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九章 重來回首已三生 · 1

滄月2018年08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云荒上風云變幻,暗流涌動,然而這一切未曾傳遞到琉璃這里。她從海皇祭后就乖乖地待在了房間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變成了十足的乖乖女。

她一直在看水里的那個鮫人。

在海水里沉睡了那么久,他的傷勢逐漸有了明顯的好轉,有時候會動上一動,或者把眼睛睜開細細的一條線,隔著水看著前方,然而眼神渙散而遙遠,不知道是在看哪里,一瞬不瞬,嘴唇歙合,似乎在微弱地喚著一個人的名字。

有一次琉璃實在忍不住,便將頭湊到了他的位置上,從那個視角看過去,霍然明白過來——原來,這個人一直在看的,是掛在側面壁上的那把辟天劍。

有時候,她似乎在房間里聽到細細的歌聲,每次歌聲響起的時候他就會有蘇醒的反應,然而等她吃驚地轉頭看過去,卻什么也沒看到。

那個旋律無比熟悉,激起了她腦海中隱約的回憶碎片……那是《仲夏之雪》的旋律,她故鄉的歌謠。

然而,誰在那里唱歌呢?難道是自己的幻覺?

琉璃嘆了口氣,回過頭去敲了敲梳妝臺:“金鱗,出來!”

一道細細的金線從她的袖子里探出來,正是她飼養的寵物蛇。琉璃沒好氣地道:“張開嘴,讓我看看你的牙。”那條蛇仿佛聽得懂主人的話,立刻乖乖地爬上了梳妝臺,把身體盤成一團,上半身高高地昂起,對著琉璃張開了嘴巴。

“真是笨,都不知道你是在哪里弄丟了你的牙。”琉璃彎下腰去,細心地看著蛇張開的嘴,金鱗不安地扭動著身體,紅色的小眼滴溜溜地轉。

?? 落*霞*小*說ww w_L uo x ia_c o m _

“算了,你和比翼鳥都是姑姑出山前交給我的東西,如果弄壞了,回去我沒辦法交代啊。”琉璃嘆了口氣,檢查著。兩顆劇毒的蛇牙明顯有折斷的痕跡,短了一小截。這個大大咧咧的少女用指尖觸摸著劇毒的蛇牙,氣定神凝,仿佛忽然間變了一個人。

金鱗張大嘴巴,期待地看著自己的主人。

琉璃伸出手指,輕輕敲了敲蛇牙,她閉上了眼睛,似乎將全身的靈力都凝聚到了手指上,口中吐出一種奇特的歌謠——奇跡在一瞬間出現了,她的指尖忽然冒出了一種光,在手上緩緩凝聚。那種光,居然是青碧色的。

綠色的光從她體內射出,剎那間消散在蛇口。光華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斷裂的蛇牙在一種奇特的力量下重新生長,就如嫩筍抽尖,緩緩恢復。

琉璃輕撫著脖子上的古玉,嘆了口氣——被這個東西束縛著,自己的力量果然減弱了。 否則修復那一點蛇牙,還不是一瞬間的事情?

“夠牢不?”等牙齒長得差不多,琉璃敲擊了一下蛇牙。她敲得重了一點,牙齒顯然還沒有完全長好,金鱗吃痛,卻又不敢閉上嘴咬到主人,只能搖晃著身體,把尾巴劇烈地來回甩,嘴里發出嘶嘶的抽氣聲。

“好啦,沒問題了。”琉璃檢查完了牙齒,看了一眼旁邊水里沉睡的鮫人,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那里還殘留著一點淡綠色的光,透明晶瑩如朝露。她伸過手,將手指懸在鮫人的頭頂上,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指尖的光芒漸漸收斂。

不……她寧可就這樣看著他,也不希望他在醒來后立刻離開自己。

她正準備把金鱗重新塞回袖子里,忽然那條小蛇閃電般地一動,上半截身體呈現出水平前傾的攻擊姿勢,對著她身后某處虎視眈眈,嘶嘶地吐著芯子。

“怎么?”琉璃驚詫地問,忽然間耳邊又聽到了縹緲細微的歌聲——這一次她聽得很清楚,那是一個女子的聲音,從背后傳來,清麗凄婉,正在唱那一首《仲夏之雪》:

仲夏之雪,云上之光。

窸窣飄零,積于北窗。

終夜思君,輾轉彷徨。

涕泣如雨,濕我裙裳。

 

如彼天闕,峨峨千年。

如彼青水,繾綣纏綿。

山窮水盡,地老天荒。

唯君與我,永隔一方!

 

蹇裳涉江,水深且廣。

脈脈不語,露凝為霜。

長路迢迢,滄浪滔滔。

吾生吾愛,永葬云荒!

“誰?”她順著金鱗的目光轉過了視線。然而,背后空無一人,壁間只懸掛著那一把黑色的長劍——那歌聲,居然是從辟天劍里傳出來的!

“咦?”琉璃倒吸了一口冷氣,“見鬼了!”

她站起身來,小心地走到墻壁前,仰頭看著那把掛著的劍——那把上古神兵被她從海底帶回來后,就一直懸掛在壁上,漆黑的劍鞘封印著絕世的利劍,劍柄上鑲著一顆淡紫色的珠子,發出柔和淡然的光。

當她靠近的時候,歌聲忽然中斷了。

琉璃怔在那里,半晌才喃喃道:“會唱歌的劍?”

