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三章

江南2019年02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我盯著手里那張光盤看。它藍地印白,印著滿天飛落的雪花,雪花里兩個接吻的小人兒,造型老土,像是在街邊賣三五塊錢一個的那種瓷玩偶。

左邊印著兩個名字——“楊建南”,“林瀾”。

右邊印著一行行書手寫體——”我們結婚了”。

大豬在旁邊抽煙,我們一起坐在錦滄文華外的臺階上,屋檐外還是飄著微微的小雨。

大豬瞥了我一眼:“別一付死了全家的樣子,只是個樣品……樣品而已。今兒上海大炮指揮部的一個兄弟拿著到處問哪里刻盤比較便宜,印刷的地方已經找好了,一印2000張,估計是準備作為禮物的。給我看見,一把搶過來了。不過樣品出來了,這是籌備著呢……快了。”

我不說話,食指套在光盤孔里,看著它發呆。

“不想回去看看里面的內容?”

“什么內容?”說出口,我才驚覺自己的聲音變形得厲害,像是風里的燭火一抖。

“像是DV拼起來的,很多人都說同一句話,猜他們說的是什么?”大豬踩滅了煙頭,并不等我回答,“他們說:‘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

我的手一抖。光盤掉了下去,遠遠地滾開了,停在下水道口,被匯流的污水沖刷著。

“不看拉倒。”大豬說。

靜了一會兒,這個多嘴的家伙彈了彈煙灰:“那些人一個接一個地出來,有的是軍官,有的是戰士,也有估計是路邊找來的行人,張口就是那句,特逗。都是拼起來的,有些鏡頭春光明媚,有些陰雨綿綿,有在辦公室里拍的,也有在路邊,還有拍一個剛從飛機上下來的家伙,是老路,一口倍兒糙的苞谷茬子味兒,笑兩聲,說,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

陰雨綿綿……我真討厭陰雨綿綿……這雨為什么總是下個不停……總是下個不停……

“真贊。你不看不知道那個感覺,三江四海五湖的兄弟好像都給湊一起了,操江西話的說完操福建話的說,操安徽話的說完操廣東話的說,還有一個小孩,逗死了,拿著張紙條朗誦,寧南,請里下給楊先藍吧……虧得楊建南都能搜集到。有好些鏡頭還是戰爭開始前的樣子,準備了好久吧?”大豬沉默了一陣子,拍了拍大腿,“真牛!我是女人我也嫁給他了。這一招你能想到么?”

“想不到。”我說。

“就是啊。”大豬攤攤手。

我們都不說話,靜靜地坐了一會兒,我站起來。

“喂,沒抽完呢。再坐會兒。”大豬拉我。

“別拉我!我想點事情!”我心里很煩,現在只想一張床在我面前,我可以平拍著躺下去。

“還能想什么?”大豬硬拉著我重新坐下。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老大,別想了,這個……真是難搞。”大豬抓了抓腦袋,“說真的,林瀾和楊建南就是比較配。”

“我去你媽的,什么叫比較配?”

“不說別的,楊建南比林瀾大六歲,你呢,還比林瀾小一歲。”

“說得跟姐弟戀似的,你以為新浪娛樂新聞啊?”

“沒的事,沒戀,你還沒搭上人那條船呢。可是就是姐弟配啊!你以為呢,你比林瀾小,你還想改檔案啊?而且你想一想也知道沒可能啊,你說林瀾甩了楊建南投了你?別人還不以為林瀾瘋了啊?你一個中尉,每月各種補助加起來680塊,房子是肯定沒有,自己吃飽全家不餓,多一張嘴就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我們不都是吃食堂么?”

“我靠,你強!讓林瀾跟你一起吃食堂!”

“現在怎么辦?”

