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53章 給時光以生命

Priest2018年08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給時光以生命,而不是給生命以時光——帕斯卡。

后來,為了找麻子媽和宋老太,魏謙他們幾乎把整個城市都翻了過來,可是這個城市太大了,所有臨到眼前的線索,最后都是捕風捉影。

有人說看見她們出現在公園的人工湖附近,有人說她們往護城河的方向走了,還有人說,在某個廢棄的橋洞里看見過這樣一老一殘的兩個女人。

然而他們終于還是一無所獲。

麻子媽和宋老太就這么沒了。

對于這件事,受沖擊最大的是小寶。

如果有可能的話,沒有人想讓她知道這件事,可是朝夕相處的兩個人說失蹤就失蹤了,要瞞住她是不可能的。

父母過世的時候,小寶還太小不懂事,早就記不得了,可是奶奶不一樣。

奶奶是她最親的人。

她原本是個伊甸園里不知風雨的小女孩子,宋老太的離去,毫無征兆地把她拖進了人間,迎面而來的,是她從未重視過、也從未真切體驗到的時光的刀風,一下見了血,就是切膚之痛。

那段時間小寶總是毫無征兆地發呆,偶爾不知想起了什么事,轉身就會掉眼淚,她想起自己和奶奶吵架,想起自己氣她,想起自己總是覺得訓練和考試更重要,總會不由自主地忽略她。

當宋老太在臨近凍餓而死的時候,當她最后一眼環顧周遭世界,發現整個城市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放眼望去,滿眼全是陌生的時候,她會后悔自己那一刻頭腦一熱做出的決定嗎?

沒有人知道。

她或許凄涼悲痛,或許一只腳踏入死亡的國度里,賓至如歸。

都是一念之差的命運,宋老太截斷了所有可怕的未來的可能性,以另一種形式,濃墨重彩地將自己延續在了她親人的血脈里。

再后來,熊嫂子陳露也沒了。

不知道她是否安詳,想來她生命中有諸多如此這般的不如意,該是不甘心的吧?

她太年輕,并不是喜喪,喪事辦得緘默而凝重,全公司的人基本能去的都去了。

老熊在繼任者魏謙的對比下,顯得格外性情溫和,他專一而多金,年齡也不算大,長得確實不怎么樣,不過中年男子,視覺上看著漂亮的終歸少見,也就不算什么缺點了。

陳露死后,有一小撮人曾經打過“熊夫人”的主意,有些只是單純關心,想給他介紹個新的伴侶,還有些是居心不良,企圖自己頂缺。

可惜這些人沒過多久就都偃旗息鼓了——因為老熊做了一件特別出格的事。

他把家財分了,他自己的父母比他有錢,不用顧忌的,因此老熊把財產一分為二,一半留給了陳露的父母,一半捐給了城郊的一個寺廟,然后自己剃光了腦袋,進去當了和尚。

據說由于其為我佛做出了卓越的經濟貢獻,老熊進去以后就直接拜在了住持門下,成了個進門晚、輩分大的關門弟子。

那么多年過去了,他居然又變回了當年那個在高寒缺氧的山區徒步買鍋的大傻逼。

再后來……

魏謙停好車,從后備箱里把新買的大行李箱拖了出來。箱子里已經裝進了一些東西,都是他認為需要的,箱子拎起來手感很好,很能裝東西,不沉,看起來很結實,樣子也不錯——當然不錯,魏謙挑了半天,才挑到了這么一個最貴的。

這并不符合魏謙的個人風格,他雖然早就已經和“窮”扯不上關系了,但卻并沒有像他自己想象的,成為一個揮霍的暴發戶,從他錢包和私人卡里花出去的錢大多不是給自己買什么,魏董事長依然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死摳門。

如果他本人需要什么東西,走進一家商店,最后買走的一定是其中價格中等乃至中等偏下的。他所有的衣服都是千篇一律的基本款,襯衫一律是沒有任何花哨的白襯衫——這樣就可以不用為了搭配衣服買一大堆領帶。

