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序章 · 1

滄月2018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漆黑無月的夜里,星辰分外耀眼,仿佛天穹里有無數只眼睛,在沉默地俯瞰著這片云荒大地。北斗高高懸掛在天宇,指向天地的北方。

然而,斗勺上最末的那顆星,卻是暗淡的。

“星主,‘她’來了嗎?”夜幕下有個聲音輕問。

“快了。”旁邊有人回答,望著東方的天際。

“‘他’呢?”

“也快醒了。”那人抬起頭來看著北斗,屈指計算著什么,語氣肅殺,“大家做好準備吧——六十年一度,雙星重影的時刻就要到了!”

所有人都靜靜吸了一口氣,黑暗里,兵刃的冷光如水一閃。

話音未落,有一片淡淡的薄云忽地飄來,籠罩了北斗。那是一顆若有若無的虛幻星辰,名為幽寰,是亡者的象征。它忽然出現在天宇間,落在了北斗星上,仿佛被一陣風吹著,從第一顆星開始,沿著斗勺下移。

那一刻,奇跡一般地,北斗忽然開始緩緩地旋轉起來!

以北極為中軸,斗勺倒轉——旋轉中的七星在迅速地變暗,從貪狼、巨門到祿存、文曲、廉貞……一顆接著一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暗淡。當武曲也熄滅后,北斗末端空缺的那個位置上,原本消失的第七星,忽然緩緩亮了起來!

“那就是破軍嗎?”黑暗里,有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問。

“是的,”星主低聲,“鳳凰,你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顆暗星的爆發吧?”

北斗第七星破軍,是殺破狼星系中變數最大的一顆星,意味著殺戮和毀滅。傳說每三百年它便有一次猛烈的爆發,亮度甚至會超過皓月。

而九百年前,一度稱霸云荒的滄流冰帝國統帥,也有著同樣的稱號——破軍。當九百年前的神之時代結束后,隨著滄流的滅亡、冰族的撤離,那顆象征著洶涌澎湃之殺戮力量的星辰也變得暗淡無光,仿佛沉睡一樣,任憑世間萬物盛開凋零,光陰流轉消逝。

然而此刻,隔了九百年,幽寰落在了破軍上,宛如一層薄霧,瞬忽消失。

“小心,破軍要蘇醒了!”星主低叱了一聲。

當雙星重影的那一瞬,仿佛有什么被喚醒了。破軍星忽然間發出了閃電般耀眼的光華,照徹了天地!大漠發出了低沉的鳴動,雷聲在地底由遠而近滾滾而來,仿佛有千軍萬馬在奔馳,要從黑暗的地底奔騰而出,撲入陽世。

“破軍煥世!”閃電般的光華里,有人低語,“‘他’要醒來了!”

沙風獵獵之中,大地忽然隆起。一座巨山在大漠上拔地而起,高達萬仞。那座山在鳴動,轟然裂開了一條縫,一道金色的光從縫隙中射出,仿佛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光芒。

當那道光照耀到荒原上時,所有的生命在一瞬間枯萎。天地間的邪魔云集而來,簇擁著它們的魔君,俯首帖耳,咆哮如雷,方圓數百里登時籠罩在一片黑霧里,伸手不見五指,充斥著可怖而邪魅的氣息。

“小心。”漫天的黑色里,星主低語提醒,“魔眼睜開,‘她’也要來了!”

側耳細聽,在呼嘯的沙風里,真的有腳步聲由遠而近——嗒、嗒、嗒……急促的奔跑聲在黑暗里響起,似乎真的有人在這個時刻出現在這片充斥了妖魅的荒原上。

天地間籠罩著一層血紅色的薄霧。霧氣里隱約可見一個剪影。等漸漸近了,才看出那是一個在奔跑的女子。她從狷之原的東方飛奔而來,素衣白襪,長發及腰,白色的裙裾在血霧和狂風里飛揚,宛如凌波仙子般美麗。

“來了。”黑暗里有人相互低語,聲音肅殺。

那個女子在狂風血霧里奔跑,所到之處邪魔紛紛跪地避讓,不敢稍微阻攔,竟然讓出一條路來——她一路狂奔而來,赤著的腳上滿是鮮血,然而臉上卻沒有絲毫痛苦的表情,仿佛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冥冥召喚著,讓她從天地的另一頭跋涉來到這里。

地裂深處,似乎有一個聲音發出一聲嘆息,充滿了狂喜和期待。

半空中,幽寰的影子和破軍星完全重合了,光芒耀眼。

那一刻,女子已經來到了離那道裂痕不足一百丈的地方。她毫不猶豫地疾奔上前,準備縱身一躍跳入那道裂痕中去!然而就在同一瞬間,數道刺眼的白光從大地的六個方位急射而來,落地化為一道光之輪,團團將其圍住!

