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序章 · 2

滄月2018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六十年前那場大難后,組織里六個成員一下子犧牲了四個,幾乎是全軍覆沒,所以這次來的差不多都是新人。第一次參加命輪的行動,能全數誅滅七分身,的確非常不容易,為了保證萬一,難怪連平日不露面的神秘星主都親自參與了最后的追殺。

仿佛是某種儀式一般,六個人團團圍住了那個女子的尸體,默默合掌。僧侶的祝頌聲在黑暗的大漠上響起,肅穆虔誠,如浪濤一般綿延擴散。

待大漠上完全平靜下來后,星主開口了,言簡意賅:“諸位,雖然有些波折,但此次的七分身終于全數誅滅。龍、鳳凰、麒麟、孔雀、明鶴辛苦你們了。此次事情已畢,那么,我們六十年后再見吧。”

話音才落,影子便轉瞬消解了,一粒一粒,仿佛黑色的沙,分解、消失在風里。剩下的五人站在原地,看著星主就這樣消失。數百年來,他們的首領從來不曾真正地出現過。每次來到云荒的只不過是一個幻影而已,誰也不知道星主的真身位于天地間的何處,是男是女,哪怕是并肩戰斗的同伴。

“嘖嘖,不愧是老大,每次都走得那么帥!”孔雀贊嘆,轉過身,招呼剩下的四位同伴,“難得碰到一次,各位,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我知道附近有個……”

然而他還沒說完,剩下的幾個同伴沉默無語地看了一眼彼此,抬起右手手指橫向按在左腕上,用奇特的姿勢相互微微一禮,便飄然遠去,在蒼茫的夜色里背向而馳,竟是去往完全不同的方向。

只有最年輕的鳳凰微微遲疑了一下,臨走時回眸一顧,卻終究沒有說什么。落霞

“喂!”僧侶大喊了一聲,“六十年才碰一次頭,不用那么急著走吧?”發現叫不住同伴們,他只能頹然回頭,問最后一個還在的人,“龍,你要不要留下來喝一杯?哦,你在干嗎?”

鮫人俯身看著那個死去的少女,默默地撫過對方的雙眸,將怒睜的眼睛合起,動作溫柔得猶如一個看著戀人睡去的情人。他在黑夜里凝望著這個新的犧牲者,眼神里有種奇特的哀傷,似乎神游物外。

“真是的……”孔雀嘀咕著,有些不安。自從戀人在上次行動里死后,這個家伙就變成了這樣無趣的人,做什么都像是在夢游,仿佛失了魂魄。

人世愛恨如潮,昔年那個意氣風發的海國翩翩少年,轉瞬已經枯萎了。

這世間,有一種人能夠清楚地聽到來自自己內心的真正聲音,并畢生以此為準則去做事,無怨無悔。這樣的人,不是成了傳說,就是成了瘋子。

龍,就是這樣的家伙吧?

“好了好了,別在這里憑吊了,”孔雀粗魯地打斷了同伴,“喝一杯去吧!”

“不,不喝了。”鮫人終于直起身來,重新拉上了風帽,淡漠地應了一句,轉身在大漠中遠去,一抹珠灰色的人影消失在滾滾黃沙里,只有一句話隨風遠遠而來,“留到六十年后再喝吧,孔雀。”

“他娘的,一干完活兒,個個都跑得比兔子還快!”孔雀嘀咕著,俯身背起了女子的尸身,拖著傷腿一瘸一拐地遠去,“嘖嘖,這個女人死得慘,回去還是替她做一場法事吧。”

黎明到來的時候,朝陽如舊升起,云荒大地光彩重生,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

黑夜里那些流下的血,早已悄然消失。

黎明前,空寂之山的山腳下掠來了一抹淡淡的人影。

空寂之山位于云荒大陸的西端,高達萬仞,飛鳥不渡,和東部的慕士塔格雪山遙遙相對,是傳說中那些不肯轉生的亡靈的住所。在千年前冰族和空桑人爭奪這一片大陸的戰爭里,無數的空桑貴族在這里被屠殺,尸體堆滿了山腹的九重地宮。雖然后來經過了光華皇帝的祭祀儀式,但千年來山上依舊草木不生,巖石多為赤紅色,殷紅如血。

昨夜那一場血腥的殺戮過后,黎明時分,連夜趕來的鮫人在一座墳墓前停下。

那座荒涼的墓被沙塵半掩,顯得零落而寂寥。墳前的那塊石碑半埋在厚厚的飛沙里,上面密密麻麻刻滿了字,下面蓋著朱紅色的玉璽。看落款,書寫碑文的,竟然是開創當今空桑光明王朝的光華皇帝——真嵐。

根據碑文的記載,在九百年前的那場決戰里,墓中的空桑女劍圣慕湮為了天下蒼生,親自出手封印了冰族統帥——那個號稱是破壞神轉世的破軍少帥云煥。那一戰后,失去了魔一樣強大的統帥,冰族大軍潰敗,終于被空桑和海國聯手逐出了云荒。

那是扭轉乾坤的一戰,輝煌奪目,載入了史冊。

石碑的正面刻著光華皇帝御筆書寫的銘文,背后卻用淺浮雕刻了一幅《劍圣誅魔圖》,描繪著那輝煌的一瞬:九百年前,云荒大地上的戰爭已經進入最后關頭,暗夜中百萬雄師對峙。在一片血和火之中,空桑女劍圣白衣執劍,馭風而來,一劍刺入了冰族統帥的心口。