忽然間,她聽到背后傳來微微一陣動靜。一只蒼白的手從水里探出,摸索著,抓住了水缸的邊緣。嘩啦一聲,水波涌動,那個昏迷的人居然從水底坐了起來!

“啊?”她驚喜地回身,“你……醒了嗎?”

然而那個人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話,也沒有看到近在咫尺的她,雖然睜開了眼睛,眼神卻是茫然而渙散的。仿佛聽到了什么召喚,他用盡全力從水里掙扎著坐起,直直地看著對面,似乎在看著虛無中的某個幻影,嘴唇微微翕動。

“紫……紫煙。”她聽到他失血的唇中吐出微弱的呼喚。

那一瞬,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紫煙,別走……”那個人向著那把劍伸出手,喃喃道,“我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我馬上就去……”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卻用力地抓著水缸的邊緣,想要站起身來。然而剛一起身,身上那個貫穿的傷口頓時裂開,血如箭一樣噴射而出,他整個人往后倒去。

“喂!”琉璃大吃一驚,連忙扶住他。

他倒在她的臂彎里,重新陷入了昏迷,整個人冷得如同一塊冰。她就這樣抱著這個人,半俯在水面上,心里莫名吃驚。

他傷成了這樣,還在惦記著離開?到底是什么在支撐著他?

沉思中,她看到那個人身上的傷口在不斷地加速愈合——肌肉生長的速度是如此驚人,以至于肉眼可見。琉璃小心地摸了摸他的額頭和手指——他的周身還是那樣冰冷,仿佛置身于冰窟,只有傷口附近灼熱一片。

她心里微微一驚,照這樣的速度,根本用不了原先預料的一年半載,最多不過一個月,他就會恢復如初了吧?等他好了,到時候,還有什么可以阻攔他離開?

少女明亮的眼眸里露出了一絲憂慮,猶豫了一下,她輕輕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地將手指探入水下,按在那個鮫人的傷口上——她的手指上似乎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指尖所到之處,傷口附近的溫度急速下降,愈合的速度也隨之緩慢。

水下昏迷的人忽然動了一動,琉璃吃了一驚,仿佛做賊被抓住一樣,立刻從水下收回了手,臉頰泛起了一絲紅暈,看了一下左右——幸虧沒有任何人看到。

“神啊,饒了我這一次吧。”琉璃合起手,低聲道。

不知道九天上的神明有沒有聽見,房間里忽然傳來一聲清晰的嘆息。

“誰?”琉璃嚇得一躍而起,回頭看去。

在她身后,居然無聲無息地出現了一個女子。在這密閉的室內,那個女子不知是何時出現的,穿著一襲紫衣,幽靈般輕飄飄地站那里,淡紫色的眸子里露出急切而悲傷的神情,看著她,搖著頭,欲言又止。

“是……是你?”琉璃認出了是誰,失聲道,“你怎么又出來了?”

這個女子,就是那天在海底指引她找到這個鮫人的人!

“你是誰?”她警惕地問,“紫煙?你不是人吧?”

那個女子沒有回答,只是抬起手,指了指她胸前的古玉,又指了指頭頂的天空。忽然間,有一句微弱而急切的話,不知從何而來,居然清清楚楚地傳入了她的心底——

“求你……”

琉璃大吃一驚——她……她在和自己說話?!這個幽靈,居然有能力突破姑姑設下的古玉結界,將語音送到了自己的心底!那需要多強的念力啊!

“求你了……”那個虛無的紫衣女子看著她,努力地將聲音傳過來,“快……快要來不及了……破軍要出世了!”

“破軍?”琉璃莫名其妙地問。

話語在不停地傳來,微弱而急切:“命輪的旋轉已經減慢了……平衡被打破……星圖開始亂了,亂了……”那個紫衣女子用一只手按著自己的眉心,喃喃道,“魔的力量在增長……月食即將來臨,星主……星主或許已經無法控制整個局面了……”

說到最后一個字的時候,她的聲音已經細微不可聞。

“命輪?星主?”琉璃不解,“好好說話行嗎?”

“抱歉。我的力量有限……要在您面前顯形已經不容易,遑論,遑論……”紫衣的女子對她合起手掌,“龍身負重大使命,萬萬不能耽誤……請……請您早日放了他去……”然而,就在那一瞬,她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按著眉心的手忽然松開了。

那一瞬,刷的一聲,一道血箭從她額上的那一點血痣處噴射而出!

“啊!”琉璃失聲驚呼,一個箭步上前想拉住她。

就在短短的一瞬間,那個紫衣女子的臉從眉心處裂為兩半,身體隨即四分五裂,化成一陣風消失了。然而在她消失前,最后一句話被送了出來,在琉璃的心底回響——

“請您讓龍早日回到云荒吧!”

啪的一聲,琉璃身子猛然一震,手里的金鱗跌落在地上。

這個紫衣女子,到底是誰?她……她和這個鮫人是什么關系?琉璃眼神復雜地變幻著,托著腮,低頭望著脖子上那一塊雙翼古玉,臉色完全不像一個天真的少女。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