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3章 孤注一擲、無法無天的殺意

Priest2018年08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宋小寶和魏之遠這兩個崽子的相處模式,比每年妹子身上流行的衣服還要讓人費解。

通常是五分鐘之內能在“互掐”和“和好”之間無障礙切換好幾次。

……比閃電還要迅捷無常,不是愚蠢的凡人們能跟得上的。

宋小寶在給魏之遠起外號上,極盡其稀有的語言天分,她最喜歡的幾個外號是“狗崽子”、“大眼燈”、“蘆柴棍頂的羊糞球”(簡稱“羊糞球”)、“小王八”“王八蛋”等等……魏之遠則比較簡潔,通常“丑丫頭”三個字就能眨眼間殺她個干干凈凈。

不過那天以后,宋小寶對魏之遠的稱呼忽然之間不再那么千變萬化了,她從此將其精簡成了一個“二哥”。

宋小寶停止了單方面的挑釁,在魏之遠面前,她終于從一個討人嫌的熊孩子,變成了一個可人疼的小丫頭,魏之遠投桃報李,自然也把對她的稱呼精簡成了“小寶”,從此,兩個小崽子從宿敵關系進化成了正常的兄妹關系。

然而魏謙沒空對這些小孩子們的鬧騰與和好喜聞樂見,他們倆只要不動手,即使吵架了他也看不出來,和好了,他也同樣沒什么感覺,魏謙天生能做到對自己不感興趣的事熟視無睹。

那天,魏謙給魏之遠的小臉上抹完消腫的藥,臉上不動聲色,也沒什么表示,先別別扭扭地安撫了被他遷怒的小寶。

小寶淚眼朦朧地看著他,可憐巴巴的小眼神簡直讓人心碎:“哥,你還生我氣嗎?”

魏謙垂下眼,手指無意識地在身側捻了捻,他臉皮繃得嚴肅,心里卻尷尬又懊惱,面對他的寶貝妹妹,魏謙既沒有辦法像正常人一樣挺胸抬頭地說“對不起哥不該打你”,也不能干脆利落地搖個頭說一句“不生你的氣了”。

倆人足足僵立了十多秒,魏謙才開腔說:“我……咳,我以后一個禮拜給你們倆十塊錢吧,你不是愛吃冰棍嗎?”

豎著耳朵旁聽的三胖聽了簡直要絕倒,服了這頭順毛瞇眼逆毛炸的驢。

魏謙擦干了小寶的眼淚,把她哄好,又把倆孩子趕去睡覺后,他這才走出家門,和三胖他們說:“找到這個人,我必須要廢了他。”

他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和語氣收斂得幾近于平淡,就好像隨便一句“我要去樓下買包煙”。

大概就是從那時候,少年魏謙開始學會了喜怒不形于色。

三胖覺得,出于哥們兒義氣,他應該附和,可不知為什么,他總覺得有一點隱隱地恐懼,當著其他人的面,他沒好意思說,說出來顯得自己很慫。魏謙眼下是樂哥那的紅人,小賀他們多少有點巴結的意思,一個個信誓旦旦地說一定幫他找到這個人,三胖在旁邊拍了少年瘦削的肩膀,一個字也沒說。

表面上,是別人把話都說盡了,三胖他一切盡在不言中,實際上,在三胖的內心世界里,某種巨大的憂慮開始浮現出來。

打架,鬧事,甚至小偷小摸,這些都是混小子們的日常,盡管都不是好事,可捅不出大簍子,可魏謙只說了那么一句話,就不再提這件事了,轉身去和小賀他們客套地道謝。

三胖了解他,知道他這是在憋著大事,他感覺到那種孤注一擲、無法無天的殺意,覺得魏謙這是要瘋的前奏。

那一瞬間,三胖衷心地希望那個變態躲遠一點,永遠不要被魏謙找到。

魏謙確實要瘋,第二天就拆了石膏,轉到了妖魔鬼怪的夜場,這樣,他就能在白天繼續接送倆孩子。

那時候搖頭丸之類的新型毒品還沒能流行起來,相關的監管也不嚴,夜總會里什么都有,有早期的性工作者,也有病病歪歪的癮君子,有年輕人瘋狂的舞池,還有搖滾青年深夜狂歡的劇場。