“我靠,我說到現在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鼓勵你勇敢上前再拼一把,我是說,大豬悠悠地說,”算了……”

“算了……”我也說,低下頭去。

大豬默默地抽煙,一直抽到煙蒂,才戀戀不舍地扔在雨地。

“可是……”我忽然抬起頭來。

大豬沒有聽我說下去,站了起來以他固有的瀟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走了。我抱著膝蓋坐在那級臺階上,看著空無一人的南京西路,唯一一輛出租車亮著”強生”的牌子經過,車后卷起淡淡的雨霧。

是啊是啊,楊建南什么都是很好的,他真的很配林瀾,他們兩個在一起那么協調,好像伏羲女媧,好像太陽月亮。我也相信他很喜歡林瀾,我看見他和林瀾并肩坐在中信泰富的員工食堂里吃飯,他掏出口袋里的餐巾紙為林瀾把餐具——擦拭干凈。林瀾就拿著他擦干凈了的勺子低頭喝湯。他并不吃東西,只是側頭看著她,我都不敢想這個森冷得像是一塊鐵板的男人眼里能有那么多溫情流露,足以滴滴答答地打落到臺面上。

我不知道該怎么做,如果林瀾真的跟我在一起,我想那個鐵板一樣的男人也會很難過吧?他那么的喜歡林瀾。

落·霞^小·說 ?? w w w…l u ox i a…c O m …

可是……

大豬都不聽我說……

可是……我只是想說……我也很喜歡林瀾啊……

筆記本的光驅在咔啦咔啦作響,像是隨時會自己散架似的。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一個剃著板寸的兄弟站在南京西路和西康路的交接口,拿著一摞機票打折卡說,滿臉春光燦爛。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一個大媽斬釘截鐵地說,重重地把大掃帚往身邊一擱。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一個扎蝴蝶結的小女孩說,舔了一口手里的麥芽糖。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

我忽然站了起來,為什么他媽的每個人都這么說?要是有一把快刀在我手邊我肯定一把把它拔出來,首先把面前這張桌子劈成柴火,連帶著光盤筆記本一起。小時候看《三國演義》,說是孫權聽了周瑜的說辭,站起來一把拔了佩劍當眾斬下一個桌角,說再別勸我投降了,再勸的就跟這桌子一個下場!

小時候不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感覺,現在我忽然知道了。

就是這種了!那種強烈的東西涌動起來,你一劍斬下一分兩半一決雌雄!還說什么?他媽的都給我閉嘴!誰也不要再說下去了!

孫權說:“老子要抗曹!”

我說:“老子去找林瀾!”

“喂,看見林瀾了么?”我瞪著眼睛問張皓,張皓正捧著一疊文件從30樓的大辦公室往外面走,驚惶得把文件緊緊抱在胸口。

“別擋了!我又不是要非禮你!”我把她手里的文件搶下來,“我幫你送,你告訴我林瀾在哪里。”

張皓一個勁兒地搖頭。

“那你自己送。”我又把文件仍還給她。

“林瀾在這兒么?”我一頭沖進五樓的SPRCOFFE。

一大幫子泡防御指揮部的技術員在里面圍成圈兒喝咖啡,一個人正手忙腳亂的收拾撲克牌。

“我靠,不是查你們打牌的——有人看見林瀾么?”

一群人一起搖頭,只有一個女孩說:“剛才在員工食堂看見她了。”

我大步流星閃進員工食堂,抓住我看見的第一個人問:“喂,看見林瀾了么?”

對方面帶詫異,正提著一大桶幾十斤泔水,不知道是廚房打雜的還是大師傅。

“林瀾?”那胖子擦了擦頭上的油汗。

“你認識我吧?”我指著自己的臉,“那個個子挺高,以前跟我們一起下來吃飯的女孩,開始頭發大卷的,以后燙成拉直的那個!”

“你搞糊涂啦?”對方不耐煩地推了我一把,“都快兩點了,午飯時間過了,哪還有人在這里啊?”

我往他背后看去,空蕩蕩的員工食堂。

我跑出食堂的時候看見蘇婉正一溜小跑從便利店里出來,拿著一塊巧克力在我面前閃過。

“喂!看見……”我說。

“林瀾是吧?”蘇婉一邊小跑一邊扭頭,“我沒看見,我急著趕電梯,喂喂,幫我擋一下門!”

