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08章 藏鋒 2 聶明玦我X你X¥#%@&#*&@

墨香銅臭2017年12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若這一劍得手, 縱使不能降服聶明玦,多少也能爭取一點時間。然而, 這把劍方才因蘇涉的猛然爆發被灌注了太多靈力, 超出了它的承受極限,揮到中途,竟然“當”的一聲,斷為數截。而聶明玦的一掌, 卻正中他的胸膛。

蘇涉的這份精彩, 轉瞬即逝。他甚至沒來得及吐出一口血,說句或體面或狠戾的遺言, 目光里的生氣便瞬間熄滅。

金光瑤癱在藍曦臣身邊, 也看到了這一幕。不知是因斷手和腹部血流愈發洶涌,痛得厲害, 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他眼眶里隱隱有淚光。可沒有機會給他喘氣或是舔傷口, 聶明玦抽出手后, 又轉過身, 對著他的方向虎視眈眈起來。

這張剛硬的臉上那種冷漠而嚴厲的審視意味, 和他生前的一模一樣, 正是金光瑤最害怕的模樣。金光瑤連眼淚都被嚇回去了, 聲音發顫著求助道:“二哥……”

藍曦臣調轉了劍鋒, 魏無羨和藍忘機也各自催急了調子。然而方才哨音已被破除, 再想重新起效,可比原先困難多了。這時, 忽聽一旁一人叫道:“魏無羨!”

魏無羨立即道:“什么?”

答完才發現喊他的人是江澄,魏無羨微感詫異。江澄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從袖中取出一樣東西,揚手一扔。魏無羨下意識伸手接住,低頭一看。漆黑光亮的笛身,鮮紅的穗子。

鬼笛陳情!

手上一摸到這支他再熟悉不過的笛子,魏無羨連驚訝也顧不上了,不假思索地將它舉到唇邊,喊了聲:“藍湛!”

藍忘機微一點頭,不需更多言語,琴聲與笛聲齊齊奏響。琴如冰泉,笛如飛鳥。一在壓制,一在誘導。在相合的二者之下,聶明玦的身子一個搖晃,終于,半強迫地把腳步從金光瑤之前挪開了。

他一步一步,在琴笛合奏的操控之下,僵硬地第二次朝那口空棺走去。魏無羨和藍忘機也一步一步隨著他靠近。等他一翻進那口棺材,二人不約而同地在地上棺蓋兩端一踢,沉重的棺蓋飛起又落下。魏無羨輕靈地翻上棺頭,左手把陳情插回腰間,飛速咬破右手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地在棺蓋上畫下了一整串龍飛鳳舞、鮮血淋漓的咒文,片刻不滯,一筆到底!

至此,棺材內野獸嘶嚎般的聲音才漸漸歇止。藍忘機按住了顫動的七弦,凝住了指下的琴音。魏無羨輕輕吁出一口氣,謹慎地感應了一會兒,確定棺蓋下沒有力量了,這才站起來道:“脾氣真不好,對吧。”

他站在棺材上,高出太多,藍忘機收了琴,睜著一雙顏色淺淡的眸子,抬頭看他。魏無羨低下頭,右手忍不住撓了撓那張白白凈凈的臉,不知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給他撓上了幾道血紅的血印。藍忘機不以為意,道:“下來吧。”

魏無羨笑著跳了下來,被他接了個正著。

這邊稍稍安靜了,那邊,聶懷桑卻開始唉唉痛叫了。

他道:“曦臣哥!你快來幫我看看,我的腿還跟身子連著沒有!”

藍曦臣走過去,按住他一番察看,道:“懷桑,沒事,不用這么害怕,腿沒有斷。只是刺破了一處。”

聶懷桑恐怖地道:“刺破了!刺破了怎么能不害怕!刺穿了沒有啊?曦臣哥救命啊!”

藍曦臣啼笑皆非,道:“沒有那么嚴重。”

聶懷桑還是抱著腿滿地打滾,藍曦臣知道他最怕痛,便從懷中取出藥瓶,放到聶懷桑手里,道:“止痛。”

聶懷桑連忙取藥來吃,邊吃邊道:“我怎么這么倒霉,莫名其妙被那個蘇憫善半路抓來,他都要逃跑了還刺我一劍!不知道對付我直接推開就行了嗎,用得著動刀動劍……”

藍曦臣起身回頭。金光瑤跌坐在地,臉色蒼白如紙,頭發微微散亂,額頭滿是冷汗,狼狽至極。大約是斷手處痛得太厲害了,忍不住輕聲呻|吟了兩聲。他抬眼去看藍曦臣。雖然什么話都沒說,可光是這幅捂著斷腕的模樣,還有凄慘無比的眼神,很難不讓人心生憐憫。