通宵達旦,酒氣熏天。

兩碗黃湯上了頭,幾乎每天都有鬧事的。

魏謙對付得就是這一幫人。

他的胳膊剛長好,就開始了新一段密集的干架生活,他幾乎每天都要帶人打一架,每天凌晨都是一身酒氣一身傷的回來,短短的兩個月,魏謙就以瘋狗一般的姿態,橫空出世,成了一個頗有名望的打手。

樂哥不虧待有本事的兄弟,那段時間讓他收入頗豐,而那個變態的消息,也一直有小兄弟在給他打聽。

可不知道是不是三胖少年的祈禱感動了上蒼,竟然真的一直沒找到。

魏謙的身體在一次又一次激烈的沖突中變得結實起來,也開始有人叫他小魏哥,他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染上了真正的打手的危險的氣場,和當年那個中午偷偷溜出學校跑到臺球廳蹭飯的少年判若兩人。

暴力,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行為,在這種行為中,它能不斷地自我獎勵,自我加強,最后改變一個人的人格。

沒有接觸過的人,永遠也不會明白為什么會有人沉迷于暴力。它就像一劑毒品,能在一瞬間點燃身體里的腎上腺素,能用一種劍走偏鋒的方式建立起扭曲的自尊和自信、安全感、歸屬感、乃至于在小兄弟們畏懼的目光下,魏謙能在其中找到某種程度上的自我“價值”。

它能帶給人一種類似于“成功”的體驗,而就如同“成功”會在潛移默化中把一個人變成“成功者”思維,“暴力”也會在潛移默化中把人變成“暴力者”思維。

沉迷于其中的人,會不由自主地開始自我膨脹,規避正常人對“后果”的顧慮,規避其他的解決問題的思維方式。

?? 落`霞`小`說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畏懼與負罪感會在自我否認的情況下率先瓦解,而后自我控制力開始崩塌,直到最后,這個人所有的良心、道德感與溫情,都會一同在內心泯滅,終于落到一個“不可救藥”的地步。

有人說所謂“亡命徒”大多是為了錢連命都不要的人,其實并不準確,他們不要命換來的東西,遠比單純的“金錢”的價值復雜得多。

而魏謙,就步履清晰地走在這條康莊大道上。

他無知無覺,冷眼旁觀的三胖卻簡直心驚膽戰。

三胖終于忍不住,第二次私下里和魏謙說:“你別干這個了,還是去看網吧,那多輕松,白天還能休息一會,咱弟弟妹妹上下學我替你接送好不好?”

當時已經是深秋了,魏謙仗著年少火力壯,傻小子睡涼炕,絲毫不講究地把腦袋伸進水龍頭下面,用涼水沖洗,聽見這話的時候,正好抬起頭來。

他拎起一條毛巾把自己劈頭蓋臉地亂擦一通,然后用力左右甩了甩腦袋,回答說:“不用,你別多事。”

三胖只好再次閉了嘴。

三哥看著魏謙長大,了解這小子,說一遍可以,他知道是好意,也知道領情,說多了他那驢脾氣上來,真能六親不認地急。

三胖只好岔開話題:“哎,你說那麻子怎么回事?神出鬼沒的。這街坊鄰里地住著,我還一天往醫院跑一趟去看他媽,可愣是半個月沒見過他了,怎么回事?”

麻子他媽在重癥監控室住了好長時間,高昂的住院費弄得這哥仨差點砸鍋賣鐵,最后麻子把他們家房子給抵押出去了,借了一筆錢,好歹讓他媽撿了一條命,可是她燒得不像人樣了,一條胳膊和一條腿徹底截肢,再也站不起來了,估計以后也要這么不人不鬼地過一輩子。

以后他們再也沒地方吃她做的豆漿油條了。

魏謙一愣,他白天沒事的時候也會去醫院,看看賬上還有沒有錢,盡自己能力補上些,但他也有半個多月沒見過麻子了——他還和麻子在同一家夜總會工作呢。

三胖皺起眉:“你說那孫子二百五兮兮的,不會出什么事吧?”

