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48章 你們都是被我綁上船的

Priest2018年08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魏之遠小的時候,注意力非常的集中,一切他不感興趣的東西,即使看見了也會自行忽略。

帶他進一家商場,出來以后問他里面是賣什么的,通常魏之遠都會表情茫然,忍不住回頭看一眼櫥窗才回答,如果他回答得非常順暢,就說明里面多半有他想要的東西。

那時魏謙只能通過這種方法判斷他喜歡什么。

小遠不像小寶。

小寶很小的時候,家里特別困難,魏謙也小,不知道怎么克制自己脾氣,小寶本人可能不大記得了,但確實有那么一段時間,她是不大敢明目張膽地和大哥要東西提要求的,可是每次碰到她喜歡的東西,小寶都會保持著脖子要伸斷、眼睛要脫窗的姿勢,三步一回頭地戀戀不舍一番。

可見“不敢要”,和“不要”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魏之遠天生比別的小孩會克制自己的欲望,所以相應的,脾氣也顯得比其他的小孩和緩一些。

但魏謙知道,“克制”出來的性情畢竟不是真性情,就好比“不在意,不生氣”和“微笑著憋著不發火,等時機條件成熟了再狠狠報復”這兩種人,雖然在遇到事的第一反應上非常相像,但他們的差異就像隔著一條銀河。

魏之遠這個孩子,偏激、狹隘、受挫感強、安全感差,這些都不算什么,要命的是,他太聰明。有一段時間,魏謙總覺得他就像一個危險的、時刻準備爆炸的炸彈,后來爆出了性向問題,不知道是不是魏謙的心理作用,他幾乎覺得魏之遠的陰郁和不好溝通又上了一個全新的層次。

·落·霞·小·說 w w w_l uo x ia_c o m

最近兩年,隨著魏之遠日漸成熟,他身上那種讓魏謙不安的尖銳逐漸平緩了,魏謙甚至有種他長大后性格就變了的錯覺。而他這時才發現,魏之遠并沒有變,只是隨著他思慮增多,感覺到了別人對他某些言論和態度的不贊同,而刻意隱藏起來了而已。

魏之遠說完那句話以后,魏謙足有好一會沒反應過來,脖子上的觸感揮之不去,好像魏之遠在他的脖子上按了幾個灼熱的手印,越來越燙。

魏謙從來是缺錢缺揍不缺心眼,他當然感覺出了不正常,但究竟是哪里不正常,他卻本能地不愿意去往深處想,他順從了這股本能,并且跟著惱羞成怒起來,嚴厲地看向魏之遠:“你這是什么意思?”

魏之遠默不作聲地站直,他已經覺得自己方才失言了。

一直以來,大哥沒有找伴的意思,可他年輕英俊,甚至是成功而且前途無量的,哪怕乍看不大好接觸,也依然會有前仆后繼的女人甚至男人喜歡他,魏之遠心里一直有這樣的隱憂,他的大哥就像一塊被歲月和生活打磨得光芒璀璨的寶石,不單他一個人長了眼睛。

然而隱憂畢竟只是隱憂,誰知這天就被三胖這么毫無預兆地當面點了出來。

魏之遠還沒做好準備。

當他捏著那個陌生女孩的照片時,心里清清楚楚地有一股近乎仇恨的熱流,它幾乎是無差異攻擊地橫掃了出去,對三胖、對那他見也沒見過的陌生姑娘、甚至對他哥。

他心甘情愿地吃那么多的苦,受那么多的累,每每承受不了的時候,大哥都是他心里的支柱,他緊緊地握著這如同信仰一樣的東西,咬著牙逼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更配得上對方的人。

“可你為什么不肯等一等我呢?”他垂著眼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魏謙,心里彌漫著無法言說的委屈和痛苦——魏之遠有信心控制一切的來龍去脈,唯獨控制不了魏謙的心。

有時候做家長的人,如果面前的孩子一直態度強硬,他們可能還會理智地思考一下,但是一旦孩子避開他們的眼神,顯示出一點點退縮的意思,家長反而容易心頭火起。

魏之遠的沉默就這么點燃了魏謙的怒火。

“你覺得自己很特立獨行是不是?你覺得自己情圣了,了不起是不是?”魏謙很少用這種口氣訓斥魏之遠,一股腦地爆發了出來,“我看你是找抽!”