說實話,如果不是他本人的精氣神和面貌,別人看到這個小伙子,八成會覺得他不是賣保險的就是售樓處的。

他也依然開著他那輛破破爛爛的小邁銳寶,于是每每需要出門見人的時候,就必須得把代步工具換成公司的公車,以免被人看見顯得太寒酸。

這皮箱當然不是他舍得給自己用的,魏謙一路拎上樓,把它放在了魏之遠門口,伸手敲了一下門,以引起屋里背對著他的人注意,而后一聲不吭地轉身走人了。

魏之遠回過頭來,他哥已經走了,不遠處傳來一聲關門的響動。

他站了起來,默默地把箱子拖進屋,伸手摩挲了一下行李箱的把手。而后他遲疑片刻,走到魏謙門前,像罰站一樣地靜立良久,想要叩門的手抬起了三次,又放下了三次。

那個光怪陸離的年會過后,他們倆就一直是這個狀態——魏謙依然為魏之遠做他所能做的一切,但一直把他當空氣,如果必須要和他說話,就會簡短得像打電報一樣節約環保,并且絕不看他的眼睛。

本來按照魏謙一貫的脾氣,他肯定會大發雷霆。

魏之遠當時被他一拳把酒打醒了,還以為自己接下來會挨上一頓臭揍,回家的路上,他甚至想到魏謙說不定會和他斷絕關系,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可是都沒有。

后來發生的一系列事讓他們倆都心力交瘁,魏謙沒時間、也沒有精力揍他了。

至于魏之遠所構想的最壞的結局……他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低估了他哥的感情,盡管那感情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一種。

夜深人靜的時候,魏之遠會毫無來由地自省和反思,他發現“一刀兩斷、玉石俱焚”之類的事,是只有自己才能做出來的,大哥心里但凡還有一點感情維系,他就絕不會走到那一步。

魏謙對弟弟妹妹的疼寵都在日復一日的不動聲色中,變得幾乎如背景色一樣不易察覺的東西,而今,反而在這樣抗拒的態度里被凸顯出來。

魏之遠感受到自己某種行將就木般彌留的眷戀——事到如今,他就要走了。

離開并不是他的主意,是某一天,魏謙把幾所國外名校的招生信息打印出來,連同一張存好了錢的卡一起放在了魏之遠面前,也沒提什么,一切盡在不言中:你自己看著辦。

一年后,魏之遠完成了申請和一系列的手續,他即將帶著錄取通知書,乘坐第二天的飛機離開,飛到十幾個小時以外的陌生國度。

而他所愛的人在地球的另一側,漫長的時差使得古人說的“千里共嬋娟”都成了不可能的幻覺。

魏之遠最后還是沒有驚動魏謙,他獨自一人悄悄地出去了。

他漫無目的地坐在公共汽車上,走街串巷地路過整個城市,這里與十幾年前相差得太多了,乍一看,改變幾乎是面目全非的,那時,魏之遠沒有想到過這里會終結他的流浪。

……后來,他也沒有想到這里原來不是他的最后一站。

魏之遠不知道自己坐車走了多遠,公交車一路開到了終點站,市區里活活能把人擠成相片的車廂里只剩下他一個乘客。

乘務員奇怪地看了一眼這個年輕的乘客,走過來提醒他:“小伙子,終點站了,下車了。”

魏之遠這才如夢方醒,渾渾噩噩地在陌生的地方下了車。

有時候,城市的郊區就像隔壁縣城一樣遙遠,魏之遠先開始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么地方,他在馬路邊上站了一會,看見了一個非法的“一日游”散團。導游舉著個小紅旗,正唾沫橫飛地在前面領路,后面跟著一排累得像狗一樣的游客。

講解詞有只言片語飄進了魏之遠的耳朵,他聽見了某個寺廟的名字,好一會,他才想起來,這好像就是老熊出家的地方。

魏之遠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態,跟著這群游客一路走到了寺門口,他原本就是想來看一眼,沒指望會遇見老熊,沒想到在售票點就看見了那貨。

只見老熊頂著個光溜溜的大禿瓢,身披袈裟,一手收錢一手遞票,還不忘唾沫橫飛地對游客推銷一番:“施主要買香嗎?本寺許愿很靈的——想求桃花的女施主請在這邊排隊,今天特價促銷,買香送平安符,大師親自開過光的,等等,今天只限女施主,那邊那個小伙子你不要混進去!”