“啊?!”那個女子看著身周那一道光輪,先是恐懼地后退,然后仿佛被什么力量驅使著,又不顧一切地往前繼續闖去。然而那道光竟然活了一樣隨之移動,隨便她左沖右突,竟然不讓她逃離分毫!

那個女子無路可去,只能不顧一切地往前硬闖。然而,在撞上那一個光圈時,金色的光蓬然盛放,女子驚呼了一聲,受傷般地跌倒在地上。

“不!”裂痕深處忽然響起了一個狂暴的聲音。

似乎有股巨大的力量在地底轉瞬凝聚,血一樣的狂風席卷而來,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渦,逼近了那個光圈。血霧里,隱約可以看到無數的邪魔異獸在風中凝聚成形,咆哮撲來。

“是破軍!各自小心!”正位上的星主厲聲提醒。

當血霧撲來時,那道光圈迅速旋轉,蓬然擴大,轉瞬化為一個巨大的穹窿,籠罩了方圓十丈的范圍——那些光來自六個點,在圈上呈放射狀分布。一瞬張開的光之穹窿抵住了血霧侵蝕,將那些洶涌撲來的邪魔擊退!

“做得好!截住了!”風里有人低語,相互慶賀。

光芒熄滅后,可以看到六道影子影影綽綽地站在光圈上。

那是六個人。每人都風塵滿面,似乎是萬里迢迢趕來,追了很久才在這個荒涼的大漠里攔住了這個女子。這六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衣飾也不一,每個人都沉默著,眼光卻銳利如鷹隼,側臉在血霧里仿佛雕塑。其中在南方正位的那人用黑紗蒙著臉,只能看到一個黑色的剪影,甚至連面目五官都分辨不出。

“好險,差一點就讓她跑到破軍面前去了。”一個光頭的僧侶守在西南位置,松了口氣,合掌念了一句“阿彌陀佛”,“這一個可真是難對付,難怪星主都要親自出馬。”

“孔雀,別多話。下一波襲擊就要來了。”那個幻影星主開口,聲音也是莫辨男女,“龍,動手吧。”

“謹遵星主之命。”旁邊的一個同伴扯下了風帽,回答。

那是一個英俊的青年男子,五官俊美,眼眸湛碧,一頭藍色的長發在狂風里獵獵而舞,竟然是一個鮫人。他默然吐了口氣,緩緩從長袍底下抽出一把長劍來。劍身通體漆黑,凜冽如寒冰,劍上映照出一張俊美無儔卻漠然肅殺的臉來。

他往前踏了一步,劍尖指向女子的咽喉。

仿佛知道了危險的逼近,跌倒在光圈里的女子忽然蘇醒了。她驚懼地縮在地上退了幾步,拼命搖著頭,似乎在祈求活命。那是一個只有雙十年華的女子,白衣白襪,面容美麗如初雪,眉心一點朱砂痣殷紅欲滴。

看到那樣懵懂而恐懼的目光,仿佛受到了某種觸動,鮫人的劍顫了一下。

“龍!”那個幻影短促地提醒。

鮫人一震,沒有再猶豫,一步踏出,長劍如雷霆直斬向那一段柔美白皙的脖頸。少女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宿命,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居然從地上一躍而起,沖破了那一道光的禁錮,朝著裂痕狂奔而去。

“小心!”星主提醒。

話音未落,一道藍色的風掠過,鮫人閃電般追了上去,速度快得匪夷所思。他在空中幾個轉折,身形變幻如電,轉瞬便到了那個少女的身后,一手探出,抓住了在風里飛揚的黑色長發,硬生生將女子扯了回來。

另一只手橫過了黑色的長劍,便是短促利落地一抹!

一劍斷喉,少女連一聲慘呼都沒有發出,便跌落在沙漠。

那時,她離裂痕已經只有一丈的距離。她的血飛濺在風里,有幾滴悄無聲息地落在了裂痕內。

裂痕里的金光發生了一陣異常的涌動,轟然大盛,居然蔓延出了地面。金光里,隱約竟然看到有一只手從里面伸了出來。那只手散發著金色的光芒,中指戴著一只銀色雙翅的戒指,在空氣里做了一個想抓住什么的緩慢動作。

看到那一只從大地深處伸出的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是破軍!那個九百年前就被封印在地底的魔,居然第一次向著另一個世界探出了手!