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凝固成傳說。

雕刻師將那宏大的場景描繪得栩栩如生,那一瞬間所有的細節都凝固了,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歷歷在目:劍圣慕湮在一劍得手后卻殊無喜悅,面容寧靜而蒼白。破軍少帥坐在坐駕迦樓羅金翅鳥上,被一連五劍刺穿心口。那五劍首尾相連,在心臟上刻下了一個五芒星的符號,他心口的血順著光劍滴落,一滴滴落在劍圣的手上,殷紅刺目。

所有的表情和細節都栩栩如生。那樣凝固的一瞬,包含著無數無法言說的劇烈的感情,漫長得仿佛是永恒。每次他看到這幅圖畫,便不由得被其中蘊涵的強烈情緒所沖擊,微微窒息。

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

沒有人知道這座墳墓里究竟埋葬了怎樣的傳奇。幾個輪回以來,這座古墓又是怎樣牽引著宿命的線,讓無數人的命運在百年后還被深深地羈絆。

自從那場曠世之戰后,神的時代已經結束。

冰族滄流帝國被推翻,鮫人回歸碧落海國,空桑人重新統治了云荒。九百多年光陰荏苒,世人或許還記得空桑的開國皇帝真嵐,記得一年一度化為海潮來到云荒的海皇蘇摩,記得后來封疆列土的六位王者。

?? 落*霞*小*說*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然而,又有誰還記得那個曾在亂世力挽狂瀾的空桑女劍圣?她的一生默默無聞,在九天之上魂飛魄散、化為塵土灑落大地時,甚至連一座衣冠冢都不曾留下。

鮫人抬起手輕撫古碑,眼神復雜地變幻著。

一夜惡戰方休,劍上的血還沒有干,方才最后一個死去的女子的模樣在眼前晃動——眉心那一點朱砂痣是如此殷紅刺目,仿佛是從顱腦里透出的血痕。六十年前,當紫煙的心臟在自己手里被捏碎時,流在自己手上的血,也是這樣滾熱吧?即便經歷了漫長的極地冰封歲月,也無法冷卻他心里那種烈火灼燒般的痛楚。

轉眼已經是一個輪回過去了。紫煙,紫煙……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側看著我,昨夜生死一線的時候,一定也是你從魔的手里將我救出。

可是,那么多年了,為什么你從來不肯出來見我呢?

他手指輕撫身邊黑色的長劍,那一粒鑲嵌其中的淡紫色明珠溫潤而晶瑩,在晨曦里和他默默對視。沉默許久,仿佛再也無法承受,他忽然間跪倒在墓前,深深彎下腰去,用額頭抵住了石碑,雙肩微微顫抖。

數百年來,命輪不曾停止地旋轉著,每轉過一格,便有更多的血和犧牲者出現。他們這些人在做的一切,究竟是墓中女劍圣所希望的抑或是她不愿見到的?

六十年前,他親手殺了紫煙;六十年后,犧牲者卻還是層出不窮!

這六合之間,又有什么可以斬斷那一條血的鎖鏈呢?

年輕的鮫人跪倒在黎明的晨曦里,久久不起。

黑暗遠去,黎明降臨。正如六十年來的每一日一樣,太陽照舊升起,淡薄的緋紅色晨曦照在古墓上,映著這座記載著風云歷史的石碑,溫暖而冰冷。這種溫暖,那些死去的靈魂和活著的死靈魂,能夠感受到嗎?

 

這一年,是光明歷青帝四十二年,離盛極一時的光明王朝開創已經八百三十八年。

這一年,同時也是海國歷伏波海皇三十年。離鮫人一族擺脫陸上人的奴役,回歸碧落海于璇璣列島上重建海國,已經八百三十七年。

這一年,更是滄流歷九百六十一年。離滄流帝國被空桑和海國聯手擊潰、冰族人再度被驅逐出這片大陸,已經八百三十九年。

時間流逝,數百年來鳴鏑無聲,這片大地從上一場浩劫中漸漸休養過來,從凋零走向復蘇,從復蘇走向繁榮。人口鼎盛,世道安泰——神之時代早已結束,百年前流下的鮮血也已經被光陰沖淡,無數轟轟烈烈的過往只剩下淡淡的痕跡。

然而沒有人知道,在冥冥之中,宿命的輪盤卻從未停止過轉動。

自光華皇帝開盛世以來,云荒承平數百載。然六十年一度,劫數輪轉。幽寰重影,亡者歸來;破軍煥日,魔尊出世——時有浩浩之劫,滔滔之血,非扼守命輪不得以解其厄。

幸三界有精英輩出,負劍而來,于暗影中誅魔衛道,縱橫萬里,上下千年。百獸拜麒麟為帝,百鳥以鳳凰為王。白鶴上舞于九霄,蛟龍騰躍于七海,又有孔雀明王,食污穢凈邪魔,隨同眾星之主,共守命輪。

天官湛深曾曰:九百年后,世當有王者興,更有大難起。

——《六合書·天官》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盈丰彩票苹果 海王捕鱼辅助 全职妈妈手机上可以赚钱吗 如何打好福州麻将 建草板厂赚钱吗 金砖彩票安卓 做地下城卖号很赚钱吗 剑网3副职业赚钱 欢乐捕鱼大战怎么更换炮台 锟斤拷锟街伙拷锟斤拷么赚钱6 赚钱最轻松的工作有哪些 捕鱼来了手游刷弹头 台湾人怎么赚钱 wow盗贼偷窃赚钱 旺旺彩票苹果 那曲做什么行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