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2章 宰了他媽,還是不宰

Priest2018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小寶十一個月,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小肉球,剛會扎著手下地走兩步的時候,她爸就沒了。

他的死法相當兇殘,車禍——當時他正黑燈瞎火地值完夜班往家走,途中他琢磨著趁著沒人,抄近道,就蹬著倆輪的自行車上了機動車道,剛上去就被一輛貨車撞了,直接甩出去好幾米。

連人再車,一起扁了,再沒能鼓回來。

魏謙他們家也再次到了孤兒寡母的境地。

這其實也沒什么,全世界那么多孤兒寡母的家庭——比如天天早晨賣油條的麻子他們家。

別人也都擦干凈眼淚,直起腰桿,照樣活得人似的。

可是魏謙很快驚恐地發現,他那漂亮親切的“媽媽”,一夜間又變成了操蛋的惡婆娘。

她傷心之余,似乎認定了自己這輩子比苦菜花還苦,已經不想活了,于是變本加厲地作起死來,她在這方面天賦異稟、并且經驗豐富,端是作得一手好死。

·落·霞…小·說

魏謙每天生活得杯弓蛇影——他自己要上學,要想方設法地弄來錢,要照顧連話也不會說的小妹妹,還要防著那個時刻會爆炸的女瘋子。

到了后來,魏謙甚至不敢把宋小寶一個人放在家里。

每天他上學,就把小寶送到樓上三胖家或者開小飯店的麻子家,托三胖的媽或者麻子的媽給照顧一天,晚上放學再把小寶接回來。

魏謙活得心神俱疲,生活的重壓一下子把他壓得抬不起頭來,成年人尚且扛不住,別說他一個孩子。

有一段時間,魏謙偷偷藏了一把小刀,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一手握著小刀,一手抱著小寶,看見小刀,他就想沖出去把他媽宰了,看見小寶,他又只好收斂心神,躺回床上,輕輕地拍著她的后背,把哼哼唧唧要被驚醒的小家伙重新哄睡著。

他還有個小妹妹,這是個活物,是個人,和他一樣命苦,生在這樣的家里,他是大哥,好歹得把她養大。

哈姆萊特糾結了一個漫長的問題“To be or not to be”,魏謙也用他的童年糾結了一個更加漫長的問題——“宰了他媽,還是不宰”。

他像狗一樣活著,竟然還有心情糾結這么哲學的問題,他將來或許注定是個人物。

這期間,三胖媽和麻子媽都幫了他不少忙。

三胖和麻子都是他的發小,三胖一家人都市儈又粗俗,麻子他們娘兒兩個都是三腳踹不出一個屁來的孬種——跟他們住鄰居的,沒有什么社會高端人士——然而市儈又粗俗的鄰居卻是古道熱腸,懦弱的、沉默的小人物也是只要他開口,就肯幫他的忙。

三胖媽不像麻子媽那樣敢怒不敢言,她有時候看不下去,義憤填膺得簡直恨不得往魏謙他媽臉上吐唾沫,然而終究沒有成行。

這沒什么,魏謙知道她不敢,因為三胖媽雖然窮橫,但畢竟是個良家婦女,良家婦女都不敢輕易招惹婊子,就像正經人都不敢輕易招惹地痞流氓一樣。

再后來,魏謙他媽終于不負眾望地死了。

魏謙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他知道她其實早就不想活了。

魏謙他媽從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生活中被一棒子打醒,心里的苦悶是別人無法理解的,她怎么也想不開、怎么也適應不過來,于是理所當然地重新墮落了,重操舊業了,后來更是變本加厲——她去吸毒了。

她先是陪著客人吸白面,吸完以后一起云山霧繞地干一炮,客人高興了會往她的胸罩和內褲里塞小費,她也靠這片刻的光陰逃避無力反抗的現實。

后來,她的毒癮無法遏制地升級,開始哆哆嗦嗦地給自己肌肉注射。

那一段時間,魏謙家里有過很多針頭,平時怕小寶看見往嘴里塞,魏謙每天要把家里打掃三四遍,看見針頭就收起來銷毀。

他媽死了以后,她的東西都讓魏謙一把火燒了——她最后死于艾滋病,被針頭傳染的。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這是小混混們用來裝逼的箴言,也是那女人留給魏謙兄妹最后的話。