被他一提,魏謙上了心,有一天晚上他正好值后半夜的班,魏謙特意磨蹭了一會,在監控室里等著,等到了三點多,魏謙已經快睡著了,他看見麻子打掃完第一批退了的包廂走出來,監控很不清晰,魏謙看到距離麻子不遠處還有另一個人,長什么樣看不清楚,但是一直和麻子保持同樣的距離。

好像竭力不讓別人發現,他和麻子是一起的。

魏謙一激靈,他從監控室出去,留了個心眼,避開了攝像頭,小心地跟上了麻子。

他不敢跟太近,和麻子一起的那個人太警覺,幾次三番地往后看。

麻子和那人走進了一個避風的小胡同,天還沒亮,魏謙站得又太遠,只勉強能看見麻子掏出一疊錢給那個人,那人接過去以后點了點,然后抽出幾張遞給麻子,又給了他一小包東西。

兩人匆匆分手,魏謙被深秋清晨的風吹得頭疼。

確定那人走了以后,魏謙又小心翼翼地跟了麻子一段路,直到他覺得安全了,才走出來,叫了一聲:“麻子!”

他準備對方才的事好好審問麻子一番,誰知麻子回頭一看,活像只驚弓之鳥一樣,撒腿就跑。

魏謙立刻追上去。

麻子跑得像兔子一樣快,在小胡同里東拐西拐,沒多長時間,魏謙就失去了他的蹤跡。

魏謙用力踢飛了一塊石子,低罵了一聲:“操!”

然后回家,在麻子家門口蹲點等著。

等得天都快亮了,自己家的燈都已經開了,小遠和小寶起床準備上學了,他也沒能堵住麻子。

 

共 20 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看的入迷了,文字看著特搞笑,可是笑完很心酸。。。。

    1. 小遠說道:

      我也心疼

  2. wifi說道:

    心疼啊

  3. 眼鏡度數900多說道:

    魏謙:哥一個能干翻十個
    臉是什么?~(*?_?)ノ⌒*丟出去

  4. 啵啵說道:

    麻子,吸毒了?我天

    1. 阿洋說道:

      所以才叫麻子啊

  5. 說道:

    是給他媽的吧,那毒

  6. 花生今天想減肥!說道:

    n刷了,想透劇,ennnnnnnnnn

  7. 匿名說道:

    評論好少啊。。。。。沒人嗎

  8. 傲霜凌雪說道:

    吸毒?!麻子??我現在有點方啊……有錢為啥不治病去啊?

    1. 抱走湛盧說道:

      應該是販毒吧。(湊字數)

  9. 嚶嚶怪說道:

    渺小有卑微的人生啊

  10. 顧帥說道:

    是去販毒吧,他媽這樣了他肯定為了錢

  11. 匿名說道:

    壞人都是從好人變來的。世界哪有那么多溫情與正義,不過是掩藏黑暗泥濘的一塊遮羞布而已

  12. 柒胤顏川說道:

    所以,麻子為什么要販毒?(本人嘴欠,所以,是本人的口頭禪)

    1. 我tm討厭背單詞!說道:

      是為了那病床上沒有生活能力的媽吧,醫藥費也很貴的,何況現在連早餐都沒得賣了

  13. 顧帥明媒正娶的侯夫人說道:

    甜甜的文風一直是這樣,真心的笑,再聲嘶力竭的哭

  14. stormy說道:

    傻小子睡涼炕不知道冷……仿佛費渡趙云瀾長庚魏謙全都被這么說過!都是受!這是什么企圖!

    1. stormy說道:

      底下的是更正,應該不是雁北王而是西北一枝花……

  15. stormy說道:

    傻小子睡涼炕不知道冷……仿佛費渡趙云瀾顧昀魏謙全都被這么說過!都是受!這是什么企圖!

發表評論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