藍曦臣看了他一會兒,嘆息一聲,還是取出了隨身攜帶的藥物。

魏無羨道:“藍宗主。”

藍曦臣道:“魏公子,他現在……這副模樣,應該再做不了什么。再不給他救治,怕是要當場死在這里。還有許多事都沒問清。”

魏無羨道:“藍宗主,我明白,我不是不讓你救他,我是提醒你小心他。最好禁了他的言,不要再讓他說話。”

藍曦臣微一點頭,對金光瑤道:“金宗主,你聽到了。請你不要再做些無謂的舉動了。否則為以防萬一,你有任何動作,我都會不留情面……”他深吸一口氣,道:“取你性命。”

金光瑤點了點頭,低聲說了微弱的一句:“多謝澤蕪君……”

?? 落l霞x小x說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藍曦臣俯下身,謹慎又小心地給他處理斷腕的傷口,金光瑤一路發抖。見昔日風光無限的義弟落得此時這般下場,藍曦臣也不知該說什么好,只能心中嘆息。

魏無羨和藍忘機一起走到角落。溫寧還半垮不垮地以一個尷尬的姿勢倒在江澄和金凌身上。魏無羨把他平放到地上,檢查一番他胸口那個黑洞,大是犯愁:“你看你這……該用什么東西堵才好。”

溫寧道:“公子,我這樣很嚴重嗎……”

魏無羨道:“不嚴重。你又不用這里的臟器。但是難看。”

溫寧道:“我又不要好看……”

江澄是沉默,金凌則是要說不說。

那邊藍曦臣給金光瑤處理傷口,見金光瑤疼得快暈過去了,原本想借此懲戒他一番的藍曦臣終究還是于心不忍,回頭道:“懷桑,方才那瓶藥給我。”

聶懷桑吃了兩粒止了疼便把藥瓶收進懷里了,忙道:“哦,好。”低頭一陣翻找,摸出來正要遞給藍曦臣,突然瞳孔收縮,驚恐萬狀地道:“曦臣哥小心背后!!!”

藍曦臣原本就對金光瑤沒放下提防之心,一直繃著一根弦,見了聶懷桑的表情,加上他這聲驚呼,心中一涼,不假思索地抽出佩劍,往身后刺去。

金光瑤被他正正當胸一劍刺穿,滿臉錯愕。

其他人也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驚。魏無羨霍然起身道:“怎么回事?!”

聶懷桑道:“我我我……剛才看見三哥……不是,看見金宗主把手伸到身后,不知道是不是……”

金光瑤低頭看著貫穿自己胸口的一劍,嘴唇翕動,想說話,卻因為已被下了禁言,欲辯無言。魏無羨覺得這情形有些不對勁,還沒等他發問,金光瑤卻咳出一大口血,啞聲道:“藍曦臣!”

他竟然自己強行沖破了禁言術。

金光瑤現在渾身上下都是傷,左手被毒煙灼傷,右手斷腕,腹部缺了一塊,周身血跡斑斑,剛才連坐著都勉強,此刻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竟然靠著自己就站了起來,又恨聲喊了一次:“藍曦臣!”

藍曦臣看起來失望至極,也難過至極,道:“金宗主,我說過的。你若再有動作,我便會不留情面。”

金光瑤惡狠狠地呸了一聲,道:“是!你是說過。可我有嗎?!”

他在人前從來都是一副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面孔,這時居然露出了如此市井兇蠻的一面。見他這幅大為反常的模樣,藍曦臣也感覺出了什么問題,立即回頭去看聶懷桑。金光瑤哈哈笑道:“得了!你看他干什么?別看了!你能看出什么?連我這么多年都沒看出來呢。懷桑,你可真不錯啊。”

聶懷桑瞠目結舌,似乎被他突如其來的指摘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金光瑤恨恨地道:“我居然是這樣栽在你手上……”

他強撐著想走到聶懷桑那邊去,可一把劍還貫穿著他的心口,走了一步,立即流露出痛苦之色。藍曦臣既不能給他致命一擊,又不能貿然拔劍,脫口道:“別動!”

金光瑤也確實走不動了。他一手握住胸前的劍鋒,定住身形,吐出一口血,道:“好一個‘一問三不知’!難怪了……藏了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聶懷桑哆嗦道:“曦臣哥你信我,我剛才是真的看到他……”

金光瑤面色猙獰,喝道:“你!”

他又想朝聶懷桑撲去,劍往里又往他胸口里插了一寸,藍曦臣也喝道:“別動!”