魏之遠:“……”

一大波旅游團過去,老熊才歇下來,用寬大的袖子擦了把額前的汗,拿起旁邊的礦泉水一口氣灌了半瓶,然后舒服得長長嘆出了口氣:“阿彌陀佛!”

魏之遠這時才有機會走過去:“我以為你是來清修的。”

老熊抬頭看見他,有些吃驚,忙招手叫過了一個半大的小和尚接班,問魏之遠:“小遠?你怎么來了?”

魏之遠苦笑了一下。

老熊覷著他的神色,想了想,說:“那行吧,既然來了,你跟我去我住的禪房里坐一會。”

魏之遠可有可無地點了點頭,剛要抬腳跟上他。

老熊又回過頭來補充了一句:“等會,你先把票買了,我們這小本買賣,你不許仗著熟人逃票。”

魏之遠無奈地掏出一把零錢,他算是明白了,老熊所謂的“出家”就是專程來褻瀆佛門的。

寺廟在山間,炎炎夏日,山上郁郁蔥蔥的植被被當做旅游區保護,一個個養得翠綠欲滴。

穿過游客遍布的前院,老熊帶著魏之遠走進了“游客止步”的后院,里面卻一下子清寂了下來。

門口臥著一條長毛大狗,看見人,絲毫也不驚詫,一個小和尚正在打掃院子,見了他們,客客氣氣地和老熊打了招呼。

遠近有似有若無的敲木魚和念經的聲音,融化在一片久久不散的蟬鳴里,香燭杳杳,“佛門清凈地”的感覺撲面而來。

這里是古剎,毫無疑問的,禪房都很破。當然,作為本寺的大財主,老熊住的地方已經是條件最好的了。

老熊燒了壺熱水,給魏之遠泡了茶。

魏之遠端起來嘗了一口,只覺得是一股粗茶梗子味,他低頭一看,只見里面的茶葉舒展地上下起伏,一片片翩翩起舞,都長得十分粗枝大葉,活像直接在大柳樹上擼了一把,弄下來的樹葉就直接給客人泡茶喝了。

于是他又把水杯放下了。

老熊問:“這都快吃晚飯了,你大老遠跑這來,跟家里說過了嗎?你哥知道嗎?”

魏之遠兩只手指懸在杯沿上,把濡濕的茶杯轉了一圈,答非所問地低聲說:“我明天的飛機,要出國了。”

老熊先是一愣,而后他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也挺好的,將來你回來就是‘海歸’了,比我們都出息……起碼比我出息。”

魏之遠的嘴角機械地提了一下,他想:回來?我還回得來嗎?

他生硬地轉換了話題:“當和尚感覺怎么樣?”

“還行,就是廚房不做豬肉燉粉條,怪想的。”老熊抽了抽鼻子,“干嘛,你也想來?”

魏之遠笑了一下,沒吱聲——他沒告訴老熊,遠遠地看見山寺的一瞬間,他心里真的冒出過這個想法……不過后來被售票處的買一送一打消了。

“別來,你心里有十丈軟紅塵,肯定待不下去。”老熊說著,想起了什么,語氣低沉了下去,頗有些自嘲地說,“我就不一樣了,我的十丈軟紅塵已經化成彩霞飄走了。”

魏之遠問:“你除了賣門票賣香,每天還干點什么?”