我愣在那里,呆呆地,然后看見剛才打牌的一大幫子正從便利店里閃出來。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中信泰富廣場真是大啊,這邊的長青藤書店,那邊的SPR COFFEE、一樓的KENZO、五樓的POSH LIFE、九樓的戰備資料室、十一樓的總聯絡部、二十三樓的后勤總指揮部、三十樓的泡防御第一總控制室……我有點氣喘吁吁了,可是哪里都沒有林瀾。

最后我只好靠在電梯上喘息一下。

電梯門開了,我愣了一下。這里是31樓,又不小心按錯了,來到了原來的第一總控制室。而我把手伸出去格住了將要關閉的電梯門,我聽見有人在外面哼著歌。

我走了出去,轉過幾個彎子,悄無聲息的站在林瀾背后。她雙手抱在懷里,哼著又一首我不知道的歌,面對著沒有玻璃的巨大落地窗。風從外面吹進來,吹起她的頭發。她哼著歌,鞋跟偶爾輕輕地敲打地面。這里真是陰沉,只有大片的光從窗口涌了進來,幾乎要把她纖細的身形吞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瀾回頭:“你怎么也上來了?”

我說:“我……”

真是見鬼,我心里嘀咕。遇上這個女人,一定是個劫數,我記得我大學時候可以為飯里的沙子跟食堂大師傅從門里揪打到門外,也算一個很直接的人。可是我每次遇見林瀾,都是一個心情,無聲無息的,很安靜。我承認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里我一直覺得這個女人的存在困擾我很厲害,可惜每次聽到她的聲音看到她的短信聽見她走路時候低低地哼著歌,我的一切的躁動不安也就煙消云散。

不管怎么樣都好吧,只要這個女人還在我的生活里……

“你今天不值班吧?”

“不。”我搖頭。

“你不值班還不在宿舍里睡個懶覺?”她掉頭向我走來,“我可累了大半天了。”

她走過我身邊的時候我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也許是握得太用力了,她”啊”的一聲喊了出來。

“你干什么?”她瞪著握。

“你要結婚了?”

林瀾愣了一下,那一瞬間我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睛,我要從她的眼睛里面看出東西來,無論是陰謀暴露的不安還是凄凄慘慘的離別,無論是得意洋洋的炫耀還是走上不歸路的遺憾。

可是林瀾都沒有。她的瞳子很深卻并不明亮,像是又一層霧把一切都蓋住了。她側頭避開了我的視線:“消息傳得那么快,你都知道了?”

“連說都不說?”

“定得也很急唄,建南他老爹說他已經升到上校了,也31了,該結婚了。建南就帶著戒指來問我可以不可以。”林瀾說,“你別握著我,你手又硬又冷。”

我不說話,也不松手。

林瀾皺了皺眉毛,用另一只手上來想把我的手掰開。我把她另外一只手也抓住,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她。林瀾掙扎了一下,安靜下來。

她忽然發作了,瞪著眼睛對我大喊:“我今年夏天就要結婚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樣啊?”

“我沒有想要怎么樣,我只是想問問,”我深深吸了口氣,“真的非要結婚么?”

這句話要是聽在別人耳朵里一定以為我是瘋了,不過我已經說了我想說的一切。

“你發神經。”林瀾說。

“我只是想問問!”

“你要問什么?”林瀾冷笑,“你不是在乎我是不是結婚,只是在乎我跟誰結婚而已!”

她這么說的時候真的是憤怒了,眼睛瞪得那么圓,像是一頭發怒的母豹子。

“你說得對!”

我已經不能示弱了,我那局骰子已經揭開了蓋子,不能再搖下去,現在剩下的只是橫下心看著結果。

“你要我怎么辦?我是女人!女人啊!你們男人找很多女朋友是風流倜儻,我們女人找很多男人就是淫賤下流了!我有個男朋友他很好,喜歡我要娶我,我也想嫁給他,你要我怎么辦?”