魏謙他媽臨死的時候,形象活像個怪物,整個人瘦成了一把骨頭,頭發也差不多掉光了,臉部嚴重變形,一雙本來就比別人大一些的眼睛凸了出來,皮膚大片大片地潰爛,看不出一點年輕貌美的痕跡,簡直就是個又臟又臭的癩蛤蟆。

癩蛤蟆她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她用近乎溫情的眼睛看了自己的兩個孩子一眼,坦然地說:“唉,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早就知道有這么一天了。”

魏謙嗤笑一聲,認為她是在放屁,她如果早知道有這么一天,當年就不應該出來鬼混,不應該吸毒,更不應該為了幾塊錢和獵奇,就打扮成一個妖魔鬼怪去夜總會坐臺。

她應該像無數仙鶴一樣的小妞一樣,穿著可能不那么合身的校服,額頭前面弄一排傻乎乎的齊留海,正襟危坐地坐在教室里聽老師講解析幾何,然后考上一個大學,工作,結婚或者剩著……不管怎么樣,都像個正經人一樣地活著。

哪怕她格外笨,學什么都不成,起碼她還能去給人家當保姆,打零工,賣早點……

那樣她說不定會一直活到九十歲,能看見她的孫子結婚生子。

可她偏不,她選擇當一個好逸惡勞的女瘋子,白長了那鮮花一般的模樣。

魏謙意識到自己終于擺脫這個女瘋子、終于再也不會見到她了,他心里難以抑制地難過起來,仿佛看見了大把的生命和光陰在他面前風馳電掣地奔跑而過,而他竟然連一把尾氣都沒來得及聞,一切就都已經煙消云散了。

可他不想露出任何感情,他認為自己合該憎恨這個女人,對她的一切感情都是軟弱而犯賤的,所以魏謙逼著自己這樣想——她這是活該。

魏謙命令自己回憶起他五年來地獄一樣的生活,用他最深的冷漠地問她:“婊子,你干嘛要把我們生出來呢?”

女人神色迷茫地思考了半天,回答說:“誰知道呢?”

魏謙就出離地憤怒了,如果沒有她這個“誰知道”,說不定他這輩已經投胎成了一個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現在說不定也能人模狗樣的了!

于是他在她的肩膀上輕輕推了一把,罵了一句:“去你媽的。”

真的只是輕輕推了一把——誰知道下一秒她就不行了。

她渾身抽搐,眼睛睜得像乒乓球一樣大,然后倒氣倒了足足五分鐘,喘氣成了一個干癟的風箱,生生受了一回血罪,才終于成功地翹了辮子。

那年魏謙不到十三周歲,還是個青蔥少年,剛上初二,帶著個拖著兩行鼻涕的小妹妹——小寶五歲,狗屁也不懂,只會在一邊呆呆地看著大哥和媽媽。

魏謙愣是讓女人的尸體在家里展覽了兩天,乃至于都發臭了,他也沒想好該怎么處置。

死人睡得地方比活人還貴,賣了他們兄妹倆也買不起一塊墓地——更何況魏謙連送火葬場的錢都不打算出——他媽已經死了,死人怎么著都能湊合,可他得活著,他得交學費,他還得養活妹妹。