“什么賣來賣去的?多難聽?和尚也是要吃飯的弟弟,貧僧主業依然是清修,只是偶爾以寺為家,想方設法給大家創點收而已。”

魏之遠沒和他計較,仍然問:“你修什么?”

老熊說:“小乘,我修自己的‘我法空有’,學不會大乘里面‘四攝’‘六度’的那一套,我就想自己脫離苦海,沒打算普度眾生帶著別人,你要是來找我求安慰,就省省吧。”

魏之遠搖搖頭:“我沒打算求安慰,我已經死心了。”

老熊嗤笑了一聲:“少年,我信你啊?”

魏之遠長久地沉默不語。

兩人兩廂無話半晌,老熊終于又忍不住開了口。

“我是站在檻外的人了,你再驚世駭俗,也驚駭不到我這里了,給你幾句忠告吧。”老熊說,“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跟你哥說過,你是個很‘薄’的人,這幾年我和你接觸不多,不過每次看見你,都覺得你是越長越薄,快要薄如蟬翼了。”

魏之遠神色不動地說:“熊哥,你是說我很狹隘么?”

“沒錯,有慧根,我就是那個意思,”老熊坦率地承認了,“你想想,你感覺你一生中最不可逾越的東西、最得不到的東西、最戰勝不了的東西是什么?”

魏之遠沒有說話,年輕的臉上浮現出顯而易見的痛苦神色,老熊不用問,就知道他想起了誰。

然而他只是毫不憐惜地一擺手:“你想說是你哥?你這個過不了青春期的小男孩啊……你哥疼你都來不及,你說他可有多冤枉啊,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你一生中最大的心理創傷。”

魏之遠的手指快要掐進茶杯里了。

老熊:“年輕人啊……走了也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每天給自己十分鐘,好好想想自己這二十多年都是怎么過的。謙兒不是你的問題啊孩子,哪怕有悖倫常,他只要還好好地活著,就不是你的問題,你的問題多了去了,不過歸根到底還是你自己。”

魏之遠茫然地抬頭看著他。

老熊指了指自己禪房里破破爛爛的蒲團和墻壁:“今天來也來了,你就坐在這好好參個禪吧,我出去賣門票了。有些事,想清楚了你就無堅不摧,想不清楚你就困在里頭了。你哥……他這輩子就這樣了,你還有機會。”

 

共 48 條評論

  1. 藍二哥哥~說道: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啊…

    1. 匿名說道:

      這樣挺好的

    2. 最愛杰大說道:

      給歲月以文明,給時光以生命
      –《三體11黑暗森林》

      1. 系統今天給名了嗎說道:

        我們是同志了。喵喵喵喵喵喵喵

  2. 匿名說道:

    好心疼老熊啊……一個癡情人

    1. 匿名說道:

      老熊智者也。心疼,當局者迷

  3. 老熊通透啊說道:

    心疼

  4. 匿名說道:

    小遠啊…心疼死我了

  5. 匿名說道:

    愛本是兩端,要傾斜不難,要摧毀簡單。

    1. 匿名說道:

      肆無忌憚!!我順其自然我表演勇敢 寧缺毋濫 嚴加看管

    2. 匿名說道:

      !!老薛的肆無忌憚

    3. 匿名說道:

      無用的手段 維護者習慣 讓自己難堪 最后的離散 請用詞溫暖

  6. 說道:

    宋老太和麻子媽啊,嗚嗚嗚嗚嗚

  7. p大一生追說道:

    怎么會這樣啊,明明才剛好起來,明明都有起色了。這就是命?皮皮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又皮了。其實……寫文嘛,特別是寫小說,要把人物放在矛盾中寫,這樣才會寫好,這道理我懂。但是我還是心疼啊

    1. 阿止說道:

      甜甜寫的真的是太棒了,我已經把感情抽離出來,以旁觀的角度看,真的是,太棒了

  8. 艾辰老公說道:

    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啊……

  9. 眼鏡度數900多說道:

    久久不說話的我,是不會告訴你們我在想什么的。′?`

  10. 心疼小遠說道:

    魏謙也真狠心啊,好歹養了這么多年呢……在p大的文里做個攻真不容易

    1. 匿名說道:

      你是莫得見過駱隊

  11. 路人說道:

    :D 小遠不傷心,后面你就可以完成你的愿望了(上了你哥,加油。)坐等吃肉:-I

  12. 顧九冉說道:

    淚流滿面…大概就是我現在的狀態了

  13. 官宣八米一,實際一米八說道:

    你還有機會。。。。。。。。

  14. 讀者說道:

    倆老太走了,大哥以行動表達了“我不可能答應你什么的。不管弟做了什么,怎么想的,你都是我放在心上疼的弟弟。”
    從上一章倆老太悲壯的歸路埋下的陰影,一下子被轟得只能流淚

  15. 慕羽才不是個大沙雕說道:

    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走了啊。好心疼
    X﹏X

  16. 匿名說道:

    心疼P大小說里的每個人物…………(除了壞的)

  17. 匿名說道:

    感覺遠有點變態 太狹隘了

  18. 踢進民政局說道:

    系統給的名字太符合我心意了,把他倆踢進民政局(???)

  19. 踢進民政局說道:

    給時光以生命,而不是給生命以時光……

  20. 白銀六衛說道:

    伊甸園。。。將軍,是你嗎?

    1. 匿名說道:

      看到伊甸園我的第一反應也是這個~

    2. 白銀九說道:

      林妹???????????????(別管標點,湊字數用的)

    3. 大愛甜甜女神呀說道:

      想一塊去了,剛看完殘次品過來

  21. wing說道:

    甜甜的攻都喜歡往寺廟里跑啊,例如長庚

  22. 阿酒說道:

    我多想再見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別離
    路燈下昏黃的剪影
    越走越漫長的林徑
    我多想再見你
    至少玩笑話還能說起
    街巷初次落葉的秋分
    漸行漸遠去的我們

  23. 匿名說道:

    理解謙兒又心疼之遠,好事總多磨吧

  24. 顧帥說道:

    其實小遠離開也是好的,他們都需要時間各自沉淀和梳理,不然如果謙兒只是因為作為哥哥而遷就他也不公平,他需要的是愛他的謙兒。
    不過還是好心疼啊,這幾章廢紙啊啊啊啊

  25. 說道:

    甜甜總是在虐的地方讓我一下笑出來

  26. 城鄉結合部部長說道:

    不,不會吧!我可真是個烏鴉嘴,居然真的要分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7. 匿名說道:

    小遠要走了
    你的白天是我的夜翻越了銀河,
    時間空間都不同了

  28. 匿名說道:

    未知苦處,不信神佛

  29. 顧帥明媒正娶的侯夫人說道:

    我磕死了老熊跟露露姐,真的是一對驚世的感情,老熊那句,“我就不一樣了,我的十丈軟紅塵已經化成彩霞飄走了。”差點給我看哭了

  30. 匿名說道:

    心疼啊(;′д`)ゞ(;д;)

  31. 匿名說道:

    虐死我對你有什么好處

  32. 說道:

    殺破狼長庚
    大哥魏之遠
    P家養成系的攻都被我佛開導過,,

  33. 立志看盡耽美說道:

    倆老太太????,唉,淚奔T﹏T

  34. 青鬼戚容品位low說道:

    我懷疑這個老熊是了然那個假和尚

  35. 匿名說道:

    小遠狹隘嗎?陷在愛而不得里的人總是這樣,一葉就能遮了目的

  36. 莫名說道:

    陳露和老熊讓人看到了人間真愛,宋老太和麻子媽讓人感受到長輩之情,存在于這兩種情感中的遠和謙兒,心中是怎樣的感受呢?我想,可能是要珍惜吧,珍惜親情,友情,愛情,因為這些是那么堅強又脆弱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