魏謙斜斜地靠在椅子上,雙臂抱在胸前,方才被魏之遠整理過、格外整齊的衣服配著他格外不“整齊”的動作,顯出某種讓人怦然心動的獨特的氣質,魏之遠觸碰到他仰起的目光,他胸中的痛苦掙扎和欲望全都攪成了一團,變成一個一點就爆的火藥桶子,而不長的引線已經爆出了火花。

他的喉嚨忽然頓時干澀起來。

盛怒之下的魏謙完全不知道,面前的似乎乖乖聽訓的寶貝弟弟正在默默地意淫自己,對項目那頭一團亂麻的焦慮和對魏之遠晦暗不明的未來的焦慮不分彼此地攪合在了一起,二者相互疊加,立刻相輔相成地發展壯大起來。

他毫不客氣地對著魏之遠劈頭蓋臉地發泄了出來:“什么叫你會瘋?我看你已經瘋了!要死要活要瘋要傻的很光榮是吧?魏之遠,我他媽才剛覺得你懂事了一點,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還沒來得及表揚你的時候,先一巴掌把我這一肚子話抽回去,啊?”

他發火的時候,眼睛格外的亮,五官比平時一片漠然的時候顯得更加生動,魏之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甚至覺得,魏謙的眼睛里就像跳動著兩團帶著魔咒的火,讓他寧可化成一團灰燼,也想撲到其中。

引線快要燒到頭了,他的呼吸無法抑制地粗重起來。

“你說你喜歡男的,改不了,行,只要你自己想好了,這我也捏著鼻子忍了。你是不是覺得我的縱容就是讓你無法無天地揮霍生命了?”魏謙一抬手,從書柜里抽出一本已經有些年頭的新華字典,重重地砸在了魏之遠身上,“你會不會說人話?不會說自己查字典好好學學去!”

字典正好砸中了魏之遠的胸口,魏謙下手沒輕沒重,魏之遠幾乎覺得自己有那么幾秒是窒息的。

“轟隆”一聲。

蜿蜒的火星點燃了他心里壓抑的黑箱,魏之遠自己也本以為那只是一簇燒過就散的煙火,然而他只來得眼前一黑,一時間神智全非,他心里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燒成了一片火海,綿亙十萬里扭曲的烈焰融入了他每一根血脈。

他胸中有心如深淵,第一次他以為要失去這個人的時候,通往深淵的門打開過一次,卷進了一條人命,而這是第二次。

魏之遠的耳畔終于只剩下那么一個聲音:他是我的!是我的!

魏之遠突然一把抓住魏謙椅子兩邊的扶手,雙手爆出可怕的青筋——那是一個把魏謙困在了椅子里的動作。

他的心跳如隆隆巨鼓,瞳孔劇烈地放大,額角和手心浸出細密的汗,死死地盯著他所渴望的那個人的臉、眼神、身體乃至一切。

魏之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

就在這時,外面的大門突然重重地響了一聲,宋小寶好幾斤重的書包大概是從她身上滑了下來,撞在了門上,隨后是她掏鑰匙開門的動靜,一串鑰匙冰冷的金屬碰撞的聲音稀里嘩啦地打破了兩人之間行將窒息的氣氛。

魏之遠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滿口的血腥味,撐在椅子把手上的手是麻木的。

小寶的大嗓門在外面響起來:“大哥!我看見你鞋啦,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魏之遠緩緩松開了手,這才感覺到大腦有些缺氧,而胸口在隱隱作痛,他臉色白了白,伸手按住被字典砸中的地方。

魏謙站起來走出去,魏之遠靠在他的書桌上,聽見客廳里的交談聲。

魏謙:“剛到沒多久,你吃飯了嗎?”