之前他已經吃了金光瑤無數個虧、上過他無數次當,這一次也難免心懷警惕,懷疑他是因為被聶懷桑拆穿背后的動作,情急之下才故意反咬,只為再次使他分神。金光瑤輕而易舉地讀懂了他目光中的意思,怒極反笑,道:“藍曦臣!我這一生撒謊無數害人無數,如你所言,殺父殺兄殺妻殺子殺師殺友,天下的壞事我什么沒做過!”

他吸進一口氣,啞聲道:“可我獨獨從沒想過要害你!”

藍曦臣怔然。

金光瑤又喘了幾口氣,抓著他的劍,咬牙道:“……當初你云深不知處被燒毀逃竄在外,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是誰?后來姑蘇藍氏重建云深不知處,鼎力相助的又是誰?這么多年來,我何曾打壓過姑蘇藍氏,哪次不是百般支持!除了這次暫壓了你的靈力,我何曾對不起過你和你家族?何時向你邀過恩!”

聽著這些質問,藍曦臣竟無法說服自己再去對他使用禁言。金光瑤道:“蘇憫善不過因為當年我記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報我。而你,澤蕪君,藍宗主,照樣和聶明玦一樣容不下我,連一條生路都不肯給我!”

這句說完,金光瑤突然急速向后退去,朔月從他胸口拔出,帶出一串血花。江澄喊道:“別讓他逃了!”

藍曦臣兩步上前,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他再次擒住。金光瑤現在這個樣子,跑得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就算是金凌蒙上眼睛也能抓住他。何況他多處受傷,又中了致命一劍,早已無需防備了。可魏無羨卻突然反應過來,喝道:“他不是要逃!!!澤蕪君快離開他!”

已經遲了,金光瑤斷肢上的血淌到了那口棺材之上,淅淅瀝瀝的鮮血爬過魏無羨原先畫過的地方,破壞了符文,又順著縫隙流進了棺材。

已經被封住的聶明玦,猛地破棺而出!

棺蓋四分五裂,一只蒼白的大手扼住了金光瑤的脖子,另一只,則探向了藍曦臣的喉間。

金光瑤不是要逃跑,而是要拼著最后一口氣把藍曦臣引到聶明玦這邊,同歸于盡!

藍忘機斥出避塵,風馳電掣著朝那邊刺去,可聶明玦幾乎根本不畏懼此類仙器,即便是避塵擊中了他,多半也無法阻止他進一步縮小和藍曦臣喉嚨之間近在咫尺的距離。

然而,就在那只手還差毫厘便可扼住藍曦臣脖子時,金光瑤用殘存的左手在他胸口猛地擊了一掌,把藍曦臣推了出去。

他自己則被聶明玦掐著脖子拽進了棺材里,高高舉起,就像舉著一只布偶,畫面可怖之極。金光瑤殘存的一手掰著聶明玦如鋼鐵一般的手掌,因痛苦掙扎不止,一邊披頭散發地掙扎,一邊從眼里放出兇光,聲嘶力竭破口大罵道:“聶明玦我/操/你媽!你以為老子真怕你嗎?!我……”

他嗆出一口艱難萬狀的鮮血,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異常殘忍且清晰的一聲“喀喀”。

金光瑤喉間發出一絲咽氣的嗚咽。金凌肩頭一顫,閉目捂耳,不敢再聽再看。

——————

作者有話要說:

瑤妹好不容易說個臟話還要被和諧(°ー°〃)

 

共 394 條評論

  1. 心疼的第n天說道:

    怎么說,藍大從小教育使然,
    對作惡多端的人怎么可能放ta走,所以,瑤妹不能全怪藍大不給他一條活路吧,還有,信任這個東西,一次兩次還能相信,可被欺騙了三次四次,誰能沒戒心。

    有點心疼藍大啊,曾經那么相信一個人,可后來告訴他不但被設計了,還間接成了害死義兄的幫兇。雖然我也心疼瑤妹,可瑤妹這個結局也算注定的了吧

  2. 瑤妹說道:

    聶明玦我X你X¥#%@&#*&@

  3. 宋嵐說道:

    惡友已不復存在……

    1. 雨巷花開說道:

      黃泉路一起走,順便成美會問問:小矮子,你那個跟班把我的尸體弄到哪里去了?

  4. 心疼羨羨他手指說道:

    魏無羨輕靈地翻上棺頭,左手把陳情插回腰間,飛速咬破右手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地在棺蓋上畫下了一整串龍飛鳳舞、鮮血淋漓的咒文,片刻不滯,一筆到底!

    羨羨你這樣不會失血過多嗎???!!!天天咬破手指汪嘰不心痛嗎???!!!