看到破軍手勢的召喚,已經受了致命傷的少女仿佛被魔物附身一般,忽然用手臂撐起了身體,垂著流血的脖子,奮力朝著那只手的方向爬了過去!

“拉開她!”星主厲喝,“快!”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少女爬到了裂痕邊緣,不顧一切地伸出手去。

女子那蒼白的、流著血的指尖,眼看就要接觸到地底深處伸出的手。然而,就在即將接觸到少女手指的一瞬,那只神秘的手上所戴著的戒指忽然收緊了,勒住了剛剛抬起的左臂,仿佛一個強大無比的禁錮咒術,令那只手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是封印?”諸人驚呼起來,“后土神戒的封印!”

就是這么一阻,鮫人已經搶身上前,再度抓住了少女,將她從那道裂縫前扯開。只聽輕微的刺啦一聲,鮫人的手從她背部直插而入,竟然毫不留情地捏碎了她的心臟!

黑暗里,血肉在融化般消失,三魂七魄在風里消散。少女眉心那一點殷紅的朱砂痣也隨之消失,仿佛一滴血融于天地。

“好險,”孔雀合掌喃喃,“幸虧……”

話音未落,隨著少女的死去,地底的那道裂縫里忽地爆發出了一聲憤怒的狂呼,整個大漠似乎都在戰栗和震動,如有雷霆在地底奔馳,滾滾而來。那道裂縫忽然間再度擴大了數倍,仿佛大地之瞳在一瞬間怒睜開來。

“龍!快退!”幻影星主厲叱。

鮫人的手指還停留在少女的心臟里,仿佛想起了什么往事,眼神里露出了無法捉摸的悲哀。聽到這個指令才回過神來,然而已經來不及退避,只感覺戾氣迫人而來,光芒耀眼得令他無法視物。

在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那只涌動著金光的手從裂痕里掠探而出,直擊數十丈,一舉刺破了鮫人胸口的衣衫,發出了毛骨悚然的咔的一聲響。

“龍!”同伴里最年輕的女子脫口驚呼,聲音戰栗。

“鳳凰!”星主厲叱,“守住陣式,不許擅離!”

那個鮫人沒有及時退開,也來不及回劍抵御,不得不直面迎接了魔暴怒的一擊。只是一擊,便沖口吐出一口血來,長劍脫手飛出。然而,在那一瞬間,奇跡出現了——

那把脫手飛出去的劍并沒有墜地,反而在空中一個轉折,活了一樣回過去,仿佛有無形的手操縱著,急斬向那道指向主人的金光!

只聽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金光竟然被一劍攔腰斬斷。

鮫人捂住胸口踉蹌而退,一直退到同伴組成的光之陣里才停住。

“你……沒事吧?”鳳凰急切地問。

鮫人搖了搖頭,被撕裂的外袍下露出隱隱的金光——那是非金非布的奇異軟甲,護住了他的心口。若非如此,他如今的下場必將和那個慘死的女子一樣,被剖心裂肺橫尸就地。他站回了同伴中,抬起手一招,那把黑色的長劍馭風而來,有靈性一樣地回轉,自動躍入了他的掌心,被默默握緊。

“多謝了,紫煙。”他的手指輕撫過明珠,低低吐出一句。

劍柄上那顆紫色的明珠發出幽幽瑩潤的光。

星主抬頭望天,手指在寬大的袍袖下迅速移動,計算著什么。頭頂星辰的位置已經開始移動,顯示著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盡管地底尚有怒聲如雷,但那一道裂痕卻在緩緩地閉合,光芒也漸漸暗淡。云集而來的邪魔們仿佛知道它們的主人此次依舊無法出世,開始騷動不安,紛紛散去。

“諸位,準備,”黑暗里,星主的聲音再度響起,“誅魔!”

“是!”六人齊齊往外踏出一步,抬起了手,默默念動咒術。那一瞬,光之穹窿從六個人的掌心重新升起,首尾相連,變成了一個明亮的圓,漸漸無限地往外擴張,將那些涌來的邪氣都包了進來!

白光。黑暗。白光。

不知道過了多久,洶涌的邪氣被漸漸凈化,抬頭看去,天上那一顆幽寰已經悄無聲息地從破軍的位置上移開,頭頂破軍光芒漸暗,那一道裂痕緩緩閉合,魔消失在了狷之原上。

“阿彌陀佛……”黑暗里,孔雀低沉地宣佛號,“累死老子了。”

破軍熄滅,又度一劫。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