小寶連抱怨再撒嬌地說:“我不吃,老師不讓我吃,快考試了,她還讓我減肥,餓死我啦。”

魏謙:“再減都沒人了,你們老師神經病啊?老不吃飯怎么行,平時還要上課,你受得了嗎?”

小寶“嘿嘿”一笑,學舞蹈大量的肢體運動把她的身條拉了出來,細胳膊細腿顯得手長腳長,說不出的輕靈好看,唯有這嗓子笑法,依然把她回歸成了形象全無的傻妞一個:“受得了,我要是能通過專業考試,文化課過得去就行啦。說真的哥,做數學作業比空著肚子跑步痛苦多了。”

她說完,扔下書包,中氣十足地沖向宋老太的房間,嗷嗷叫喚著:“奶奶!俺胡漢三又回來啦!”

魏謙:“別蹦跶啦,小心樓下上來找你。”

宋小寶用行動充分詮釋了什么叫做“弱智兒童歡樂多”,清脆地說:“來找啊來找啊,我給他們跳恰恰,哈哈哈哈哈!”

她一個人回來,整個家里的噪音指數立刻指數冪上漲,到處都是她“哇啦哇啦”說笑的聲音,從誰誰誰今天摔了個大馬趴,到哪個老師把眉毛剃干凈忘了畫——也不知道她哪那么多感慨和樂子。

魏謙只覺得有五百只大鴨子從他身邊列隊而過。

他揉了揉太陽穴,緩緩地吐出一口郁結的氣。

魏之遠聽見門響,偏頭一看,魏謙走了進來。

魏謙回手關上了門,神色復雜地看了魏之遠一眼,終于還是嘆了口氣:“剛才砸哪了?過來我看看。”

魏之遠胸口上給砸青了一大片,中間隱隱帶著點淤血,看著怪嚇人的。

魏謙翻出跌打損傷的藥膏,彎下腰給他上了藥,已經平靜了下來的魏之遠慘遭了一份痛并快樂著的折磨。

上完藥,魏謙把藥膏盒子扔在他懷里,低聲說:“氣死我了,滾回去自己反省。”

魏之遠就知道,這個事算揭過了。

接下來的好一段日子,魏謙都無暇他顧,他既沒有抽出時間去認識三胖介紹的女孩,也沒有時間煩惱魏之遠越長越歪的個性和已經正不過來了的性向。

C市項目的預售回款期開始了。

張總那不知哪里來的盲目自信終于被慘淡的內部銷控表澆滅了,魏謙的預感成了真。

項目公司一般有自己的銷售團隊,怎么賣,賣了多少,這些都是項目總管,打報告給雙方股東就好了,這次卻是老熊和張總兩大股東方的法人代表親自過去坐鎮銷售團隊了。

先是鋪天蓋地的廣告,然而沒用。C市的常住居民人口根本就沒有那么多,完全消化不了這個體量,而度假療養別墅本身也是針對來此旅游的外地游客,但同類產品實在太多,競爭對手有的是,什么“森林公園中的私人莊園”,“山居樓臺隱居圣地”之類品類繁多,張總提的那個活像“臨終關懷老人館”一樣的療養概念根本沒有任何競爭力。

各家爭奇斗艷一般,每家都有亮點,但是亮點多了就變成晃眼了——當地的別墅市場已經呈現了明顯的買方市場。【注】

說起來也是,出來旅個游,看著地方好就在當地買個房子的燒包,全中國能有多少?

而這些燒包各自有家有業,當然不可能常住,弄個產權式酒店公寓每年臨幸一兩天,已經非常“傻多速”了,有多少人會花大價錢買一棟離群居索、進進出出都不方便的別墅的?

錢的問題還是小,難道找人打理不麻煩?