    1. 匿名說道:

      只要正常吃飯身體就會立刻造出新血。
      定期獻血對身體健康有好處。
      在中世紀的歐洲,給病人放一點血就是常用的治療方法,而且還挺有效。

  5. 匿名說道:

    瑤妹嗚嗚嗚嗚嗚嗚嗚

  6. 匿名說道:

    孰是孰非,孰黑孰白,終究意難平。

  7. 蘅君說道:

    個人經歷會影響相當一部分的人生目標與個人能力\
    瑤妹放不下仇恨,可也恨不下心殺恩人,君子氣質被刻入骨血卻并非自愿,愛而不得,志不得現。
    實為一大悲劇人物。
    可他愿意予真心為藍曦臣。

    1. 羨羨的藍二哥哥說道:

      其實好心疼瑤妹啊

    2. 金光瑤我的人說道:

      同意?!!!下面是一大佬寫的,不是我寫的,我第一次看到這么虐的車……曦澄黨和不喜歡瑤妹的道友們請跳過?。本人已哭死,小事問靈,大事共情,急事獻舍。 【魔道祖師/曦瑤】鏡中花
      獻給一米七的瑤妹
      【鏡中花】

      人生在世,心上蒙塵
      無塵,無人
      愛由心生,怖由愛生

      佛語
      愛別離,怨憎會
      撒手西歸,全無是類
      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

      相思最苦,莫過水中幻月,鏡里空花
      求不得,放不下

      【鏡中花】
      人生苦短,所以離合悲歡之情更是刻骨銘心。

      藍曦臣曾認為自己不會為這等世俗之事困擾,那也是那人還在前的事了。
      普天之下,蕓蕓眾生,又怎會為他這小小一粒沙稍作停留。
      前些時日魏無羨再來時帶了一面脂玉銅鏡,名曰幻月空花。
      說是在圓月當空的夜晚,以月華鋪路,相思媒介為輔,便可圓你一夢。
      月華鋪了青石滿階,月夜的花香染指眉梢,他獨自坐在一片寂然中。
      幾乎是虔誠地將幻月空花放置桌塌。
      不求多少,只需一個答案。
      念天,念地,念一人。

      朦朧間,仿佛見有人踏月而來。

      一身金星雪浪,烏紗帽下琉璃眼眸,溫潤瀲滟至極。
      眉間艷紅朱砂,白面翠目,堪比月華。

      金光瑤曾經說過,他們這一浮生未免太長太繁雜。
      而世事如風,拂過之處萬般皆空。
      都如同鏡里空花,水中幻月。
      人是,情亦是,還祈求能留下些什么。

      藍曦臣聽得沉重,卻也念在是這人的喜日,安撫笑道:“若能與心愛之人成就一段姻緣,確是一樁美事。”
      金光瑤聞言笑道:“那二哥呢,可是有什么心上之人?”
      藍曦臣瀲目靜思,半晌才道:“大概吧。”
      金光瑤笑而不語。
      那日是金光瑤大婚的前夜。
      扶搖樹下,二人并肩而座。
      剛是立春不久,夜風拂在身上也是些微的涼。金光瑤膝上擁著暖爐,懷里的琴錚錚的響。

      卻少見地彈錯了幾個調。
      夜風吹散了他發梢的清淺雪香,金光瑤雖是在笑,卻依是難掩眉間的疲倦。
      明明該是迎接大婚的歡喜神色,那目光仿佛是攝入一片無盡的蠻荒之地,漫長綿延至極。
      身旁的藍曦臣還在囑咐他婚后的種種。
      金光瑤唇角微煽,似是有話要講。
      話到了嘴邊,卻又咽了回去,只望著藍曦臣,眼神又烏又亮,眼底是一片不明的瀲滟水光。

      那夜金光瑤灌了藍曦臣幾杯桂釀,藍曦臣只道是他將要成親心里歡喜,也不曾多想,就由他去了。
      后來便醉倒在身后的軟塌上,早已不知今夕何夕。
      月光把藍曦臣勾勒的恍然謫仙。
      煙雨紅塵之地長大的人,又怎能這般接近這抹干凈的月光。
      金光瑤未醉,他望著藍曦臣的睡顏許久,掙扎了許久,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他。

