,似乎已經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人。

“你要殺我?”駿音不敢相信地抬起頭。

他眼里忽然也掠過一絲狠意,居然不退反進,往前走了一步!刀切入肌膚,沁出血來,他卻發出一聲大笑:“來啊!昨晚我點兵殺入帝都的時候,早就作好了掉腦袋的準備!怕什么!來啊,死在自己兄弟手里,也算死得其所!”

他毫不退讓地往前再走了一步,白墨宸的手終于顫抖了一下。

“不要逼我。”他嘶啞著嗓子,低聲道。

“逼你?哈!我可是為了你才冒了欺君犯上的罪名殺到這里來的!”駿音看著他,痛心疾首,“十二年前你在西海戰場上救了我一命,后來,我就連掉腦袋都不怕,跟著你血里火里一路殺過來!可你,居然為了一個女人……”

“女人又怎么了?”白墨宸冷冷地打斷了他,“女人就很輕賤嗎?”

駿音一下子無法回答。

-落-霞-小-說w ww ^ lU oX i a^ c o m.

“呵……你們,為什么一個個都以為自己是來救我的?”白墨宸喃喃道,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種悲哀的苦笑,“可你們做的一切事情,卻比殺了我更甚!”

“什么?”駿音訥訥道。

“是啊……我不能殺你們……因為你們是來救我的。”白墨宸定定地看了他片刻,眼里那種奇特的火焰漸漸熄滅,拄著那把在火里燒得漆黑的刀,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可是……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們……再也不想!”

他俯下身,用軍衣包起了地上那具焦骨,在雨里站起了身。

“白帥……白帥!”穆先生仿佛有什么不祥的預感,連忙膝行上前,“你……你要去哪里?大局已定,帝都眼下還需要您來坐鎮!您就要君臨天下了,怎能……”

“君臨天下?”然而,白墨宸只是低啞地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輔佐了自己多年的幕僚,眼神寒冷徹骨,“我要去哪里,由不得你來安排!”

他再不理會那些人,轉身走到一匹戰馬前,躍上了馬背。周圍的士兵怔怔地看著主帥,在積威之下下意識地讓開了一條路。

帝都。清晨。漸漸停止的冷雨。

紫宸殿的鐘聲還在上空回響,連綿不絕。

白墨宸一人一騎在雨里奔跑,穿過那些成為廢墟的宮殿,手指痙攣地抱緊了懷里的那具遺骨。在這樣劫后余生的清晨里,他只覺得自己的心也如同這一片烈火焚燒過后的宮城,荒涼、空蕩而虛無。無窮無盡的憤怒、悔恨和悲痛逼得他快要發瘋,只想跳上馬背,遠遠地離開這里的一切。

以后該怎么辦?要去哪里,要做什么?這些一時間都沒有到他腦里,白墨宸只是策馬疾馳,將血腥遠遠甩在身后。

當即將出北門的時候,白墨宸忽然間一震,仿佛被雷擊中一樣霍地用力勒住了馬。疾奔中的駿馬忽然被勒緊,不由得雙蹄立起,驚嘶了一聲。

他回過頭去,看著遠處——在御花園后門方向有兩群混戰中的人。他認得后面追擊的是駿音麾下的驍騎軍,而前面的那群人裝束卻極其古怪,個個都戴著面具,穿著的服裝也并不是大內或者緹騎的式樣。然而,其中一個一掠而過的身影卻是如此熟悉。

這難道是……

白墨宸猛然一驚,仿佛是從游魂般的狀態里回過神來。他的目光在紛亂的人群里鎖定了那個身影,眼神變得猙獰恐怖,宛如嗜血的獵豹。

是的……是他!的確是他!

一股火焰忽然鼟的一聲從心底躥了起來,一瞬間就充斥了他空蕩的心。剎那間,白墨宸的眼里再度透露出那種可怕的暗金色火光,他只覺得左臂一陣奇特的痛,抬起手,看到一種淡淡的光從手肘原來的斷口處一閃而過,向著上臂和心臟方向蔓延。

那種奇特的刺痛,隨著憤怒、憎恨傳遍了他的全身。

“慕容雋!”咬牙切齒吐出這幾個字,白墨宸猛然掉轉馬頭,帶領人馬朝那一群即將撤離帝都的人沖了過去。

“我要把你碎尸萬段,給夜來償命!”