“很好?什么叫很好?因為他是石家莊陸軍學院畢業的?因為他是戰斗英雄?他還是中校?哦,不是,已經是上校了!”

林瀾的臉忽然漲紅了,她的嘴唇哆嗦著,哆嗦著,最后她猛地掙脫了我的雙手推在我胸口上:“你去死吧!”

我跌跌撞撞地退了幾步。眼前忽然發花,也許是太疲憊了,也許是心律不齊的老毛病又犯了。

“壓DV還是我教你的……”我喃喃地說,感覺像是胸口里所有的熱量被一下子抽走了,空曠冰涼。

視野里是雜亂無章的幾何線條,青紫色的一片。我聽見那些遙遠而又接近的聲音: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請你嫁給楊建南吧……請你嫁給楊建南吧……我看了那個DV,我知道是林瀾壓制的,是楊建南拍的,林瀾把它壓制成了婚禮的紀念品。

她真是笨,怎么也記不住那些參數和流程,我只好一次一次地重復,怎么切時間……調整參數……怎么合并音軌……最后我說這樣吧,我告訴你步驟一步驟二步驟三,你無須知道每個參數是為什么這樣調,你只需要一二三四五地做,于是林瀾學會了。

我想她趴在她的工作臺上低聲念叨著步驟一,步驟二,步驟三……一段一段地切出那些DV的高潮段落,拼接起來,像是天南地北千千萬萬的人同聲說:

林瀾,請你嫁給楊建南吧。

我忽然想起陳凱歌的《致命誘惑》,那是他去好萊塢導演的一部并沒什么名氣的小片,我在周三的半價檔坐在電影院里看的。女主角愛上了英俊勇敢的登山運動員要離開她的同居男友,她回到租住的房子,男友——我記得是個庸碌的胖子——正翹著雙腿看球賽。女人下了決心說我要離開你,男人站起來瞪大了眼睛一付不敢相信的樣子。

當他終于明白一切都無法挽回的時候,他咆哮著發作了說你為什么要離開我你這個婊子你這個愚蠢的女人你欺騙了我,而所有的話在女人面前像是撞上了無形的墻壁。最后他喃喃的說,你為什么要離開我,I bought you the subway ticket every weekend……

I bought you the subway ticket every weekend,我幫你買了每周的地鐵票。

是不是太小氣了一些?The subway ticket,just the one-dollar subway ticket……

大豬在他的Blog里說,我最喜歡的三部電影是《搏擊俱樂部》,因為它講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憤怒;是《激情歲月》,因為它講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飄離:是《離開拉斯維加斯》,因為它講述了永存男人心中的無可奈何。

我本事沒有那么大,沒有楊建南那么威風,沒有他那么細心,沒有他那么聰明能想到那么好的辦法去求婚怎么辦呢?可是……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啊。

真委屈,像是一個小孩。

她使勁瞪著我,唇線扯得緊緊的,像是受了責罵的小女孩,又像是憤怒了。我不知道她是要破口大罵還是要放聲大哭。

“對不起……對不起……”我說,我還能說什么呢?

我忽然放大了聲音:“對不起!”

“早點說明白就好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掉頭走了,跑到電梯那邊使勁拍了下行的鍵。

我背后傳來腳步聲,一扭頭,看見林瀾跟著過來,扶著門框站在十米外。

“那我現在對你說,不要再來找我了。”她說得很輕,但是很堅決,我聽不出她話里的語氣。

輕輕的一句話,像是一粒沙子,落地的聲音,卻像是打雷。我的腦袋里嗡嗡作響,一種像是從每個血細胞里伸出來的疲憊正在沿著我的血管流淌,我想坐下去好好休息一下。落幕了,終于落幕了。

我站在那里,和她對視,電梯來了,“叮”的一聲,我轉過身走了進去。她并沒有跟進來。

我趴在冰冷的櫥窗玻璃了,看那雙帶一點白色絨毛邊的靴子。女店員從東側開始慢慢的關閉整個商場的燈光,陰影慢慢地向著我逼近,她最后來到我的身邊,用飛揚的眼角看著這個酒氣醺醺的人,“喂,別看了,關門了!”