      二人靠的極近,一呼一吸都打在藍曦臣的眉梢,鼻梁,最后停在唇角。
      只是一個淺淺的吻,帶著桂釀的醇香,沁人心脾。
      金光瑤心里嘲自己未免也太大膽了些,卻又因心思得逞而悄悄歡喜,一抬眼,卻對上另一雙琉璃似的眸。
      明亮,溫潤,卻帶著朦朧的醉意。正直直地盯著他。
      金光瑤料是知道這人醉了,被抓包也覺得尷尬,又見藍曦臣并無太大反應,只得胡作鎮定道:“二哥,你且聽我…”
      話未說完,只覺得腰上一沉,唇便又撞在一起,金光瑤一聲悶哼,竟是藍曦臣又把他壓了回去。
      幾乎是迫使著金光瑤張開了牙關,一寸一寸細細的舔食,舌尖滑過上顎,金光瑤猛地一顫,剛想伸手給他推開,舌卻又被緊緊勾住不放。

      金光瑤被吻的渾身發顫,有意掙脫,不想藍曦臣竟是緊固著他不讓分毫。
      藍曦臣的吻落在他的耳尖,脖頸,鎖骨,熱度穿透衣料直達肌膚,金光瑤仰頭喘息,呼吸燙的驚人。

      胸前猛地一涼,卻是衣服給直直扯開。金光瑤被冷氣一激,一下醒了三分,心中慌亂至極,慌忙的想從塌上逃離下去。不想藍曦臣看出他的意圖,一個翻身將他死死地壓在身下,手掌已經順著衣服紋理摸了進去。

      “二哥,停下吧…嗯…”不過只是手指輕微的碰觸,金光瑤整個人都是一個哆嗦。月光將他籠進一個迷離的幻境,皮膚白皙的恍若脂玉,唯有額間一點朱砂鮮紅的扎目。
      藍曦臣目光冷靜的出奇,此刻卻難以抑制般去親吻金光瑤額前的朱砂,一只手探入他衣襟下擺一下就抓住了那物。

      金光瑤嗚咽一聲,又死死把聲音壓入腹中。現下二人在院中扶搖樹的軟塌之上,周圍一片寂靜空曠,金光瑤眼角泛紅,這般的摩擦揉捏,呻吟幾乎就要脫口而出。
      他一只手勾上藍曦臣的脖頸,在他耳旁輕聲細語道:“停下吧,二哥…別…別再刺激阿瑤了…阿哈…”卻又被對方手下的動作激的變了聲調,干脆緊緊用手捂住了嘴。

      汗氣騰在金光瑤面上仿佛蒙上薄霧,那雙星光璀璨的眸此時卻煙霧氤氳。
      醉了的藍曦臣跟平時恍若兩人,金光瑤甚至不記得他是怎樣進入的自己,只記得他再也忍無可忍地一聲慘叫。
      “疼…疼…”金光瑤疼的整個人一縮,眼角似是要蒸出淚來,面色慘白如紙。藍曦臣看的心疼,湊上去輕柔的吻他的眼瞼和唇角,半天見這疼痛不見好轉,藍曦臣正嘆著氣準備從他身體里退出來,腰卻猛地給人勾住。

      藍曦臣看著金光瑤隱忍的痛苦面容,無奈又心疼道:“你能可受的住?”金光瑤撐著身體勉力笑道:“自然是受得住,再說,如果是二哥的話,疼點也沒什么。”
      藍曦臣眼底一黯,再次將他壓在身下,這次動作溫柔的多,謹慎抽動了幾下,按著他的腰細細碾了起來。金光瑤只覺得這巨痛間有電流順著骨髓直沖而上,痙攣之下,瞳孔一滯呻吟拔高而出,竟直直釋放出來。

      爽利的讓人心慌,金光瑤胸口起伏,顫抖的厲害。
      藍曦臣怕也沒想到變故如此之快,愣了幾秒卻又柔柔笑了開來,想來也該是適應了,隨后折開他的大腿,徑直壓了上去。
      月光透過斑駁樹梢撒了滿地銀灰,落在二人的發上,衣上,卻又隱去了蹤跡。

      夜里送來的風吹散了腥膻之味,金光瑤伏在藍曦臣的胸前,許久許久,內心卻恍若被什么掏空了一塊,悵然之感久久不能平息。
      身旁的人氣息平穩綿長,顯然已經睡熟了。金光瑤小心地從他身旁挪起來,無奈腰部酸澀異常,腿間更是粘膩的難受。
      想來明日藍曦臣也不會記得,他便瞬間安心了許多,安心之余是窒息的痛。金光瑤穿戴好衣物,又草草處理了痕跡,簡簡單單地幾個動作,卻叫他疲憊地不得不坐在塌下休息。
      他看著遠處微愣,思緒也仿佛飄到很遠。怔了半天后,拉過旁邊的軟披蓋在藍曦臣身上。
      “我又怎能作賤你。”
      金光瑤輕聲嘲道,似是對自己,又似是對藍曦臣。
      他將之前抓皺的抹額捋平疊好,又規整地放在枕邊。
      “二哥,這樣就夠了。”
      他笑道:
      “有些事,阿瑤這輩子都不敢奢求。”