 

清晨,雨漸漸歇止,青黛色的天空中烏云也慢慢散開。

然而,地面上血腥廝殺著的人們沒有顧得上抬頭看一眼天空,所以也就沒有人留意到此刻伽藍城的上空,居然盤旋著兩只巨大的鳥。

比翼鳥從葉城飛來,越過了廣袤的鏡湖,在高空盤旋。鳥背上坐著的少女低下頭,俯視著底下廢墟上的一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許多軍隊云集在帝都,正在混戰,而腳底下的大地是黑色的,一場大火幾乎焚燒了大半個皇宮,把錦繡化為焦土。

一切都紛亂無比,到處充溢著血腥味。

這是怎么回事?殷仙子奉詔入宮不過短短一天,帝都居然就變了天? 這里還是空桑人的帝都、云荒的心臟嗎?簡直變成了西海戰場!

一夜之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變化?

然而,她已經找了半夜了,還是沒有發現殷夜來的下落,也找不到那個鮫人的蹤影。琉璃又困又累,終于氣餒,想先回到葉城的行宮里休息,然而剛一轉頭,她仿佛看到了什么,忽然一驚。

一夜的混戰后,伽藍帝都戰局已定。驍騎軍精銳忽然出現,一場廝殺過后,緹騎完敗,大統領都鐸率殘余人馬撤退,驍騎軍迅速控制住了禁城的局面,開始清掃一切殘余的敵對勢力。在這樣一片血和火里,卻有一行六七十人,穿過了驍騎軍的封鎖,迅捷而無聲地從缺少人駐守的御花園偏門悄然而出,個個蒙面素服,不曾露出真容。

然而琉璃一眼瞥過,就看到了那里面的一個白衣人影。那個人雖然臉上戴著面具,那身形、那眼眸,卻讓具有通靈力量的少女猛然一驚。

“咦?”她驚呼了一聲,一拍玄鳥的背,“快,去看看!”

她壓低了比翼鳥,靜悄悄地追了上去,在靠近那群人頭頂時忽地下探,從鳥背上探出頭試探地叫了一聲:“慕容雋?”

回應她的,卻是不約而同齊發而來的數十支利箭!

琉璃猝不及防,驚呼了一聲,若不是玄鳥通靈,倏地用巨翅一扇,幾乎是直角地轉身掠起,她就會被這突如其來的箭雨射成刺猬。背后的弓箭一動,那把夜狩自動躍入了她的手里。琉璃在一瞬間張弓搭箭,迎著那些呼嘯而來的箭雨便一箭射了過去!

只聽一聲凌厲的響聲,半空中一圈金光擴張而出,仿佛煙火綻放。當金光擴散后,那些射來的箭被盡數打落,在接觸到她之前的一瞬間化成了灰燼!

“喂!瘋了嗎?”她在鳥背上探出頭瞪著他,氣急敗壞,“是我啊!”

簇擁著慕容雋的家臣們如臨大敵地看著這個從天而降的少女,弓箭一齊對準了她,個個疲憊不堪,卻殺氣凜然。

“等一等!”四大家臣之首的東方清認出這個少女是廣漠王的九公主,連忙攔住了要發射第二輪的同僚。然而慕容雋坐在馬背上,只是抬起頭怔怔地看著她,眼神渙散而恍惚,似乎完全沒有認出她是誰來。

“慕容雋,你這個沒義氣的家伙!說好了要一起入宮救殷仙子的,你居然扔下我自己偷偷先跑來了。”琉璃看到對方一身都是傷,不由得撇嘴,心里的火氣登時消了,“你看你,背信棄義,到頭來弄得自己這么狼狽!”

然而就在那瞬間,慕容雋身子往前一傾,忽然從馬背上跌了下去!

“喂!”琉璃大吃一驚,下意識地一按鳥背。比翼鳥應聲呼嘯著一沖而下,利爪下探,在那個人跌到地面之前倏地將他抓了起來。

“公子!”那群人發出了驚呼,弓再度張開。

“別放箭!”東方清厲聲阻攔,“讓公子跟著她走更安全一些。追兵就要來了,我們來斷后!這樣,才能讓都鐸的人馬順利走脫!”

馬蹄聲果然已經近在耳側,那是驍騎軍的人包抄了上來。

“是。”仿佛知道此刻已經萬萬不能逃脫,所有人停下了撤退的腳步,聚攏在一起,回過身,對著后面追來的人齊刷刷地拔出了刀劍,臉色肅穆——雖然面對著比自己多十倍的人馬,鎮國公府的家臣卻沒有一個屈服。

“一個也不許逃了!都給我抓回去!”如狼似虎的驍騎軍已經追上了他們,當先一騎上坐著的是白墨宸。一夜出生入死的激戰后,他全身都充滿了血和火的味道,鞭梢一指,喝令下屬圍住這一行人,厲叱:“慕容雋呢?給我滾出來!”

東方清在面具后的眼睛驟然變了,不可思議地喃喃道:“你……還活著?”

不可能……那樣的一場大火,居然沒有把這個人燒死!居然還讓他毫發無損地出現在了這里!這是天意,還是神跡?!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