最后,魏謙決定找個良辰吉日,湊合著拿破涼席把這尸體一卷,直接扔進垃圾堆里,讓她自行降解回歸大自然去。

不過沒等實行,魏謙他媽的幾個小姐妹找到了他們家,用事實表明,就算是秦檜,也有仨瓜倆棗的朋友。

她們一起攤錢辦好了她的后事,算是把她送走了,一個女的告訴魏謙,她生得就不體面,總不該死得也這樣不體面。

操辦后事剩下的一點錢,她們留給了魏謙和他的妹妹小寶,魏謙又翻箱倒柜地把女人留下的一些首飾賣了,這些東西原來是女人的命……不,比命還寶貴。

她的寶貝兒子早就看它們不順眼了,她一閉眼,立刻就給抖落出來賣了。

用這一點微薄的積蓄,魏謙過上了養著個小拖油瓶的日子,艱難地過了一年多,他初中畢業了。

中考三天結束,最后一天,魏謙交了卷子,騎車回家。

他讀書很像那么一回事,打零工當混混,都沒能影響他的成績,因為學校是他和“未來”和“希望”,和“體面的生活”這些詞唯一的聯系,他拼了命地都想抓住。

沿途魏謙買了幾個饅頭,把車停在一大片筒子樓建的簡陋的自行車棚里,拎著東西往家走,就看見了那個小崽子。

小崽子細手細腳瘦骨嶙峋的,就顯得腦袋大,比小寶高一點,但是高不到哪去,也許和她差不多大。

他穿著一件大人的“二桿梁”背心,下面光著,鞋也沒有,背心上湯湯水水,什么玩意都有,看上去是好一片祖國河山姹紫嫣紅,正在一個小胡同的垃圾堆旁邊掏垃圾吃。

這么一個小東西,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來的,連野狗也欺負他,魏謙經過的時候,小崽子正跟一條狗在一個小胡同里對峙——為了半罐別人扔了的牛肉罐頭。

野狗瘦巴巴的,個頭卻不小,眼冒紅光,不知道有沒有狂犬病,但是在城市打狗運動如火如荼的時候還能活下來,大概也是狗中豪杰。

本來魏謙是不打算理會的,像這種小崽子,個把月總是能見著一個,不小心被生下來了,不小心活了,還沒有父母雙全的命,過一陣子差不多也就死了,可就在魏謙往那邊瞟的時候,正在那人狗情未了的小崽子居然碰巧也抬頭看了他一眼。

就這么片刻的機會,野狗抓住了,見它的對手一分神,立刻撲了過去,小崽子大概是被人圍追堵截得時間長了,反應十分敏捷,往旁邊一撲,就躲過去了,于是那條野狗好死不死地就撲到了魏謙少年的腳底下。

這畜生紅著眼,鼻翼里發出呼哧呼哧的動靜,像是急紅了眼,敵我不分,對著一個打醬油的無辜群眾一通狂吠,呲出一嘴大黃牙。

魏謙正盤算著自己萬一考上高中,學費該怎么解決的問題,沒打算理會它,抬腿要走,結果也不知這畜生是怎么想的,居然一低頭沖著他的腳脖子來了一口。

魏謙忙一縮腳,沒咬著。

魏謙當時十三四歲,爹死娘死還帶著個只會流鼻涕的妹妹,盡管考試發揮得一流,可考上也不一定能上,處境凄慘。這樣長大的孩子,他的性情如果不憤世嫉俗,那是不大正常的——因為那意味著他太會表演,將來很可能會變成個高智商的反社會分子。

所以正滿腹煩心事的中二少年當場就急了,抬腿給了野狗一腳,他從小和混混們長大,慣常動手打架,這一腳分量不輕,直接把大狗踹到了墻上,野狗依然不依不饒,又一口咬在了魏謙的鞋上——幸好這雙鞋是撿來的塑膠鞋,雖然又硬又不透氣,但是好在結實,沒咬透。

魏謙甩了一下,見甩不開這條死狗,于是用腳大力踩住野狗的肚子,又從旁邊撿起一塊磚頭,下了狠手砸在了這狗中豪杰的腦袋上,砸了一下,豪杰就松口了,砸了兩下,豪杰就頭破血流了,徹底成了個鬼雄。

人,還有狗,在這個時候、這種地方,其實都是一樣的——好比有的人西裝革履好房好車,有的狗定期美容油光水滑。而還有一些人和狗,注定在這樣一條充滿了垃圾的小路上,為一些可笑又可悲的理由撕咬搏命,流血流汗。

同人不同命,同狗也不同命。

 

共 57 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哇我好喜歡這章!寫的太好了!

    1. 示甸說道:

      “宰了他媽,還是不宰”。
      hhh皮皮的文總是不經意搞笑,下一秒又看哭

    2. 朱一龍身上攻說道:

      沒有對錯,只是同狗不同命而已

      1. 顧昀的女人說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老娘想睡朱一龍

        1. 匿名說道:

          我也想??,好多人想,在此有一句話送給龍哥,男孩子在外面要保護好自己啊????

  2. 薛洋說道:

    宋小寶是來搞笑的么?

  3. 匿名說道:

    這文是happy end嗎?不是的話我就先去看殘次品

    1. 匿名說道:

      是he,我看過,這次是二刷

    2. 匿名說道:

      劇透一個,殘次品后半段能把你虐成渣

      1. 多想抱住你說道:

        那我不敢看了QAQ。

      2. 匿名說道:

        不不不,殘次品后期把人虐的渣都不剩才對????