后來老熊他們也嘗試過在各自的老客戶群中搞“折價內部銷售”,依然以失敗告終。

這時,他們以前粗放式的撿著項目就干,沒有品牌特色,甚至沒有固定產品的弊端凸顯了出來——這種超高端項目的客戶群體和以前做的城市住宅群甚至小規模的商業地產都產生了明顯的斷層。

簡而言之,就是老客戶里根本沒幾個人買得起,別說購買,他們連關注都懶得關注。

中間有一段時間,他們幾乎放棄了“賣出去”的努力,想轉向“租賃”,租給某些旅游機構或者酒店機構,改做別墅式度假酒店。

這個提案被雙方股東一致通過,然而且不說只租不售帶來的資金壓力,這一大片別墅區就連整租都租不出去。

只有幾家酒店管理公司表示過興趣,但是提出要不買也不租,只是替他們管理,而他們不但要承擔管理費用,每年這個別墅式度及酒店的盈虧風險還要自負。

至此,他們好像走到了一條絕路上。

然而這并不是最可怕的。

要知道,哪怕當年土地還便宜,整個項目做下來也要幾個億,其中大部分資金是借款。

“杠桿”【注】是資本密集型行業的雙刃劍,能乘風破浪,也能反咬一口。而借款是根據當年的用款還款計劃定的,眼下銷售回款沒有,去哪弄錢來還?

而借款合同的確沒有限定死,規定在一些情況發生的時候,可以拖延一年還款,但所有的條件,都建立在項目效益良好,拖延還款能帶來可以預期的、更大的收益的基礎上,他們沒有一條符合的。

臨近冬天,也代表著還款期限迫在眉睫。

一天冷似一天,上億的債務就好像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天比一天搖搖欲墜。

而別墅只賣出了兩套,其中一套還是老熊自己買的。

十二月初,老熊回來了,總部的人險些都認不出他來了,當年那條眼睛一條縫大的胖頭魚好像去抽過脂,瘦得臉型和輪廓都出來了,松弛的皮膚顯得他一下子像是老了十歲。

整個總部都是魏謙和三胖在坐鎮,兩人每天疲于奔命一樣地走訪債務人,掙扎著想為這件事找出轉機的余地。

魏謙敲開老熊辦公室的門,雙眉之間快要擰出一條深溝了:“熊……”

老熊抬手打住他的話音。

他避開魏謙的目光,聲氣有些微弱地說:“先給我倒杯水。”

魏謙深吸一口氣,默不作聲地倒了杯涼水,“咣當”一聲放在了他面前,直接坐在了老熊的辦公桌上,沒好氣地說:“喝,嗆死你。”

老熊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一口氣把水喝了個干凈,然后一抹嘴:“召集大家,開個緊急會議。”

魏謙怒氣沖沖地出去了。

十分鐘之后,總部所有人,包括管理者和普通員工,全都聚集在了會議室里,老熊一屁股坐在執行董事空了半年多的位置上,沉默得像一口啞口了的大鐘,只盯著自己的手發呆。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全都在等著這個精神和實際雙重領袖,對眼下的困境做出交代。

難熬的幾分鐘過去,老熊終于開了口:“整個項目,是我力排眾議,一定要推進的,現在這個情況,也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本人承擔全部的責任。”

魏謙覺得這個節奏不大對勁,剛要出聲,老熊卻仿佛感覺到了什么,先抬起頭搶過話頭:“魏總你有意見一會再說,先等我宣布完這個決定。”

魏謙往椅子背上靠了靠,手里的筆轉了一圈,和三胖對視了一眼,心說這事恐怕要壞菜。

果然,老熊接著說了:“現在,關于這件事,我提出兩個解決問題的辦法,請大家——以及相關決策人員聽一聽,做個決斷。”

他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第一,從現在開始,我承擔所有的責任,我會以合理的價格收購諸位的股權,如果公司最終破產,有限責任人拍屁股走人,無限責任人如果被迫承擔連帶責任,我會給諸位發一份協議,你們都可以向我本人追償,十個工作日內,諸位就可以開始愿意辭職辭職了。”

老熊話音剛落,地下都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三胖終于忍不住也出聲了:“行了行了,都靜一靜——熊哥,你這是什么餿主意?還沒破產呢先斷了后路?其他人沒有責任嗎?我覺得我就有責任,我們當初要是都鐵了心的不同意,你項目提案推得動嗎?”