      藍曦臣忽覺臉上冰涼,驚醒才發覺自己是靠著門扉睡著了,鼻翼間還縈繞著一抹淺淡的桂釀醇香。
      他直身抹凈臉上的淚,頭頂依舊是皓月當空,不過是幾個時辰而已。

      觀音廟淹沒了金光瑤的所有。(這句話我淚崩)
      似是懂些什么,又仿若什么都不懂。
      那之間,隱約有股苦味。
      揮之不去,悵然若失。
      原來自己找來找去的答案,金光瑤竟是早就告訴了他。
      是夢,夢又能如何?
      藍曦臣癡癡地笑。
      即便是自己為自己編織的美夢,這也足夠了。
      藍曦臣靜默片刻,身上微涼,起身欲回房時,這才記起遺落的幻月空花鏡。
      返回去拿,手就那樣僵滯在那里。
      鏡面之上,不知何時悄然飄落了一瓣金星雪浪。
      正靜落在中央,打散了一汪月光

      1. 匿名說道:

        你這樣讓秦愫怎么想(=_=)

      2. 一只小呵呵說道:

        算了,過吧,雖然瑤妹粉,但本人惡友黨

  8. 魏無羨是藍忘機的說道:

    瑤妹應該是想拉藍曦臣一起的,但是舍不得,想讓藍曦臣記住他

    1. 匿名說道:

      這位道友
      這樣想只會更虐

    2. 匿名說道:

      我覺得有可能瑤妹不希望自己死在藍曦臣手上,于是就讓他大哥來了結他,推開他還能順便讓曦晨記住他

  9. 你薛爺爺沒有字!說道:

    “小矮子,好巧啊,呦呵,你右臂呢?”
    “成美,我也想問你,你左臂呢?”
    (薛洋臉色一暗)“哦,那個啊……丟了。”
    “你……還想著曉星塵?”
    “你才是還想著藍曦臣吧。呵,傻子。”
    “嗯,傻子。”
    說罷,便轉身向地獄走去。

    1. 匿名說道:

      說的好,非常同意。金光搖和藍曦臣就是一對,只差表白了

    2. 義城八載候星塵說道:

      套用一句,哪吒的話。
      不傻,誰和你做朋友?
      惡友的成長之路情路都非常坎坷啊!心疼啊!

  10. 隨便說道:

    內個 盒飯熱乎了

  11. 匿名說道:

    啊啊啊啊,心疼瑤妹。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12. 匿名說道: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細水長流,愿你我依舊,
    后會無期。

  13. 夷陵老祖魏小羨說道:

    挺心疼謠妹的,一切都是生活

  14. 匿名說道:

    蘇涉是不是忘了羨羨在水行淵那次救過他

    1. 匿名說道:

      但是魏無羨沒有記得他啊

    2. 匿名說道:

      救命之恩難道不比記住你名字的恩情更大?壞人就會找借口一起作惡而已!

  15. 金光瑤說道:

    可惜藍曦臣不是藍湛,瑤妹還是錯付了啊

    1. 雨巷花開說道:

      瑤妹也不是魏無羨
      他們不是主角,哎

      1. 匿名說道:

        錯付什么啊,金光瑤怎么能跟羨羨比。
        不怪藍大,要怪就怪他自己干得壞事太多!

  16. 匿名說道:

    金光瑤道:“蘇憫善不過因為當年我記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報我。而你,澤蕪君,藍宗主,照樣和聶明玦一樣容不下我,連一條生路都不肯給我!”

  17. 匿名說道:

    心疼瑤妹,聶導也是導演的一場好戲

  18. 是個coser沒錯了說道:

    瑤妹真的好可憐!臟話還沒說完就被和諧了……墨香你好殘忍嗚嗚嗚,金子軒江厭離溫寧溫情聶明玦莫玄羽(獻舍,反正都是死了)薛洋大寶貝和曉星塵道長……這都死了多少人了嗚嗚嗚!我以后cos魔道都要偷偷抹把淚了!(為了質量于是我都買了U家的)偷偷問一句,只有我一個人看魔道看得稀里嘩啦的嗎?(擴列來嗎:3077876317)不管怎樣墨香我愛你啊嗚嗚嗚嗚嗚!

  19. 溫柔體貼善良可愛...de師姐說道:

    薛洋:金光瑤你他媽都死了到滴把老子弄哪去了?