“等會兒……等我……等我站起來。”

她不由分說地把櫥窗的燈光也關了:“快點!看你也是部隊的,小心通知你們領導!”

“部隊的也是人啊,買東西不行啊?”我覺得腦袋真重,快要把脖子壓斷了。

“你買什么?靴子?5700,就這一雙了,還打八折,你買,你每月多少錢啊?”女店員從鼻孔里狠狠地噴出氣來。

“幫我包起來。”我把一張卡扔出去,“36的對吧?上次也是你跟我說的吧?”

“信用卡啊?信用卡不給用的了。”女店員捏著卡狐疑。

“不是,儲蓄卡,我存的錢。”我的聲音低落下去,“不過現在想不存了……”

一會兒她提著紙袋出去,塞在我手里,把卡還給我,讓我在一張小紙上簽字。

“送給女朋友啊?是要結婚么?”看著我離去,女店員在背后說。

我像是被電了一下,回頭惡狠狠地看她,目光兇險得可以殺死一頭恐龍。

醒來的時候我正躺在錦滄文華酒店11樓自己的房間。聽見我的動靜,首先閃現的是大豬的臉,而后是二豬的。

大豬興奮:“好歹算是醒了,否則你就是指揮部第一個醉死的人了。”

二豬把一份東西塞到我手里:“來,看看!”

我硬撐著瞪大眼睛,讀著手里的那張紙。

“尊敬的指揮部各位首長:

”本人江洋,對于日前在指揮部辦公地發生的酒后鬧事行為經過深刻反省,做出如下檢討。

“作為一名服務于國家,服務于人民的解放軍預備役部隊軍官,我沒有深刻理解自己的神圣職責,把個人的情緒凌駕于集體利益和國家安危之上,置組織紀律于不顧,無視領導和同事的信任,闖入泡防御指揮部大辦公室,高聲喧嘩,借酒滋事,毀壞公物,侵害同事……

”在此,我表示深切的檢討和最真摯的歉意,即使用懺悔二字,也無法形容此刻我內心的難過……“

我按住胸口,喉嚨里”嘔”的一聲。

“不至于真那么大反應吧?”二豬拍著我的背。

“胃里的東西沒吐干凈……不是你寫的這個東西……”我干嘔了幾下,最終沒吐出來。

這是二豬寫東西的結構章法,大豬是讀書多而不能寫,二豬是一貫情真意切字字刻苦,每次看他的檢討我都覺得這個人從靈魂上厭棄自己,期待一種陽光般的新生,不過下次他該犯錯誤的時候還是照犯不誤。

“我闖入指揮部大辦公室了?”

“沒說的,你一腳踢開大門,一聲大喝——魯智深醉打山門也就跟你堪堪相媲美!”大豬很贊嘆的樣子。

“毀壞公物?”

“這個倒是小事,你拿了張皓的茶杯,以為是酒杯,狂灌了一口,像是碎杯為號刀斧手齊出的架勢,一把把人杯子給砸了。”二豬說。

“侵害同事?有么?我侵害誰了。”

“就差寫性騷擾了。你先跟蘇婉熱烈擁抱,然后按著人家的雙肩非要人家坐下來聽你說一句話,最后我們大家期待了你半天,你沒有說出來就咣地倒下去了。”

“蘇婉……”我頭大起來,要是欺負了張皓還好說,蘇婉那個能嘮叨……

“高聲喧嘩這個也算一條啊?”我說。

“問題是你喊的什么。”大豬悠悠地說。

“我喊的什么?”

“你說,”二豬低著頭跟背課文似的,“讓林瀾去死吧……”

我呆呆地坐著。

“來,簽個字!”二豬把筆塞到我手里。

我暈暈乎乎地在檢查上面簽了我的名字,然后一頭栽進枕頭里。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