老熊慘淡地笑了一下,輕輕地說:“你們都是被我綁上船的啊。”

魏謙:“行了你別扯淡了,說點有用的,破產前的事。”

老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舉起自己桌上執行董事的牌子:“第二計劃,就是我把位子讓出來,從現在開始,不對公司的決策有任何發言權,我只負責承擔最后的責任,魏總接替我成為這個執行董事。”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魏謙身上,魏謙的眼角“突突”地跳了起來。

老熊靜靜地轉向他:“魏總,你現在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注】買方市場:簡而言之就是買的人少賣的人多,供過于求,市場由買方主導。

杠桿:財務杠桿能用很小的資金撬動很大的項目,簡單說就是借錢很多,如果盈利了,很小的資金能獲得極大的收益,但是虧損一樣。杠桿會成倍地放大投資者的損益。

 

共 24 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妥妥的政治啊!

    1. 阿止說道:

      不應該是經濟嗎
      小寶這個電燈泡,我就等著小遠吻下去了,,結果,,,

      1. 墨雨云煙說道:

        這是政治,是政治的經濟生活內容,高一會學的

        1. 匿名說道:

          而且是僅次于必修四哲學的最難的部分,高三黨飄過。

  2. 腐腐更健康說道:

    我都已經做好吃肉是準備了,,結果這么他媽嚴肅的嗎…

  3. 眼鏡度數900多說道:

    魏總你看那遍邊,那就是你要接手的攤子,有點兒爛,別介意。。。
    魏總:我能先走么。。。
    臉是什么?~(?_?)ノ⌒*丟出去

    1. 魏。狐貍精說道:

      哈哈
      又是你
      熟悉的話
      。。。
      。。

  4. 兔飛說道:

    我只想靜靜的吃個肉。

    1. 風師大人年芳二八說道:

      哈哈,貓丞呢,ps:還我花生今天想減肥
      ,我和我最后的倔強

    2. 匿名說道:

      我就覺得吧,他弟都手爆青筋了,像是抱著他,他一點感想都沒有?不說知道了他弟的那點心思但最少也要想著“嘿!這小子,反了天了,要反抗揍我?”有點那種小細節就很不錯

    3. 貓丞說道:

      名字不錯喲(。???)ノ

  5. 匿名說道:

    我不管,我就想靜靜地吃肉

    1. 賀朝夫斯基說道:

      p女神的文你看過肉?

    2. 城鄉結合部部長說道:

      得了吧,甜甜的文里能有肉渣就不錯了

  6. 魏某的魏某(君有疾否)說道:

    說真的哥,做數學作業比空著肚子跑步痛苦多了。”

    小寶,數學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以后哥罩著你

    1. 月明星稀說道:

      我對小寶那句話舉雙手雙腳贊成

  7. 顧九冉說道: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我都等著吻下去了,小寶那個大電燈泡出現了,來的真不是時候

  8. 匿名說道:

    P 大真的太優秀了,什么心理動作描寫都這么細膩生動。政治歷史科幻懸疑什么的全都hold 住。偶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9. 魏之遠的小寶貝說道:

    甜甜文筆太好了吧,愛了愛了,還有小遠愛的也太卑微了啊

  10. 說道:

    現在擺在謙兒女王面前的是個爛攤子
    外加一個“煩死人”的弟弟

  11. 匿名說道:

    弱智兒童歡樂多也在鎮魂里出現過 說趙云瀾的

  12. 我是一個莫得感情的殺手說道:

    用自己取的名字發的第二條

  13. 大愛甜甜女神呀說道:

    這一章妥妥的政治啊

  14. 匿名說道:

    發現P大特別喜歡讓人在千鈞一發的時候咬舌尖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