    3. 匿名說道:

      看這個吧,殘次品后面真的很虐(來自一個二刷殘次品的盆友的忠告)

      1. 系統不給我賜名說道:

        我差點就先刷殘次品了Σ(っ °Д °;)っ

      2. 說道:

        雖然虐但是我超愛那種玻璃渣里的糖

  4. 默讀女孩顧九冉說道:

    看見人少趕緊評論,感覺很好的樣子吧

  5. 匿名說道:

    感覺很好看,p大寫的基本都是he吧

    1. 神秘網友說道:

      對,我看過只有一篇短篇言情是be

      1. 匿名說道:

        哪一篇呀? (湊字湊字湊字湊字)

  6. 匿名說道:

    實名心疼QAQ,人各有命罷了,jio得我媽很好了

  7. 讀者說道:

    一刷不敢看評論,二刷才來看。讀者們總艷羨書中主角驚人駭俗的愛情,恨不得以身代之,又萬般不愿意承受主角受過的傷害。梅花香自苦寒出,耐不了寒,還是老實當桃花吧

  8. 匿名說道:

    堅持評論,就不信系統不給我名字

    1. 月明星稀說道:

      聽說點一下評論下的日期再返回評論頁面系統就會給你名字呢

      1. 匿名說道:

        真的假的!試試!

        1. 曲終人不散說道:

          哇哇真的有誒。。。。

  9. 匿名說道:

    每次看大哥的前半段都挺難受的,都是人,怎么這么的不公平

  10. 匿名說道:

    p大的文背景總那么沉重

  11. 匿名說道:

    宰了他媽,還是不宰。。。

  12. 撒的一手好嬌說道:

    誰知道呢,想起了山河表里的老山羊

  13. 匿名說道:

    我的名字呢?????

  14. 聞舟渡我說道:

    剛從山河表里過來,下一站脫軌

  15. 我超喜歡你說道:

    宰了他媽,還是不宰,魏謙小朋友陷入了沉思。P大的文總是意味深長

  16. 魏之遠的小寶貝說道:

    甜甜的文總是不經意的開心和傷心啊

  17. 匿名說道:

    宰了他媽,還是不宰

  18. 匿名說道:

    實名制心疼魏謙。。。。

  19. 匿名說道:

    所有原耽作家里最喜歡的就是P大了

  20. 匿名說道:

    文章寫的都好有深意

  21. 匿名說道:

    。。。。。。。。。。。。希望別太虐

  22. 匿名說道:

    。。。。。。。。。。

  23. 匿名說道:

    寫的真好!!!!

  24. 匿名說道:

    感覺是個悲傷的故事

  25. 匿名說道:

    之遠出場了誒,激動。

  26. 匿名說道:

    希望《大哥》是HE,完全看不了虐呀。

  27. 匿名說道:

    P大寫的文是真的好看啊……

  28. 匿名說道:

    系統可憐可憐娃給個名字吧……

  29. 匿名說道:

    這章好好看啊總感覺幽默風中帶著一點沉重

  30. 匿名說道:

    我喜歡啊。。。喜歡。。。

  31. 匿名說道:

    我想真的很好,從六爻到殺破狼,再到這里。。。

  32. 匿名說道:

    看看有沒有名字。。

  33. 匿名說道:

    看看名字。。。。。。。。

  34. 匿名說道:

    em 看看。。。。。。。

  35. 匿名說道:

    系統什么時候才能賜我名字

  36. 大哥就是我,我就是大哥說道:

    才看了兩章,都快被整抑郁了,輕松的文字里滿滿都是玻璃渣啊

  37. 匿名說道:

    看皮皮的文總是莫名想哭

  38. 匿名說道:

    生活不易……看得好難過

  39. 匿名說道:

    一刷大哥LXDD給我個名

  40. 匿名說道:

    連評論都不見了哪有名兒

  41. 匿名說道:

    試一下有沒有名字,最好是個好名字

回復匿名的評論 取消回復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豆豆广西麻将下载 微信捕鱼大奖赛破解 真人麻将平台 有什么快速赚钱的好的兼职项目 梦幻辅助地府赚钱 粗粮打磨赚钱吗 9188彩票安卓 在日本打工赚钱吗 单机街机捕鱼 一个苹果赚钱 大话2老区一个号怎么赚钱 海南麻将规则怎么有番 传奇世界网页版小号赚钱 鼎博彩票群 剑灵刷什么东西赚钱吗 有什么可以赚钱的私服游戏