  20. 匿名說道:

    說真的。瑤妹帶著笑臉,帶了一生,沒想到人生第一句罵人的話,也是在他人生結束的時候說出來的。

  21. 羨羨的藍二哥哥說道:

    手上一摸到這支他再熟悉不過的笛子,魏無羨連驚訝也顧不上了,不假思索地將它舉到唇邊,喊了聲:“藍湛!”

    藍忘機微一點頭,不需更多言語,琴聲與笛聲齊齊奏響。琴如冰泉,笛如飛鳥。一在壓制,一在誘導。在相合的二者之下,聶明玦的身子一個搖晃,終于,半強迫地把腳步從金光瑤之前挪開了。

    他一步一步,在琴笛合奏的操控之下,僵硬地第二次朝那口空棺走去。魏無羨和藍忘機也一步一步隨著他靠近。等他一翻進那口棺材,二人不約而同地在地上棺蓋兩端一踢,沉重的棺蓋飛起又落下。魏無羨輕靈地翻上棺頭,左手把陳情插回腰間,飛速咬破右手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地在棺蓋上畫下了一整串龍飛鳳舞、鮮血淋漓的咒文,片刻不滯,一筆到底!
    ……
    果然是忘羨合璧,天下無敵!

  22. 無羈說道:

    不要拿瑤妹跟無羨比好嗎!如果瑤妹的品性像無羨那樣真誠正直又無私,藍大也會愛上那樣的瑤妹,雖然瑤妹確實可憐,但一個永遠用假面具面對別人的人,不可能絲毫不被察覺的,而且越是八面玲瓏無懈可擊,越不會得到真正的愛,因為人在生活中都是不完美的,只有像無羨和忘機那樣經歷過嫌棄,誤解,爭吵才會得到最刻骨銘心的愛。

    1. 懷桑我愛你!!!說道:

      真的!!道友說的太好了嗚嗚嗚。
      記得之前還在YT上看過有曦瑤黨說讓藍大和瑤瑤分離十三年就可以相愛了,當時整個笑出豬叫hhhhhh

      1. 匿名說道:

        就是啊!一次次靠騙和真情付出是完全不一樣的!

  23. 懷桑我愛你!!!說道:

    之前他已經吃了金光瑤無數個虧、上過他無數次當,這一次也難免心懷警惕,懷疑他是因為被聶懷桑拆穿背后的動作,情急之下才故意反咬,只為再次使他分神。金光瑤輕而易舉地讀懂了他目光中的意思,怒極反笑,道:“藍曦臣!我這一生撒謊無數害人無數,如你所言,殺父殺兄殺妻殺子殺師殺友,天下的壞事我什么沒做過!”

    他吸進一口氣,啞聲道:“可我獨獨從沒想過要害你!”

    就我一個哭得要死要活的嗎嗚哇啊啊啊

  24. 魏藍嬰湛說道:

    他站在棺材上,高出太多,藍忘機收了琴,睜著一雙顏色淺淡的眸子,抬頭看他。魏無羨低下頭,右手忍不住撓了撓那張白白凈凈的臉,不知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給他撓上了幾道血紅的血印。藍忘機不以為意,道:“下來吧。”

    魏無羨笑著跳了下來,被他接了個正著。

    無羨任何時候都不忘撩忘機

  25. 思追兒真可愛說道:

    他吸進一口氣,啞聲道:“可我獨獨從沒想過要害你!”

    藍曦臣怔然。

    曦瑤哇嗚嗚嗚

  26. 匿名說道:

    嗚嗚嗚……瑤瑤在被一劍穿心的時候還在想著他的二哥……(抱著瑤妹妹失聲痛哭)曦臣哥哥也好悲哦……估計余生他都要在悔恨與自責中度過了。
    好了藍家算是完了-_-||,藍老先生要被氣死了。

  27. 不配擁有姓名說道:

    俗話說得好:帥不過三秒

  28. 仁義道德說道:

    藍家最後的希望藍景儀

    藍啟仁:????????

    1. 去他的雅正端方說道: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對CP叫做“桑儀”……
      好了,姑蘇藍氏徹底絕后了
      全書正派CP:忘羨,藍忘機攻,魏無羨受
      曦澄,藍曦臣攻,江澄受
      追凌,藍思追攻,金凌受
      桑儀,聶懷桑攻,藍景儀受
      軒離,金子軒攻,江厭離受
      〈招牌姨母笑〉

      1. 匿名說道:

        不,我們還有思追蘿蔔

  29. 匿名說道:

    看到這里很不喜歡聶懷桑,為了報仇一直裝裝裝,利用了每一個對他好的人。他要如何報復金光瑤我都能理解,唯獨不接受他利用藍大和魏無羨。如果不是他最后來那么一出,藍大也不會從此一蹶不振!討厭他這么自私!

