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三章 孔雀明王 · 1

滄月2018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空桑白帝十八年十月二日,云荒大地上一片繁榮景象。

自從九百年前那一場空前的戰亂結束后,冰族戰敗遠避西海,空桑人重新奪回了這片土地。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作為開創了光明王朝的一代明君,光華皇帝真嵐卻沒有子嗣,帝王之血至此斷絕。為了保證新生帝國的平穩延續,光華皇帝在駕崩前留下遺詔,將王位傳給了輔政重臣、中州人慕容修和紫族公主所生之子慕容朔望。

因其封地在西荒,被后世稱為西恭帝。

繼任的西恭帝也是一位難得的明君,在位期間,承前啟后,延續了光華皇帝開創的盛世局面,將云荒帶向了進一步的繁榮。他鞏固了空桑人的統治,與碧落海上的海國修好,在狷之原上豎起了綿延九百里的“迷墻”,阻斷了冰族人從西海重返大陸的企圖,并且將在戰火中攔腰折斷的伽藍白塔重新修繕一新。

當那座矗立在云荒大陸心臟上的巨塔重新聳立時,所有仰望的空桑人都不由得淚流滿面——經過冰族入侵亡國的百年困厄,昔年的榮光終于又完全復現了。

一切都欣欣向榮,沒有絲毫差錯。

然而,在西恭帝年老時,關于王位傳承的問題再一次被提了出來——西恭帝慕容朔望雖然育有一子一女,然而他畢竟是中州人的兒子,不是身負純正帝王之血的人,他的子嗣也不能理所應當地成為王位繼承人。

于是,空桑的六部再度為誰來成為第三任帝王而爭執不休。

在長達接近十年的爭執后,西恭帝漸漸年老,王位的繼承人卻遲遲無法決定:因為無論怎么決定,都必然會引起天下的動蕩。

眼看這個分歧將不可避免地擴大成一場內戰,為了挽救天下于戰火邊緣,西恭帝強撐著病體,獨自來到了伽藍白塔頂上的神殿,徹夜向著神明祈禱,希望九天之上的云荒三女神能降下旨意,讓這片大地不至于再一次陷入分裂和戰爭。

經過三日三夜的祈禱,在一個月食之夜,神諭真的降臨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從天宇直射而落,籠罩著伽藍白塔,塔頂的神廟折射出熠熠的光芒。那一道光柱里,似乎有什么從九天翩然而落,宛如白羽一般炫麗非凡。

第四日清晨,神廟的門轟然打開,西恭帝從門內走出。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已經垂死的老人在連續三日三夜的祈禱后居然毫無倦意,仿佛回光返照般神采奕奕。西恭帝疾步走出,宣稱自己已經得到了神諭,并迅速召集文武百官、六部藩王,齊集在白塔頂的神殿外,聽候他宣布最后的決定。

那是光明王朝第二任皇帝一生中最后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詔書。

詔書的意思非常簡單,內容卻令天下震動:

其一,西恭帝將主動退位,并且要求自己的后代也放棄帝位。他的兒子慕容洙被封為葉城城主,從此終身不得回到帝都插手政局;年輕的小女兒則成了女祭司,被封為空桑大司命,入住伽藍白塔頂的神廟。

其二,選擇白王長子白璧作為下一任帝君,即日起入住紫宸殿。

其三,預選青王長子青矛作為王儲,于二十年后成為下下一任帝君。

這一道詔書不啻石破天驚。

當第一條宣布的時候,藩王都喜動顏色,紛紛覺得王冕已經落入了自己手里。然而,緊接著的第二條一出來,除了白王青王,其他四位王者又個個面露不悅,甚至殺機涌動。當第三條頒布的時候,六王徹底糊涂了,不明白垂死的西恭帝為什么要做這樣的安排。

哪有人在選擇了下一任皇帝后,連下下任的都一并指定呢?還是這個皇帝已經病入膏肓,糊涂了嗎?

“肅靜!”仿佛知道下面人心涌動,西恭帝在王座上開口,回答了諸王的疑惑,“自從光華皇帝死后,空桑純正的帝王之血已絕。朕為先帝親自指定之繼承人,而朕若駕崩,如讓任何一族登上帝位都不能服眾,只怕會引起天下動蕩。”

底下的六部藩王紛紛噤口,發現垂死的皇帝心里竟然明晰如鏡。

頓了頓,西恭帝又開口,語氣低沉而威嚴:“幸虧天佑云荒,聽到了朕的祈禱,昨夜,三女神從九天而降。神諭說:既然朕的帝位乃自光華皇帝禪讓而來,因此,在朕身后,帝冕也應在六部之間繼續傳遞,輪轉不息,而不應由任何一族獨霸!”