    1. 仞雪說道:

      其實聶懷桑也只是想替他大哥報仇啊,畢竟弒親之仇不共戴天,瑤妹不死,聶懷桑是絕對不會甘心的,所以藍大和羨羨注定會被利用,而且,如果沒有聶懷桑的布局,羨羨也回不來,更不可能和忘機在一起了。

    2. 說好不哭說道:

      也對,如果沒有聶懷桑,就沒有羨羨的復活。全劇終

  30. 匿名說道:

    一虐獨守問靈(藍忘機) 二虐陳情途殊(魏無羨) 三虐孑然獨世路(江澄) 四虐恩義不復窮奇誤(溫寧) 五虐明月不渡(曉星塵) 六虐傲雪似初(宋子琛) 七虐糖碎鎖靈苦(薛洋) 八虐藏鋒不曉人世故(聶懷桑) 九虐愧他此生悔(藍曦臣) 十虐笑迎牡丹落,寧死不負君(金光瑤)

    1. 凡人一枚說道:

      樓主真真有才了

    2. 匿名說道:

      我也覺得樓主有才

  31. 不知道叫什么說道:

    其實吧,我覺得曦瑤有點站不住,先不說藍大到底啥想法,其實瑤妹是沒有讓藍大看到過真實的自己的,藍大跟瑤妹也不是忘羨那種靈魂一致信念一致的,所以吧……也就這樣稀里糊涂了……

  32. &時光之城&說道:

    自古評論出秀兒
    秀兒,是你們嗎

  33. 匿名說道:

    他為什么叫瑤妹?

    1. 一只小呵呵說道:

      全書最矮(劃掉),長得好看

  34. 匿名說道:

    金光瑤不是說過他愛的是秦愫嗎?雖然是在知曉秦愫真實身份之前,曦瑤不是愛情吧??

  35. 匿名說道:

    一次次騙藍大,讓他成為你作惡設計的一環,還不是害他?對不起他?惡人總要為自己狡辯!

    1. Severus Snape說道:

      騙?誰這輩子沒騙過人?但欺騙就是傷害嗎?他有真正的傷害過藍大嗎?他要是想傷害藍大的話自從藍大靈氣被封了之后殺藍大很難嘛?

  36. 可憐的瑤妹說道:

    金光瑤最后拉曦臣過去又把他推開,是想告訴他,我要是想害你是很簡單的事,但我是從來沒想過要害你

  37. 九尾天貓說道:

    可憐的瑤瑤最后說個臟話都得被和諧貌似有些不公平。。。

  38. 九尾天貓說道:

    可憐的瑤瑤最后說個臟話都得被和諧了,貌似有些不公平。。。

  39. 九尾天貓說道:

    可憐的瑤瑤最后說個臟話都得被和諧了,貌似有些不公平。

  40. 匿名說道:

    藍曦臣!我這一生撒謊無數害人無數,如你所言,殺父殺兄殺妻殺子殺師殺友,天下的壞事我什么沒做過 可我獨獨從沒想過要害你! 金光搖的師是誰?什麼時候殺的?

    1. 匿名說道:

      師是溫若寒,阿瑤在歧山臥底時

  41. 云夢雙杰一起走,誰先脫單誰是狗說道:

    就算是金凌蒙上眼睛也能抓住他。 。 金凌:“我做錯了什么?”??????

  42. 腰疼是啥造成的。說道:

    我覺著其實大家都沒有錯,錯的是世事無常,怎奈俠膽義肝,卻成一場空(我要瘋掉了,淚腺要被我哭壞了,冰妹附體

  43. 腰疼是啥造成的。說道:

    我覺著其實大家都沒有錯,錯的是世事無常,錯的是怎奈俠膽義肝,卻成一場空(我要瘋掉了,淚腺要被我哭壞了,冰妹附體

  44. 晁晁寶貝給各位長輩跪下磕頭說道:

    瑤妹沒人要我抱走了(偷笑

  45. 二哥哥的鐵粉說道:

    手上一摸到這支他再熟悉不過的笛子,魏無羨連驚訝也顧不上了,不假思索地將它舉到唇邊,喊了聲:“藍湛!”
    藍忘機微一點頭,不需更多言語,琴聲與笛聲齊齊奏響。琴如冰泉,笛如飛鳥。一在壓制,一在誘導。

    完美組合

  46. 一顆無處安放的心說道:

    我就在想一個問題,聶大不是從小就受過安魂曲的嗎,怎么會變成兇尸厲鬼的?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