什么?輪轉?六部之王一時均大出意料,相顧無言。

是的。這的確是一個巧妙無比的方法,平衡了諸方的力量和欲·望,幾乎接近完美。加之以西恭帝宣稱這道詔書出自于神諭,更是令人無法違抗。

畢竟皇帝輪流做,二十年后到我家。既然權杖被分成了六份,每族都有份,總好過貿然輕啟戰端發動一場沒有多少勝算的內亂。于是,短暫的猶豫和商議后,六部藩王齊齊跪在神殿外,叩首領命,山呼萬歲。

那一道詔書,奠定了之后九百年空桑的政局,被后世稱之為“神授的權杖”。空桑全新的帝位傳承規則,也就是“禪讓”制度,從此一舉建立。

當然,空桑的“禪讓”不是如中州上古那樣,只要徹底的唯賢者便可居之。按照新的規則,帝冕將在六部之間傳遞,由白、青、藍、紫、赤、玄各自從族中推出人選來就任,二十年一輪換。若是在位期間王者死去,則由他的直系繼承人繼位,直至期滿。

在西恭帝的主持下,空桑六部相互妥協,共同在伽藍白塔頂上刻下了著名的“誓碑”。由堅硬無比的黑曜石制成,上面記錄了三條簡單的誓約:

一、六王共政,帝冕傳遞,有意圖獨霸天下者,共誅之。

二、空海之盟,并世長存,兩族永不得開戰。

三、慕容氏永鎮葉城,不得參政。諸王應善待其后人,若有謀逆大罪,亦不得株連九族。

以上三條,凡不遵者,天人共誅。

?? 落=霞=小=說~w w w = l u ox i a = C om

這三條簡單的約定在那之后支配了這個大陸九百年。

每任登上紫宸殿的帝君,即位前都必須來到誓碑前,在女祭司的陪伴下跪誦碑上的條款三遍,對天發誓絕不違反。

沒有人知道,這區區一塊石碑、三條誓約,是否真的具有約束力。然而,天下百姓都以為是因為這塊誓碑的存在,才令云荒維持了九百年的平安。于是,這塊被豎立在白塔頂端的黑曜石石碑,漸漸地便在民間有了神一樣的傳奇色彩。

而和誓碑同時入住伽藍白塔頂的,還有新上任的空桑大司命。

西恭帝將自己綺年玉貌的女兒封為空桑最高的神官,送進了神廟,并且在駕崩時將代表空桑最高王權的神戒“皇天”交給其保管,囑咐她直到下任帝君順利即位時,再在登基大典上親手給新帝戴上。

但是,除此之外,這位空桑大司命沒有任何實權,除了每二十年出現一次,在短短的權力交接儀式里擔任祭司之外,她甚至沒有再走出神廟一步的權力。沒有人知道西恭帝為何要把女兒留在神廟深處,做一個名義上的宗教領袖。

光陰如箭,瞬忽九百年。

空桑帝王一任任地即位,又一任任地駕崩。白塔頂上,誓碑前,來來去去走過了數十位皇帝。如今,已經是光明王朝開創后的八百九十九年,帝冕已經在六部之間傳遞了七輪。

然而神奇的是,仿佛這區區一塊石碑真的有某種驚人的力量,那么長的傳遞過程中,帝冕的交接居然從未出現過一次失控。

如同受到詛咒一般,九百年間,每個曾經心懷不軌、想要獨占王位的帝君都因為各種原因遭到了失敗,有些甚至是一夜之間毫無預兆地橫死在地,全身上下不見傷痕,只有手指上的皇天神戒流出血來。

在這樣的噩兆之下,想要挑戰誓碑制度的人都開始膽怯,收斂了鋒芒。

當今在位的是白帝白燁,空桑光明王朝的第四十五任帝君,時年四十有二,好色而陰毒。有傳言說在十年前,身為白族嫡系里排行第二的皇子,白燁是靠著暗殺了剛當了八年皇帝的長兄白煊才接過王位的。甚至有人說,為了保證自己的繼位沒有阻礙,他甚至連長兄兩個不滿十歲的孩子都一手清除。

然而,即便是有聲名狼藉的帝君,也無礙于這片大地的富庶安寧。

這位白帝雖然好色而奢靡,后宮之多遠遠超過四十五位前任,然而在治理國務上卻并不昏庸。他起用了文武兩位肱股大臣:把軍隊交給了名將白墨宸,將國務托付給了宰輔素問,緹騎和驍騎兩軍也由心腹牢牢控制,一切有條不紊。

十年來,天下倒也是太平無事。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